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打猎者?

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打猎者?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等邱长明走出了办公室,周校长又看了我们两个一眼:“你们两个也回去吧,我跟甘云山谈过了,你们两个因为初三三班死人的事件,现在被学校勒令暂时休学,至于什么时候来学校,你们等通知便是。”

    休学?

    大雄开口道:“周校长,不是开除么?”

    周校长瞪了他一眼:“我倒是真想开除你小子,奈何你的劣迹还不足以触碰我的底线,至于欧宁,回去好好学习,希望你的成绩不要因为休学一落千丈。”

    大雄拍着巴掌道:“休学好,休学好,只要不是开除就好。

    这都初三下半学期,还剩个把月就中考了,还上不上课的,对我们真的无所谓,只要让我们参加中考就好。”

    周校长乐了:“原来你也怕被开除啊?”

    大雄舔脸道:“开除连毕业证都没了,这年月学历虽然不算啥,好歹也是资本不是,初中毕业证意味着咱是经历过扫盲的,我爸说了,初中都没毕业,那就是文盲。更何况,我还要考入县一中,未来,那是要去市里上大学的。”

    噗!没想到大雄的志向还挺远大,就是这学习成绩有点寒碜。

    周校长两只眼珠子一瞪,好悬没一口气乐背过去。

    我一咧嘴,腮帮子都在打抖,就您老那全班垫底的学习成绩,还考县一中,还要上大学?估计也就蓝翔敢收您了。

    “行了,别在我这磨嘴皮子了,你们俩回去等通知吧!”

    周校长大手一挥,我和大雄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学校。

    我和大雄走出了朝夕相处的校园,回头看着那熟悉的教学楼,听着那阵阵的读书声,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落寞。

    大雄却升起了一股畅快,就跟憋了好大一泡尿彻底尿了出去一样,爽的他浑身都颤抖。

    “哈哈,不用上课的感觉真好。”

    大雄那个兴奋劲就甭提了,又是挥拳又是踢腿的:“喂,宁娃子,你刚才那一撞真猛,那个死肥猪一下就被你撞飞了。

    我那几脚也很帅啊,哼哼,以后别让我看到丫的,我肯定还抽丫一顿。”

    我没心情搭理他,只顾着闷头往前走。

    “喂,你去哪?你去哪啊?”

    “回家。”

    被学校休学了,我心情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愉快。

    大雄跑上来拉住我喊道:“回家干啥,咱们去打游戏机吧,你不是最喜欢打游戏了么?我请客。”

    我甩开他的胳膊:“你自己去吧。”

    大雄眼珠子转了转,还是没离开,紧紧的跟在我身后:“我才不去,我要跟着你。”

    我转头跟他说那女鬼肯定不会再找他了,那女鬼是顺着符卡找来的,符卡现在在我身上,就算她找来了,找到的也只能是我。

    大雄听完之后眼珠子转了转,还是跟着我,并且很义气的说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这事是因他而起,不能只让我一个人去面对女鬼。

    我去,这个跟屁虫,甩不掉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让他跟着。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又跟我提起了他要考高中的事情。

    我翻着眼皮跟他说就你那成绩,根本没机会考上高中了,他不信,还说什么你上小学的时候成绩还没我好呢,到了初中就甩他一大截了,非要问我寻找提高成绩的秘籍。

    我去哪里找秘籍给他去,只能摊手说没有。

    然后,然后大雄就一口咬定,肯定是我修了道之后脑子变活泛了,成绩提升的才那么快。

    对于我修道之后学习成绩提升的事,我也一直怀疑是不是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对于大雄如此肯定的猜测就显得犹豫不决起来。

    这可让他抓住了我的把柄,死活都要跟我学道。

    无奈之下我只好骂他:“尼玛,学道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哥学了九年,连道的门槛都没摸到呢,你以为你是神仙,一学就会?”

    大雄笑嘻嘻的说道:“既然我学不会,你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们名落孙山啊,这样,你不是一直吹牛道法高深,无所不能么?你给我搞个啥符来用用,就是啥千里眼啊,透视眼之类的,隔着身体能看到对方试卷就行,考试的时候可以抄就中。

    我这叫一个头大,这货简直就是个奇葩,他怎么能想到的,用道法来作弊?也亏他想得出。

    我立刻拒绝说不行,这货当即抱住了我的胳膊不放,死活都要我给他想办法。

    我不答应,他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我身上擦,那个恶心劲就甭提多腻歪了,真有暴打丫一顿的冲动。

    我这个无奈啊,最后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他,回去后一定好好查查古籍,看看有没有能作弊的法子。

    哎!我这也是被逼的啊!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又从镇子里往家里走。

    当我们走到以前那条通往东山的小路时,大雄拉了我一把:“快看……”

    这一看,我们便停住了脚步。

    大雄吞着吐沫低声道:“娘咧,谁开的车,这技术真烂,都能拐沟里去?”

    这条小路上的杂草很明显的被碾压过,上面的车轱辘印还清晰可见。我往杂草丛生的里面望了望,好像没看到什么车啊!

    大雄走近那车印一看,摸着下巴道:“这车印,跟越野车差不离。”

    我撇嘴:“你就装吧,你家就一破面包,你知道啥样的是越野车车轱辘压出来的?”

    大雄讽刺似的看了我一眼:“你还真别不信,我之前跟我爹去市里玩,见过这种车,那车轱辘,就有这么宽,厚实的很,你看这草叶子上的印子,错不了,肯定是越野车。

    只是这开车的咋会拐这里来呢?”

    我翻了个白眼:“这车印是往山里面去的,你没看出来么?靠近马路牙子那边是没有车印的,这荒郊野岭的,也没有其他车路过,就这一条车印直奔前方,那不用说,肯定是去山里的。”

    大雄一拍大腿道:“我听我爸说现在有钱人都特骚包,喜欢扛着猎枪,开着车往山里跑,他们这肯定是去山里打猎了。”

    我疑惑道:“打猎?”

    大雄一拍大腿,洋洋得意:“对,打猎啊!不打猎他们进山干啥?”

    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咱两个从小长这么大,你听说过这山里有猎物?”

    大雄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就这山里,猎物倒还真没听说过,这山里听说过最多的是……”

    他吞了口唾沫,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畏惧的跑到了我身边,声音拉的又低又长:“鬼?”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