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五十三章 你姑姑?

第一卷 第五十三章 你姑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大雄啰啰嗦嗦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我心中也了解了个大概,既然他口中那女鬼找的是鬼医,那肯定是有事的鬼,她肯定在符卡上留下了自己的鬼气,要不然也不可能一直跟着大雄不放了。

    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那天晚上那女鬼对着我鞠躬了,那不是给我鞠躬,而是对着大雄的方向鞠躬。

    只是我正冲在那女鬼的面前,所以看起来像是给我鞠躬一般。

    说来这东西本就冥冥中自有其道理,大雄打了王楚,自以为很爽,不曾想转头就被女鬼以同样的方式给教训了,那女鬼冲着大雄鞠躬,本就是误以为他是鬼医,我却拦在了中间,受了一拜,冥冥中自有定数啊!

    顺手抄起一张黄纸符给大雄,打发他回家,谁知道这货赖到我身上了,死都不肯离开我身边一米之内,强烈要求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尼玛你都这德行了,我用你保护么?

    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回家吃早餐。

    我妈看我出去一晚上领了一叫花子回来,看清楚是大雄之后差点没笑岔气了,抹着眼泪跟我们说,刚刚大雄妈妈还来过,来找大雄,我妈不知道大雄跟我在一起,就跟她说没看到。

    大雄一听他妈回来了,立刻就要往家里跑,没跑两步就回来了,一把搂住我的胳膊,让我跟他一起去。

    我真服了这个胆小鬼了,连推带搡的,赶都赶不走。

    反正人家就是厚着脸皮赖在我身上了。

    我妈笑着摆手说让我跟他去吧,我这才无可奈何的跟他一起走。

    其实我跟他去的主要原因是他跟我说我不去那一百块就不还我了。

    我擦他大爷的,他是财大气粗的,拿钱当纸用,我可是恨不得把纸都当钱花。

    我妈又把我们喊住,抓紧给他找了套我的衣服。

    大雄也不客气,换上衣服,自己打水洗了脸,抓起俩大包子狂啃,跟饿了几天似的。

    一边啃包子一边拉着我往家里走。

    到了大雄家,我看到他家门口停着两辆小轿车,周围围了好多七八岁大的孩子跟看戏似的围在他们家门口。

    小轿车啊!我们村里这两年的日子虽然好过了许多,但是也没哪家买得起小轿车,或许甘云山买得起吧,但是他开的都是面包车。

    在我们村,有辆面包车那就是富人的象征了,至今也只有大雄一家有此殊荣。

    小轿车,那得是大人物开的车。

    这是来什么大人物了?

    我犹豫了一下,拉着大雄道:“你家里来人了,我这样去不好吧?”

    大雄一拉我胳膊:“说什么呢?我家就是你家,不管是谁来了,这是在我的地盘上,谁还敢把你撵出去?走……”

    恩,我被他拉拉扯扯的拽进了大门。

    一进门,我就听到一个妖娆的女声:“哟,这是大雄吧?长得这个高,这个帅。”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名年级看起来有五十岁上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向我们走了过来。

    接着,我皱着眉看到她伸开了双臂,向我扑来。

    我去!这是谁啊?眼神有问题吧?认错人了您啊!大雄哪里长得有我这么帅?

    我赶忙伸出双手挡住那女人的攻势,讪笑着:“这位,这位才是大雄。”

    那女人尴尬的一笑:“呃,啊,太多年没回来了,都认不出来了。我就说嘛,我大侄子怎么可能长得这么五大三粗的。”

    我当时差点没一口气噎过去,这都什么人啊?你自己认错人了,还把我鄙视一顿。

    那女人又转向了大雄,再次露出了亲热的笑容:“这个才是我大侄子嘛,看看,这小眼镜带的,这叫一个斯文,一看就是个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

    我心中好笑,他那眼镜腿都撇成八字了,还名列前茅呢?这次又出了这么档子闹鬼的事,恐怕名落孙山都不见能找得到他,不被退学那都是好事了。

    大雄看着那女人,一哈腰,躲过那女人的搂抱,像是怕条咬人的狗似的咧嘴道:“等,等,你别过来,你谁啊你?”

    那女人笑道:“哎呦,大侄子,连姑姑都不认识了,也是,我走的太久了,告诉你,我走的时候啊,你还小,跟小老鼠崽那么大,我还抱过你呢。”

    大雄被这女人给整晕了,疑问道:“姑姑?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姑姑,我爸爸还有个姐姐?”

    女人一挥手:“去,我不是你爸的姐姐,我是你爸爸的妹妹。”

    妹妹?我一闭眼,得了,您脸上那皱纹都快拧一块了,要不是粉底打得厚,估计一脸老人斑了,怎么看都跟甘云山他姐姐似的。

    说姐姐都过分了,说是他妈估计都勉强说的过去。

    那女人侧着脸看着甘成雄:“你爸没跟你提起过我么?”

    大雄嘴巴皮一个劲的打颤:“没,没有。”

    这时候大雄的妈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和大雄后喊了一嗓子:“臭小子,你晚上跑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

    大雄赶忙冲了过去,舔脸跟着他妈撒娇道:“妈,我去欧宁那住了。”

    大雄妈骂道:“放屁,我刚经过欧宁家,怎么没见到你。他妈说不知道你在哪,你就当着我的面撒谎吧。”

    大雄赶忙改口:“是去欧宁家医馆里住了,不信你问欧宁。”

    大雄妈看了我一眼:“这小子的话也不能信,你们两个没一个说实话的。”

    我去,俺可是正经八百的好少年,您这纯粹是殃及池鱼啊!

    大雄冲着他那个便宜姑姑努了努嘴:“妈,这是谁啊?”

    我也十分好奇这个女人的来历,也看向了大雄妈。

    大雄妈妈的脸上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用很正常的语气说道:“是你姑姑,早十来年前去了南方,这才回来认亲的。”

    那个姑姑赶忙对着大雄道:“是嘛,看看你妈妈都说我是你姑姑了,快点过来让姑姑看看。”

    大雄对这个便宜姑姑很不感冒,转头跟他妈道:“妈,我身上没钱了。”

    大雄妈妈一皱眉:“我头几天才给你的五百块,这么快就没了?”

    这时候他那个便宜姑姑笑道:“哎呦,孩子花点钱,嫂子你就别这样了,来,大雄,姑姑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说着话,这女人拉开手腕上手包的拉链,从里面随便捏出了一小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递给了甘成雄道:“拿去,这是姑姑给你的一点小心意。”

    要不怎么说甘成雄这混蛋是个钱串子呢?

    看到了毛爷爷,甘成雄立刻对这女人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那叠钱足有一千多块啊,在我们村里,那就是一笔巨款,足够一家人家过上小半年的了,就是大雄这货再会花钱,也没有一次性拿到过超过五百以上的数额。

    这次他算是见到实在货了。

    “姑姑,您真大方。”

    甘成雄根本不管他妈有没有拉他,直接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钱拿到手,然后一边很不要脸的当着人家面数着钱一边舔脸笑着:“姑姑,您真好。”

    沃勒个草!这一家子都是钱串子啊!

    那女人笑了笑:“这算什么,小意思,我这还有个见面礼送给你。”

    说着话,这女人又从那手包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金牌牌,递给了大雄。

    我一打眼那金牌,顿时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金牌牌中缓缓流出。

    下意识的,我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东西,怕不是什么正当货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