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准女婿?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准女婿?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看着眼前的大雄,可乐得不得了。

    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东一块高西一块低的,甚至还有两处缺了头发。

    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浑身的衣服都被撕的稀巴烂,一条条的,裤子上满是泥巴,就连鞋子都丢了一只,光着的脚丫子上满是泥块,脚趾头把袜子顶破了一个大洞。

    更惨的是这货的脸上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划了五道血淋淋的引子,我用手掌比划了一下,嗯,可以确定是指甲划的。

    还有他那副黑框的眼镜,如今一边只剩下了个框,另外一边的镜片上满是细小的碎痕,模糊不清,挂在耳朵上的眼镜腿都弯曲了。

    这形象,要多落魄有多落魄。

    尼玛,这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啊?

    我强忍住笑意:“你这是被人吊打了?”

    大雄委屈的‘嚎唠’一声大哭起来:“要是让人吊打就好了,我这是让鬼给毒打了。”

    我吃惊道:“鬼?在哪里?”

    大雄抹了一把鼻涕道:“那啥,你先帮我把车费付了呗。”

    我去,老子还带搭钱的。

    我慢慢腾腾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皱瘪瘪的百元大钞,摸了又摸,捏了又捏。

    大雄一把抄过去,转身递给了的士司机:“不用找了。”

    我去,这一百块还是我省吃俭用攒了小半年才攒下的,就这么打了水漂,肉疼的我比挨了毒打的大雄还难受。

    打发走了的士,我拉着大雄走进了医馆,泡了壶茶,给他压压惊。

    大雄奇怪的看着医馆内的布置道:“原来你爷爷的医馆里面是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说着这货端起茶杯一口吞了下去,烫的他直扇舌头。

    舌头起泡了还觉得不过瘾,抱起茶壶又是一顿‘咕噜,咕噜’。

    喝完之后抹抹嘴道:“平时看着你小子破衣娄叟的,没想到每天都喝这么好的茶叶。”

    我端起茶杯浅嘬了一口道:“我爷爷搞的破茶叶,我都不知道叫什么名。”

    大雄自己起身又泡了一壶,重新倒了一杯,慢慢品起来道:“这两年我老子有点钱了,就喜欢搞些附庸风雅的事,隔三差五的就喜欢去市里的茶社跟他那帮子朋友品茶,我跟着去过一两次,五百块,这么一小撮,泡三泡,就那茶叶,跟你这都没法比。”

    大雄伸出三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那一小撮茶叶的分量,颇有些内行人的架势。

    只是这身打扮实在太寒碜,此时说他是个要饭的,那也是要饭行业中最底层的那类。

    要说我爷爷搞了点茶叶根子自己解馋我也认了,可是大雄说这茶比五百块那一撮的还好,我就认为他是在拍马屁了。

    这小子别的不行,就是拍马溜须厉害,看来他是真的遇到麻烦事了。

    我打断他继续吹牛的**:“行了,别吹了,快说说你自己咋回事,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晚上就跟从难民营里出来的似的。”

    听到我提这个事,大雄一拍大腿,从胸前一把扯下个东西丢在我面前哭道:“都特么是这玩意惹的祸。”

    我一看,这不是我那张符卡么?

    我捡起那张符卡,小心翼翼的擦了两下,放入自己的口袋道:“什么情况?”

    大雄好像很激动,身子颤抖着陷入了回忆之中,语无伦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欧宁,你可要给兄弟我做主啊!她,她打我……”

    我傻眼了:“谁打你啊?”

    “她,她昨晚来找我,跟我说什么是什么鬼医传人,让我帮她什么忙,我哪里懂得什么鬼医术法啊!我就骗她让她帮我做事,结果她把我吊起来打啊,还把舌头伸出来老长吓唬我,还把眼珠子扣出来给我看,还把我绑在病床上,差点没当场把我解剖了……

    你看看哥们这样子,险些没把我折腾散架了啊……”

    我咔吧咔吧了眼睛:“停,停,停,什么跟什么?还做事?还解剖你,这都哪跟哪?你昨天不是去打游戏机了么?”

    大雄吞了口茶水,梗着脖子道:“那啥,昨天呢,我没去打游戏。”

    我眯缝着眼睛看着他:“那你去哪了?”

    大雄脑袋一低:“我去看蒋诗诗了。”

    接着这家伙又把脑袋抬了起来,眼中露出了一股子让我搞不明白的兴奋神色:“宁娃子,你是不知道啊!蒋诗诗的父母对我可好了,那看我就跟看准女婿似的。别提多热情了。”

    我戳,这个贱货!

    我揉了揉太阳穴:“你不害怕了?”

    大雄一拍胸脯,吼道:“咱男子汉大丈夫。”

    看到我皱眉,他又低三下四的谄媚道:“说到蒋诗诗我就不怕了。”

    大雄眼中的狂热眼神让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等,等等,咱先打住,你把脑子里的那团狗屎理清了再跟我详细的说说。”

    大雄一拍桌子,‘豁’的一下站了起来,吓得我以为这货精神失常要找我打架呢。

    谁知道他一脚踩上凳子,胳膊架在膝盖上,小手耷拉着,两只小眼睛里满是激情不已的神色,像是跟人吹牛皮一样的跟我娓娓道来。

    原来这小子在警局门口跟我分开后并没有去打游戏机,而是四处打听我们那十几个同学的情况。

    当然最主要的,他关心的还是蒋诗诗的情况。

    听说那些昏迷的家伙都被送进了医院,大雄二话没说,买了水果,鲜花,直奔医院。

    不得不说大雄这小子真的会见缝插针,见风使舵。

    那十来个同学昨晚都沾染了鬼气,这会全都进了医院,一个个或者高烧不退,或者上吐下泻的在医院里折腾,唯一一个还算正常的,就是蒋诗诗。

    但是蒋诗诗昨晚受到了惊吓,又被大雄给撞晕了,这个时候也在医院里躺着。

    大雄这小子像条鼻子灵敏的狗儿,进了医院随便打听一下就摸到了蒋诗诗的病房。

    蒋诗诗的父母正火急火燎的询问蒋诗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蒋诗诗毕竟是个女孩子,受了一夜的惊吓,哪里还敢有什么隐瞒的心思,就哭哭啼啼的,一五一十的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全说了出来,还把她的那枚护身符拿给她父母看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