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五十章 猪头

第一卷 第五十章 猪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小心翼翼的把皮鞋给他捡回来,丢在他面前道:“甘叔,消消气,这事真不关我们的事。”

    甘云山穿上鞋子,斜了我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中华烟递给我。

    我摇摇头,表示不抽烟。

    他也不管我,自己点了一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欧宁,你别替他打马虎眼,我自己的种我知道,这两年我把他惯坏了,见天的给我惹麻烦,你以后要帮我多看着点他。”

    我连忙点头:“您放心吧,以后这种事再也不会有了。”

    甘云山似乎还在生气,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蒂丢在地上道:“不会有?就他那德行?少来两次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挠了挠头,没好意思继续接下去,只好改变话题道:“谢谢甘叔了,对了,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甘云山好像很心烦,又点了根烟道:“你爷爷给我托的梦,说是你们两个臭小子在警局,让我一早来赎人,我醒来后本来觉得没啥,可是心里不安,就往家里打电话问了下,谁知道你们两个混蛋晚上还真没回家。

    我又四处托人打听,才知道昨晚在镇中学发生了一场死人案件,女孩叫杨山美,是初三三班的,死因不明。

    我当时就想,大雄好像也是初三三班的,该不会你们两个小子真的出事了吧?我就抓紧托人来警局了,就是刚才那人,是我一生意上的朋友,能量挺大的。要不然你们俩现在还在里面蹲着。

    你们两个现在可都是杀人犯的嫌疑对象。”

    我顿时懵了:“可是,我们没杀人啊!”

    甘云山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没杀人,那女孩明显不是他杀,而且你们那十几位同学醒来后也一致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晕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可是他们就是不放人,说别人都晕了,为什么就你们俩清醒的,还是一起醒的,这事有蹊跷。

    又特么个屁的蹊跷啊!这年代是个捞金的年代,警局也不过是想趁着这机会多捞点钱罢了,死个把人算个屁啊,老林子里无缘无故死的人多了,也没见他们去管啊。

    得了,不跟你说了,你们以后注意着点,这种事,能躲就躲。不过也幸好你们报了警,不然给你们扣个畏罪潜逃,那麻烦就更大了。

    抓紧回去跟你妈报个平安,给你爷爷带个好,过几天我回村里去看你爷爷。”

    我点头:“好,那甘叔叔我先走了。”

    “嗯,去吧,记得帮我看好大雄那混蛋。”

    这家伙,临走还不忘惦记他儿子。

    我看着他离去之后,自己扭头往回走,昨晚的一切如今全都历历在目,杨山美的死带给我很大的感触,也不知道我那些同学现在怎么样了,昨晚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一些鬼气的侵害,想来病上一场是少不了的。

    我正往前走着,大雄从路边的电线杆子后转出身来,把我拽到了一边。

    我笑着给了他一拳:“狗日的你还在,不怕你爸追上来揍你啊!”

    大雄摆手道:“他不会,他这次肯定没少花钱,这会正想着怎么把送出去的赚回来呢,没时间搭理我。”

    我横了他一眼:“怎么说你爸呢?”

    大雄正色道:“他现在钻钱眼里了,我这个儿子还不如钱重要,算了,不提他了,咱们去打游机啊?”

    我靠,出了这么大事,这小子还有心情去玩游戏机,真不知道你是心大啊,还是神经粗。

    我没好脸的说道:“打个屁,抓紧回家,我不去,你也不许去,你爸可是跟我说了,让我好好看着你。”

    大雄‘切’了一声:“看个屁,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

    我一把拉住他:“别胡闹,今天你哪都不许去,跟我回家。”

    大雄一把挣开我的手:“我才不回家,天天对着我家老爷子,我可受不了。我走了,你放心,我不会惹事的,明早肯定去上学。”

    我知道我管不了他,只能随着他去了。

    “把我的符卡还给我,那东西你不能带的。”

    我想起了我的符卡还在他身上,这东西外人带着会惹麻烦,昨晚我是迫不得已才让他临时带着防身的。

    大雄一把抱住自己的胸部道:“你不讲究啊,不就是一张护身符么?送给哥们又咋了?不给。”

    说完,这小子撒腿就跑。

    我正要去追,这家伙已经钻进了路边停好的一辆的士内,扬长而去。

    你大爷的,我骂了一句,心说你带走就带走吧,让你玩两天也没啥,你特么倒是先把我送回家啊?

    这倒好,只能自己甩着十一路往回赶了。

    我又困又累又饿,还得往家里赶路,到家之后看到我妈关切的目光,心里忍不住有点打怵。

    不过看她的样子,还不知道我昨晚在教室里遇了鬼,也不知道我们学校死人的事,更不知道我在警局蹲了一晚上。

    我爷爷这会还在小屋里没出来,也不知道他这走阴要走几天,我知道他醒来后我肯定要倒霉,能过一天算一天吧。

    我吃了妈妈做好的饭菜,躺在屋里美美的睡了一觉。

    一直睡到晚上醒来,又跑去医馆里坐了一阵子,给几个鬼看了病,转眼就到了凌晨五点左右的样子。

    按照我的安排,回去吃个早饭,做个早课,然后去上学,看看学校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我锁上医馆大门,转身准备回家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打着双闪灯从村外以撞死人不偿命的车速直奔村内,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的刹那,我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劲风刮在我的脸上。

    “神经病,大清早的抽什么疯,也不怕撞到人?”

    我刚刚骂完,那辆出租车‘吱嘎’一声停了了下来,车门‘咯嘣’一声被重重推开,一个人从里面钻出来,踉踉跄跄的向我跑来。

    这人穿的破破烂烂的,跟个要饭花子似的,我当时有点懵,心说自己不过小声骂了一嗓子,这货耳朵这么灵?难道听到了,要下车来打我?

    谁知道那人一边跑一边喊:“欧宁,欧宁,救我……”

    我一阵头大,等那人跑到我近前了,我不由得吓了一跳,一把扶住他,怒道:“哪个狗日的把你打成这个猪头样了?害得我都没认出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