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惊险生日宴 六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惊险生日宴 六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靠!鬼喊抓鬼?还有你这样的?

    我双手用力一捏,猛觉不对,仔细一看,站在我面前的确实不是鬼,是蒋诗诗。

    我擦!我在干什么?

    我赶忙收回双手,蒋诗诗发出那声喊叫之后也看清了我的面容,嗯,虽然被奶油涂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但就是这形象立刻让她认出了是我,她惊讶的张开小嘴:“欧宁?”

    我点了点头,怕她问我什么,先开口问道:“这过生日呢,你这寿星老先跑了,这不好吧!”

    蒋诗诗‘咯咯咯’的笑道:“我去洗个脸,让他们闹吧,一会发现我不在了,就该着急了。”

    我去,我明明看到出来的是一个鬼影,怎么会是蒋诗诗?

    难不成这妞被鬼上了身?

    我随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蒋诗诗带着我的纸符呢,肯定不是鬼。

    虽然我画的纸符没有我爷爷画的威力大,可也不是鬼物可以轻易触碰的。

    那刚刚那个鬼影,是怎么回事?

    蒋诗诗笑完了,推了我肩膀一下问道:“我还没问你呢?怎么还来了个从天而降?是不是追你女朋友呢?”

    啥?女朋友?我左右看了看,傻愣愣的回答道:“我没女朋友啊!”

    蒋诗诗立刻又弯腰笑了起来:“哎呦,我逗你玩呢,你看看你那傻样,学习学傻了吧?”

    靠,这小妮子,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

    我发现我不能在这跟她扯了,她似乎随时挖坑等着我往里面跳。

    再说了,既然那鬼影没有下来,那一定还在教室中,不行,我得上去。

    那可是厉鬼凶魂,万一发飙了,真会伤人性命的。

    我正要扭身上楼,却被蒋诗诗又一把拉住了。

    “走,咱们去洗个脸,你看看你的脸,到处都是奶油,多腻啊!”

    我挣了一下:“我,我不腻,我要上去找大雄了。”

    蒋诗诗这妞不愧是开朗型的,她居然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嘟囔着嘴道:“找什么甘成雄啊,他又不是你女朋友,不行,你陪我去洗脸,我自己害怕。”

    你害怕?我靠,你刚才自己跑出来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害怕?

    我挣了两下,急道:“放手,快放手啊,这让别人看到会误会的。”

    蒋诗诗小嘴一撅,开始耍大小姐脾气了:“就不放手,我就要你陪我去洗脸,怕误会?你刚才摸我哪里了你忘了么?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回去就把你刚刚干的事都说出来。”

    我慌了:“我,我没摸你哪里啊!”

    蒋诗诗伸出了一根葱白的指头指着我道:“行,耍无赖是吧?”

    接着她指着自己那微微隆起的胸部道:“这,你就摸的这,忘了么?怎么样?软吧?”

    我咽了口唾沫,低下了脑袋,罢了,反正大雄那小子手里还有我的符卡,我们洗完就回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得了,我错了,我陪你去洗脸还不行么?”

    我表示投降。

    蒋诗诗得意的揽住我的胳膊,生怕我跑了似的,拉着我往水龙头的方向走去。

    我一边走着一边偏着身子,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我再保持距离能怎么样?

    人家揽着我的胳膊呢,那小腰条在我的胳膊上不停的磨啊磨的,搞得我心猿意马的。

    天呐!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要是让谁看到了,那我可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那个,那个,蒋诗诗同学。”

    “嗯?”

    蒋诗诗看了我一眼,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让我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老话都说马上看骑士,月下看美人,我今天算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到了晚上,天色暗,人脸上那些啥啥啥的缺点都被夜色遮掩了,剩下的都是美色。

    就说这蒋诗诗吧,按照我的看法,她的样貌只能说是略有姿色,打扮超众。

    但是在这月光下一看,就能算得上闭月羞花了。

    不过我修道多年,你就是沉鱼落雁我也一样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如止水。

    默念了一遍清心咒,我伸出两个指头指了指蒋诗诗紧紧揽住我的手臂道:“那个,男女授受不亲,这样让别人看到不好,尤其这还是大半夜的。”

    我蛮以为我讲的正气凛然,充满道德卫士的感觉。

    没想到蒋诗诗一句话就把我打败了。

    她说:“我一小姑娘都不怕,你一大男人怕个屁啊?”

    我靠!你让我怎么说?

    人家连粗口都爆了,你让我怎么说?

    我只能像个贼一般,任由她拉着我走到了厕所门外,只希望抓紧洗完脸好回去,可别再出点啥岔子了。

    可是当我眼巴巴的走到水龙头附近的时候,我就彻底的哭了。

    谁特么第一个说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词组的?

    太特么的坑爹了。

    水流哗啦啦的流着,我快速的往脸上扑着水,蒋诗诗却拉了拉我的胳膊道:“我想上厕所。”

    我头都没歪一下:“想上厕所你就去呗,男左女右,难不成你在这上了三年学还不认识门?”

    “我害怕……”

    我又凌乱了,我发现我今天就不该来参加这个什么生日宴,纯粹是老鼠舔猫那啥,没事找刺激。

    我咔吧了几下眼睛:“不是你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一大男人陪你进女厕所?这个我可办不到。”

    蒋诗诗的小脸一下子委屈了起来:“那,我进去,你要在外面等我。”

    我长出了一口气,罢了不就是等会么,身为男人,这个时候是必须要有担当的。

    “行,你快点。”

    蒋诗诗小心翼翼的往女厕所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我一眼:“你,你就在这等着,别走开啊!”

    有那么害怕么?

    我点点头:“你抓紧时间就好。”

    蒋诗诗走进去了。

    周围很静,静的有些让我焦急,大雄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知为何,我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心中愈发的急切起来。

    我听到蒋诗诗的小皮鞋踩在厕所的水泥地上‘咯噔咯噔’的声音,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是‘哗哗’水流的声音……

    然后,是一声尖叫的声音……

    “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