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惊险生日宴 四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惊险生日宴 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对着大雄摊了摊手:“符是没有了,想要你去找僵尸要回来吧。”

    呃?大雄扭头看了一眼蒋诗诗,吞了口唾沫道:“送出去的东西哪里还能要回来。不过……”

    大雄又看向了我,那眼神跟饿狼似的,看得我浑身发毛。

    “不过什么?”

    我感觉自己说话有点抖,我倒不是怕他威胁我什么,而是这小子耍无赖的本事实在有点让我难以控制。

    果然,这货一脸奸笑的看着我:“宁哥,宁叔,宁大爷……我求求你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好歹你得给我整个东西防防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也知道我小时候爱撞鬼,万一真的招惹了啥不干净的东西,那回去你怎么跟我爸妈交代啊……”

    说完了,这王八蛋居然还挤出了两滴鳄鱼泪,我戳你大爷的。

    “喂,你们俩干什么呢?要吹蜡烛了,快点过来。”

    杨山美对着我和大雄喊道。

    “哦,来了!”

    大雄应了一嗓子,对着我一个劲的搓指头:“快点,别惹毛了我,晚上去你家爆你菊花。”

    这个混蛋!我真的是拿他没辙了,谁让他是我兄弟呢,唉!

    我伸手在裤兜里摸了又摸,最后还是一咬牙,递给了他一张扑克牌大小的卡片。

    这卡片是我爷爷按照符咒的格式缩小后制作出的一种符卡,就像那些游方僧人,冒牌道士走街串巷卖的那些上面画满了佛像,开过光的卡片一样,具有辟邪效果。

    不过我们欧家的符卡还有一种功效,就是鬼医的象征。跟名片的效果一样。

    据我爷爷那个老牛皮吹嘘,在佘山这片地界上,这符卡比佛像都管用,哪只不开眼的鬼见了此卡,那就跟见了祖宗似的,要恭恭敬敬的。

    身为鬼医一门唯一的传人,怎么可能不随身带着名片呢?

    说句不好听的,这么珍贵的符卡,我身上就一张……

    大雄奇怪的看着那张卡片:“咱爷爷画的?”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滚犊子,那老头才没那闲心画这个,都是我画的。咋了?嫌弃?不要还给我。”

    大雄一把把那卡片收进了怀里,这个恶心人的家伙,居然还塞进了t恤衫里面,贴在胸口的位置上。

    我擦你大爷勒!你还能再恶心点不?

    大雄喜笑颜开的给了我胸口一拳:“嘿嘿,你小子不赖嘛,都能自己画符了。”

    我瞪了他一眼:“滚!晚上回家时还给我。”

    大雄又瞅了一眼蒋诗诗:“你不会喜欢上……”

    “你们俩在那嘀咕什么呢?快点啊!我都要许愿了……”

    蒋诗诗跳了一下喊道。

    “来了,来了!”

    大雄打断了自己话,拉着我就往桌子边跑去。

    挤到了桌子边,大家围成了一个圈。

    昏暗的烛光下,蒋诗诗心情似乎有点激动的看了一圈,最后停在我身上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十指相扣,握在胸前,默默的许了个愿。

    虽然她最后看我的那眼很随意,但是联想到大雄刚刚的话,我似乎读懂了什么一般。

    这丫头该不会是……

    接着我猛甩了一下头,胡思乱想什么呢?

    蒋诗诗许完愿,大雄喊口号,大家一起吹蜡烛,约好了喊一二三。

    “一”

    “二”

    呼……

    三还没到,蜡烛就全部被吹灭了,周围一片漆黑,不少人当时就骂了起来。

    我听得尤为清楚的是王楚的嗓音:“大爷的甘成雄,说好了一二三,你喊到二就吹,我看你龟儿子真是二。”

    大雄那公鸭嗓子也不甘示弱的喊道:“王楚你二大爷的,说好了数一二三,老子才数到二你就吹,你特么的脑子有毛病。”

    “你有毛病!”

    “你特么才有毛病!”

    “你在哪里?单挑。”

    “单挑就单挑,来啊!”

    我心说你俩都有毛病,没看出来这事情有异常么?还在那里狗咬狗一嘴毛。

    我正准备说话,就听到了另外一声尖叫,似乎是从杨山美的口中传出的:“呀……明明是吹蜡烛,怎么都灭了。”

    旁边立刻有人接口道:“吹了不灭那跟放屁有啥分别?”

    我去,这哥们一听就是重口味闷骚型,平时不见瞎喳喳,黑漆马糊的大家都看不清的情况下他跑出来装逼了。

    杨山美的声音又响起:“我说的不是蛋糕上的蜡烛,我说的是周围的那些白蜡烛!咋都灭了?”

    此时我这几位同学才发现不对劲,教室周围摆满了蜡烛,讲桌上,课桌上,书桌上,到处都是点着的蜡烛,就算把蛋糕上的都吹灭了,那也不该所有的蜡烛都跟着灭了啊!那得多大腮帮子,吹气跟鼓风机似的才能拥有的效果啊!

    因为发现了不对,一刹那间,所有的人都陷入了平静。

    黑暗中,在我的幽冥眼下,我仿佛看到了大雄从怀里摸出了那张符卡,又看到了蒋诗诗紧握着她手中的三角符。

    许是气氛太压抑了,事情来的太突兀了,杨山美第一个喊了起来:“谁搞的恶作剧?快把蜡烛点起来。”

    回答她的只有一声极为诡异的冷笑:哼哼……

    我擦!一瞬间,我后脊梁骨都感觉要炸了一般,整个教室的温度都降了许多。

    这是厉鬼凶魂出现的征兆啊!

    “谁?”

    不知道谁嘴欠问了一句,接着整个教室都跟炸了锅一样的喊了起来:“啊……鬼啊!”

    鬼,鬼你们妹啊!

    我悄悄的走到了墙根处,拉开裤子拉链,原地尿了一趴尿。

    我爷爷说过,童子尿对驱鬼辟邪最有效果,我这趴尿的作用就起到了震慑鬼怪的作用,避免了我们一群人在屋子里出现什么鬼打墙之类的情况发生。

    嗯,尿是尿了,尿的好爽,也悲催的要命。

    在我还没尿完的时候,背后,一只打火机点亮了黑暗中的一束光线。

    谁特么手这么快啊!我一着急,赶忙拉上拉链,不曾想拉得太快了,拉链夹掉了数根毛发,疼的我一下子捂着裤裆蹿了起来。

    大爷的,没尿干净,搞得裤裆湿漉漉的,我怎么这么倒霉!

    “吸溜,嘶嘶!”

    王楚拿着根蜡烛,吸了两下鼻子喊道:“什么味这么骚?”

    尼玛的,老子的尿骚么?要是没它,那个青色手掌说不准这会就蹿出来杀人了。

    我没搭理他,仍然用我的幽冥眼四处扫视着,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光明给那些惊慌失措的同学带来了一丝安全感,随着王楚的行动,那些原本摆蜡烛点蜡烛的同学也都纷纷出手帮忙,很快,教室内再次灯火通明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