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渡鬼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渡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此刻我和爷爷被十几团鬼火围着,我爷爷看着那些鬼火,心中的激愤之情便愈发的按捺不住。

    我手脚麻利的从口袋里摸出了针管子,这里面早就装满了新鲜的黑狗血,不得不说我爷爷这法子好,黑狗血装针管里,既不脏手,使用起来又方便快捷。

    这是我临来之前找爷爷要的,没想到这会还真派上了用场。

    我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些鬼火,心说不怕死的就上来吧,小爷我今个就给你们搞个狗血淋头。

    谁知道我爷爷看到我拿出黑狗血,一把给我抢走了。

    我一愣,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爷爷叹了口气道:“都是些受苦的娃儿,用这东西太残忍了,如果不是那小崽子化了煞,我也不忍用这东西对付他。罢了,我把他们都渡了吧。”

    渡?我又愣了一下,怎么渡?

    我爷爷那长长的眉毛微微抖了一下:“数年前,我跟一位得道高僧学过一篇渡鬼咒。”

    我爷爷说完,长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这声佛号厚重绵长,隐隐带着一股波浪般连绵不绝的感觉,听得我心头顿起一种宁静之感。

    我抬头看去,发现那十几团鬼火全部像是中了定身咒般定在了当场。

    我心中大感奇怪时,我爷爷盘膝坐下,从小药箱里拿出了一串佛珠,居然声声不断的念起了我听不懂的佛经。

    天呐!这太神奇了,一个修道的人居然去念佛,就连我这小小年纪的小孩都觉得这事颇有些不可思议。

    随着那声声不断的佛经诵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鬼火一个个缓缓的从空中飘落下来,

    像是一个个虔诚的信徒一般卧在草丛上。

    远远的望去,好像一个个萤火虫在草丛间玩耍。

    我凝目看去,只见那鬼火之中,仿若一张张小孩的脸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那些小孩痛苦不堪的面容缓缓的变得安详自得,一个个闭上了狰狞可怖的眼睛,像是在倾听什么动听的乐曲一般。

    不光是这些鬼火中的孩子脸,就连地上躺着,脑门上贴着符咒的那个小死孩,他的灵魂居然也缓缓的飘落下来,双目紧闭,学着我爷爷的样子盘起了腿,跟着那一阵阵的诵经声一起念叨着什么。

    我惊奇的看着这个场景,由衷的对我爷爷产生了一种膜拜感。

    随着我爷爷唇齿间发出的梵文之声,以那个小死孩的灵魂为首,那些鬼火跟着发出了整齐的鸣梵之音。

    整个草丛的夜空之上大放光明,那些鬼火幽蓝的火光渐渐变为了金色,火势愈演愈烈,渐渐连成一片,接着合而为一,成为一大团金光灿灿的火焰。

    那小死孩的躯壳就在那团火焰之中,焚烧殆尽。

    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副雪白的幼儿骨架,那骨架很小,很小,只有拳头大小,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随着小死孩和那十几只鬼火的消散,周围的气温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地面上的青草被夜风吹过,草尖微伏,显得生机勃勃。

    梵音阵阵,余烟袅袅,我爷爷从地上张身而起,看着又重新现出星星的夜空,再次长叹了一口气。

    我好奇爷爷鬼都已经渡完了,为什么会叹气。

    我爷爷有些沧桑的告诉我,小死孩被超度前跟他诉说了一世凄苦,他心有感触,所以才会叹气。

    我追问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老人家却只是摇摇头,没有跟我说什么,从医药箱里翻出了一块白布,将那副骨架小心翼翼的包裹了起来。

    他默默的在前面走着,我默默的在后边跟着。

    很快,我们就穿过了这片树林,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坟包前。

    “这就是他的坟。”

    我不知道我爷爷是如何找到这里的,或许正如他所说,那小死孩被超度之前跟他讲过什么吧!

    爷爷找了根竹竿,劈开来,将小坟头扒开,里面露出了一具小小的棺材。

    棺材很薄,好像随意找了六块板子钉在一起一样,只有骨灰盒大小。

    我爷爷掀开那小小的棺材盖,里面居然空空如也。

    他将那包裹起来的骨架轻轻的放入小棺材内,又将棺材盖盖好,再次埋好,然后烧了一叠纸钱,才起身离开。

    那叠纸钱烧出的黑灰打着转的在空中飞舞,老人说这种烧纸时的现象是最好的,证明对方已经收到了烧纸人的心意。

    打理完了这一切,我爷爷才摸了摸我的头,领着我往家里走。

    我问他老人家为什么会把佛法修到如此高深的地步,他之前明明说过我们祖上是出自茅山,自创鬼医一门,跟佛宗根本扯不上边啊!

    我爷爷听了这个问题笑了笑告诉我,在他看来,所谓信仰,都应该是向善的,引导人积极向上的。

    不管是修道,还是修佛,修到最后都应该是一个目的。

    既然目的相同,为什么不能修行相通?

    最后,他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道:“真正的信仰,应该是相互包容,相互学习,而不是制造唯一神论。

    真正的信仰,应该是解放人的灵魂,而不是束缚人的思想。”

    那时的我根本听不懂这类言论,只是感觉那时候的爷爷很高大。

    走回了村子,我爷爷又一次把我领到了医馆,这一次,他很认真的拿出了一套茶具,沏了壶茶,并且拿出了两个茶碗。

    让我和他一起坐在那张黄色的小桌旁,一起喝一壶茶。

    我那时候根本不懂什么叫茶道,只是觉得那一小杯一小杯的茶水散发出的馨香让我十分着迷。

    然后,然后我就一口一个,连着喝了十几杯,舌头都烫起泡了。

    我爷爷哭笑不得的给了我一巴掌,说我暴殄天物,然后跟我说以后每个周五,周六的晚上都可以跟着他一起来阴阳医馆了。

    想想我那个年纪正是对什么东西都好奇的年纪,尤其是对这些鬼啊,怪啊之类的东西毫无畏惧心了之后,我更加感兴趣的,就是爷爷这间医馆了。

    得到了爷爷的特许,我知道,我已经迈入了另外一个神秘的领域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