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他死去的爹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他死去的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这一次,是去东山那个让我两次迷失的地方。

    说实话,我自己心底是十分忐忑的。

    虽说血色石碑已经被那个男人用银符镇压了,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

    我依稀的记得,自己当时回头看时,那恐怖的一幕。

    虽然那画面已经不在我的脑海中,但是那恐惧的感觉至今在我的脑海中反复不停的折磨我的神经。

    这一路我走的很慢,甚至用小心翼翼来形容也不为过。

    当我走进东山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立刻冷了下来。

    这种冷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那种冷,寒彻入心,让我整个人都如坠冰窟。

    胸口处的羊脂玉此时再次发挥了作用,一阵阵的暖流从我的胸口散出,帮我抵御着这股寒冷。

    我咬着牙,一步步的往山里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那男人的封印起了作用,这一路走进去,我居然没有迷路,也没有再出现昏厥之类的事情,我只是这么简单的走着,居然再次来到了刘家祖坟附近。

    荒寂的草丛在引魂灯的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远远望去如同幽森可怖的鬼影。

    看着那一个个隆起的小型山丘,一想到有人埋在里面,很有可能像小说里面一样,有鬼爬出来,我就觉得很惊悚。

    如果它真的爬出来了,我也就不害怕了,毕竟见过那么多鬼了。

    可是这种阴森森的,似乎随时有东西爬出来的场景才是最恐怖的。

    远远的,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一团黄色的光从我的眼前飘过,吓得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不住的给自己打气:“欧宁,你怕个屁啊!你连死人都不怕,还怕几个野鬼不成?”

    我使劲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挺直了胸膛,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

    还别说,我这气势十足的往前一走,那团黄色的光居然真的消失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低低的哭泣声。

    哭泣声?

    特么的,这都半夜三点多了,谁没事干在坟地里哭啥?

    该不会是白天那几个死鬼觉得自己死得冤,在这哭丧呢吧?

    想到那几个汉子的凄惨死相,我涌上来一股尿意,忍不住打了个抖。

    擦,差点尿了!

    我强忍住尿意,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我真佩服我自己,才特么七岁就敢独闯坟地,这该不会就是我老欧家的优良传统吧?

    这传统也忒独特了点。

    这个时候我还能胡思乱想,估计这也是我们家的另外一个传统——神经大条。

    非礼勿视,非物妄闻。

    我谨记着我爷爷说过的话,忽视了那哭声,继续往前走着。

    我要寻找大雄消失的那片林子,幸好这货没跑到血色石碑那边才消失,要不然打死我也不去找他。

    还别说,我忽视了那哭声,那哭声竟然渐渐的消失了。

    不过哭声是消失了,一阵阵的‘咯咯’笑声又响了起来。

    我糙,你们又是哭又是笑的,这是拿小爷寻开心呢?

    非礼勿视,非物妄闻……

    我继续念叨爷爷的祖训,提着引魂灯继续走。

    笑声也跟着我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了。

    一阵阵又哭又笑的声音又响起了,那声音如歌如泣,幽幽如天边传来的一道唱腔,又犹如近在耳边的一首悲凉小曲,让你想不听都不行,想静心都不成。

    我冷着脸没有再念祖训,而是向那又哭又笑的声音看去。

    一名身穿灰布衫,背对着我的背影渐渐的出现了我的眼前。

    他此时正面对着一座坟包,身子不时的起伏着,一边哭一边笑的说着什么。

    ‘呼……’

    我长出了一口气,是个人!

    还真有大半年的跑到这里来上坟的人么?

    他大爷的,快吓死小爷了。

    我仔细的听了几句,只听到那人哭喊着:“祖宗啊,我对不起你们啊!害得你们死后都受到这种待遇,我该死啊!”

    接着,那家伙又笑道:“呵呵,祖宗们,不怕,改日我再给你们立个高碑,坟头给你们修得大大的,再多多的烧纸,让你们过的舒舒服服的。”

    我认出来了,这货不是刘大壮么?

    这是精神失常了?白天让人炸了坟,晚上心里不安跑到这里跟祖宗道歉寻求心理安慰呢?

    我一步步走过去,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鬼哭什么呢?你就不怕吓死个人?”

    手摸到那人肩膀的刹那,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触手冰凉,那感觉,就跟摸死人一样的感觉,毫无人气。

    果然,那人回头,居然是一张菊花般的老脸,这老脸上满是泥灰,头发长长的,脸皮是青色的,在引魂灯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凄厉,那么恐怖。

    “啊……”

    我和他同时大声喊了起来。

    “你,你,你……”

    我颤抖着手指着那人,不,是那鬼。

    那家伙也浑身颤抖着指着我:“你,你,你……”

    我想跑,但是看到手里提着的引魂灯,我又强制按住了自己的大腿,狠狠的掐了一下。

    疼痛让我恢复了一些清醒:“你是人是鬼?”

    那家伙起身道:“我是刘大壮那畜生死去的爹,你说我是人是鬼。”

    刘大壮死去的爹?这还用问么?都死去了,当然是鬼了。

    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你不好好的在棺材里躺着,跑出来在这鬼哭什么?”

    刘大壮他那死爹哭嚎道:“王八蛋的把老子的坟都炸平了,我还能躺的住么我?”

    呃……

    原来白天被炸平的那个,是刘大壮他爹的坟,难怪这货鬼哭狼嚎的蹲那哭丧了半天。

    他又反问我道:“你,你是老欧头的孙子?”

    我点头:“是,是……你,想干什么?”

    我刚问完,这货噗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道:“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啊?

    我大张着嘴巴,许久才让自己镇定下来,结巴道:“我,我只是个孩子,你,你要我怎么帮你?”

    刘大壮他爹道:“你们欧家不是鬼医世家么?”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是啊。”

    刘大壮他爹咬牙切齿道:“那你帮我教训教训那个刘大壮,他小子炸了祖坟,就必须要给我们重新下葬。”

    “呼”

    我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事啊!这好办,我回去跟刘大壮说一句就行了,这事就算他爹不说,我估计刘大壮也要重新整理下他家的祖坟。

    我心中正在盘算着要怎么回答他。

    刘大壮他爹却献宝似的递给我一截亮晶晶的薄片道:“我懂得规矩,这事孝敬你的。”

    啊?我看了一眼那截薄片,想起了爷爷曾经收过刘权的那截薄片,这或许就是帮鬼解决问题的报酬吧,一旦接受了这块薄片,那就要帮他们办事。

    我到底该不该接下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