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大雄丢魄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大雄丢魄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爷爷检查完了,跑回来把老村长拉到了一边唧唧咕咕半天,最后老村长点点头,回来对着大伙说道:“我跟老欧头商量一下过了,这些人来路不明,估计是盗墓贼团伙,咱们佘山村穷山僻壤的,也没啥可丢的,原本我们想报警,可是觉得这事报警只怕会对我们不好。

    咱们这地穷,养不起那些大爷,万一他们来了,又没本事,到最后胡乱结案,我们也是白废功夫。

    更何况,这伙人并没有死绝,还有漏网之鱼,万一那个漏网之鱼再带着人回来,那我们上哪找警察去。

    所以,我觉得,这事吧,咱们就把这些尸体都就地掩埋,然后回家,这事就此打住,谁也别提这件事,你们看怎么样?”

    那个年代,在我们那个穷地方,执法的跟土匪差不多,所以有点啥事都没人愿意报警。

    老村长这么一说,我爷爷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村里的老相识,自然团结一心,几个人挖了个大坑,把那几具恐怖的尸体随意埋了,这事就算了了。

    深山老林里,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找都没地找去,也不差多这几个。

    他们忙活完了,我拉了拉甘云山的胳膊道:“大叔,你们怎么来了?”

    甘云山笑道:“这伙盗墓贼在东山上炸坟,我们就在山上帮刘姥爷下葬,这么近,能听不到么?这边开炸,我们那边就感到了地晃,吓得我们还以为刘姥爷又出啥幺蛾子了,幸好你爷爷懂这个,肯定的说不是刘姥爷的事,而是山后出事了,这不,我们就跑来了。”

    我爷爷也缓过神来,拉了我一把问道:“我才想起来,你小子不是在家么?怎么会跑到这来的?”

    我一愣神,想起了早上出来后遇到大雄的事情,我看了一眼甘云山,低着头又把早上遇到三个大雄的事情说了一遍。

    甘云山听着我的讲述,整个人都显得激动异常。

    “什么?大雄?这不可能,昨天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今早我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喊他上学……”

    讲到这里,甘云山讲不下去了,我看到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一颗颗的往下掉。

    甘云山看着我爷爷道:“大雄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爷爷点点头:“应该是掉了魂。”

    甘云山担心的喊道:“啊?又掉魂?上次不是都掉过一次了?咋又来了?”

    我爷爷沉吟了一下道:“这次不一样,有个词不是叫失魂落魄么?人有三魂七魄,他这次应该是丢了魄。”

    “欧叔,那,那咋办啊?”

    甘云山也不懂啥叫掉魂,啥叫丢魄,反正甘成雄是他儿子,丢了什么他都会心疼,生怕自己儿子受到啥伤害,留下什么后遗症。

    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只有我爷爷了。

    我爷爷淡定的说道:“没事,做个法事就好,只是我现在还不能收到他的魄,因为我要看过以后才能确定他丢了几魄,才好做对应的法事。”

    “好,好,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回了村里,路过我们家医馆的时候,我爷爷跟他们说了一声,让他们先过去,他要去医馆里取点法器。

    村里的那些人乖乖的走了,就连甘云山都十分听话的回去了,我爷爷把我拉进了他的医馆。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早打开医馆的门,很明显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跟我说。

    我爷爷把医馆的门反锁好之后,抓着我的肩膀很认真的问道:“宁娃子,我问你,你见到的那个人是不是教你学什么了?”

    教我学什么?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没有啊?”

    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从他老人家的额头上看到了汗珠。

    很明显,我爷爷正处于很紧张的状态,这很让我惊讶,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是那么镇静,即使碰到了难事,也是镇定自若的。

    今天,老爷子有些反常。

    “我再问你,他是不是这么高,穿着一身黑衣,长得……”

    我努力的去回忆那个人的面容,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有些头疼的说道:“我忘了,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人长得很冷。”

    我爷爷怔住了,许久,他长叹一口气,一拳头捶在了桌子上,喃喃道:“这个畜生,他居然还活着,修为竟然这么高了。”

    我摇晃着他老人家的胳膊道:“爷爷,你在说谁啊?”

    我爷爷缓过神来:“啊!没,没谁,爷爷告诉你,你回家千万别提起今晚的事,尤其是不要跟你妈妈说见过这个人,知道么?”

    我点点头:“您放心,我不会让妈妈担心的。”

    我爷爷爱昵的摸着我的头道:“好孩子,走吧,咱们回家。”

    我挠了挠头:“我们不是要去大雄家么?”

    我爷爷一拍脑袋:“哦,对,把这事忘了。”

    说着话我爷爷拉起我就走。

    “爷爷,药箱不带了么?”

    我善意的提醒了一下。

    我爷爷又拍了一下额头,叹了口气道:“唉!”

    他似乎欲言又止,拉起我就往外走。

    我心里纳闷,这老爷子虽然岁数大了点,但是也没老到糊涂地步啊,平时也没这么丢三落四的,怎么今个总是忘记这,忘记那的,还说大雄失魂落魄,我看你老头才真正的失魂落魄了呢!

    我和爷爷一路来到了甘云山家,甘云山正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大雄的妈妈正趴在床上哭嚎,那哭声都能传出几里地去,我们走到街口就听到了。

    不光哭,还带着骂腔的:“都是你个混蛋,你没事干打孩子干什么啊?你看看你给打的,都是你干的好事,你有力气抽自己不行,打我儿子算什么本事?

    大雄,大雄,醒醒,醒醒啊,妈妈在呢……”

    甘云山站在一旁,两只大手急得搓来搓去,辩解道:“我……”

    我了半天,心疼的看着床上的大雄,愣是没说出第二个字。

    我和爷爷对视了一眼,原来甘云山回来后发现儿子还在睡觉,他媳妇也在纳闷,说这都睡了一天了,咋还睡得跟死猪似的呢?

    甘云山便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他媳妇。

    没想到,他媳妇心里着急,抱着甘成雄把甘云山臭骂了一顿,刚好让我们听到。

    “咳咳……”

    爷爷故意‘咳嗽’了一声。

    甘云山和大雄妈妈这才察觉我们的到来,大雄妈妈一把就抓住了我爷爷的胳膊:“欧叔,救命啊,救命啊!”

    我心说您这变得太快了,头两天还说我爷爷是招鬼的,不愿意让大雄跟我玩,这一眨眼就求我爷爷救命,女人果然变化快。

    我爷爷点点头,走到大雄身边看了一眼,手搭在大雄的脉搏上摸了一下道:“还好,只掉了三魄,这三魄又都被宁娃子都看到了,这就好办了。只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