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智斗鬼上尸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智斗鬼上尸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真的很想问我爷爷,你这是明显带着歧视心理,满是火药味的提问啊!

    你这么问,那刘权还不彻底暴走?

    刘权被我爷爷这句话也给问傻了,呆了两秒后,这货明显的恼羞成怒,开口骂道:“该死的臭老头,你们都该死,我不过是想要点钱还债罢了,他们两个人居然将我杀死,难道我的命就这么贱?我不服,我不服啊!”

    “放屁,你那是要点钱么?你欠了多少赌债你自己说。”

    谢梅芝经过刚刚的厉斥,这会胆子居然越来越大,说话的声调也越来越高,慷慨激昂的像个女汉子般。

    她站直了身子骨,指着刘权道:“你不说是吧,好,我替你说,你欠了十五万,十五万的赌债啊!别说你要咱家这破房子去卖,你就是把咱家的后山都卖了,也凑不齐这个数。

    老爷子说不能给,不是不给你,而是他根本就没这个钱,咱们全家上下加起来的都没五千块,还要十五万,真不知道你个黑心狼崽子到底是怎么能欠下这么多的债。

    老爷子好声好气的跟你说,给你五百块,让你离开佘山,躲得远远的,没想到,你个兔崽子居然见钱眼开,去抢老爷子的钱,老爷子不给,你居然敢打他老人家。

    要不是我,要不是我给了你一棍子,老爷子恐怕就要遭你毒手。

    现在好了,你小子居然还敢回来,告诉你,老娘连你活着的时候都不怕,难道还怕你个死鬼?

    你不是想我死么?好啊,来啊!你把欧家嫂子放了,冲我来,来啊!”

    谢梅芝说着话,居然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

    刘权这小子到底是个胆小鬼,活的时候死在了谢梅芝无意间的一棒子下,死了还是怕这谢梅芝,眼看着谢梅芝靠近了,吓得他一个劲的后退。

    “你,你别过来,你个疯婆娘,你再过来我就掐死她,我掐死她!”

    我看到刘权的手掌在哆嗦,这家伙突然发了狂似的吼了起来:“啊……”

    不好!这小子要发疯。

    我赶忙从墙头站起身,正准备跳下去救人,不曾想这时候甘成雄这浑小子也爬上了竹梯,在我身后探出了脑袋,接着‘嗷’一嗓子喊了出来。

    然后,然后我没下去呢,这小子先一个倒栽葱摔了下去。

    还是头朝下!

    我糙!你个丧门星,关键时刻,居然出了这么个不应该出的乱子!

    甘成雄这一嗓子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连刘权都扭头向墙头上看来,那一队鼓鼓的眼珠子瞪着上方摔下来的甘成雄,吓得甘成雄嗷嗷惨叫。

    好死不死的,这货刚好落在刘姥爷尸体的脑门上。

    眼看着那张惨白惨白的人脸和那对凸出的大眼珠子越来越近,我打从心底里生出了一股子寒意。

    吧唧!我看到甘成雄脸对脸的贴在了刘姥爷那张满是白霜的脸上。嘴巴正对着刘姥爷那张死人嘴。

    ‘哎呦’

    甘成雄的身体砸了刘姥爷的尸身一个趔趄后摔在地上惨嚎。

    刘姥爷向后倒退一步,刚好松开我妈妈的脖子。

    我有种想要闭眼的冲动,可是这么好的机会,我哪里能放过?此时要是不出手,等刘权反应过来了,我妈妈就危险了。

    我赶忙一个飞身也跟着跳下来,我身在空中,手臂早就伸的直直的,手心中那张黄纸符准确无误的贴在了刘姥爷的脑门上,接着拉起我妈妈一甩。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子力气,居然一下把我妈甩到了一边,看到我妈妈没事,我心里才算放心下来,然后起身准备跑,又觉得不对劲,赶忙回头,拉起甘成雄的身体死命的向后拖。

    这时候刘姥爷身上的刘权也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看我妈妈已经远离了他的身边,他面前只有我和甘成雄两个孩子,不由气得哇哇乱叫,一伸手,把脑门上的黄纸符撕了下来,伸出刘姥爷那双死人手向我抓来。

    此时我才知道,原来我爷爷早早准备好了蓝色的纸符,是早就知道了黄纸符对刘权的威力已经很小了,不得不动用更厉害的蓝纸符。

    刘权反应过来的同时,我爷爷也反应了过来,眼看着那双死人手就要抓到我的脖子上,我爷爷一个箭步冲到我跟前,手中桃木剑轻轻一挑,接住了那双死人手。

    桃木剑不愧是专门克制邪崇的物件,那双死人手刚刚触碰到桃木剑,立刻反弹回去,接住我爷爷便丢出了他手中早就准备好的那张蓝色符咒。

    那张蓝纸符像道箭一样直奔刘姥爷的面门,我看到他那双死人眼中带着一股子惊骇。

    在我们正常人看来不过是一张普通的蓝色纸片,此刻在他的眼中就是一把催命的利刃。

    ‘啪’的一声响,那蓝纸符没有胶水,没有其他的粘合物,居然就这么贴在了刘姥爷的面门上,然后爆发出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了他整个尸身。

    “啊……”

    我听到刘权又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一股黑烟从刘姥爷的尸身中钻出来,在空中凝聚成了刘权的形象。

    我爷爷手持桃木剑,踏出了罡步,口中念念有词,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咒语道:“刘权,我几次给你机会,是因为我鬼医一门心怀仁慈,对待鬼物向来是以化为主,以驱为辅,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将你灭杀,徒增罪孽。

    可是你若冥顽不灵,非要逞凶,今日我就将你消亡,以免你来日作乱。”

    刘权的魂魄在空中飘荡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老欧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等着,我杀不死谢梅芝,我就杀了你孙子,早晚,我要让你断子绝孙。”

    鬼果然是不可理喻的,你杀不死别人,不怪自己本事不济,找我出气算什么本事?他大爷的。

    我爷爷许是被这句话给激着了,我们家就我一个独苗,真要是被鬼弄死了,他老人家还不悔恨一辈子?怕是死了都闭不上眼。

    老爷子一咬牙,手中桃木剑‘唰’的一下就丢了出去,直接扎在了空中的刘权身上。

    刘权‘呜嗷’一声惨叫,我看到他的魂魄似乎都在颤抖,接着一闪便不见了。

    桃木剑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刘权居然逃跑了,我爷爷竟然没能灭了他!

    这下惨了,我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