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十三章 谁该死?

第一卷 第十三章 谁该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这世界上最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什么?

    刘权说:“谁让他们弄死我的?我就是要报仇。”

    嗯,我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从墙上摔下去了。

    就现在的我看来,最让我意想不到的莫过于别人都是儿子坑爹,刘权这货却是爹坑儿子,还是往死里坑儿子。

    就在我满以为刘权这小子在胡说八道的时候,这哥们就跟陷入了回忆一般,口中喃喃道:“我不就是好吃了点,好玩了点,好赌了点么?”

    刘权一边讲着,一边发了狂,他疯狂的问道:“他们,他们凭什么要杀我啊?就是这个老不死的,我还是不是他亲儿子?他为什么要杀我?啊?

    欧老头,你说,我也是条人命,难道我就该死?”

    天呐!还真是刘姥爷杀了他亲儿子?不会吧?村里不是传闻刘权死于心脏病么?

    难道这里面另有隐情?

    那老头一把年纪了,他那个嫂子也是又矮又瘦的类型,怎么可能搞得过他一个大小伙子?

    “哼!”

    一声冷哼响起,打断了刘权的自言自语。

    我转头看去,发现这声音居然是站在门口双腿打摆子的谢梅芝发出来的。

    这娘们不知道发的什么疯,虽然她还是很害怕,虽然她仍然在打抖,但是她还是咬着嘴唇怒斥道:“你还真是该死。

    你那是好吃了一点么?你家里但凡有点味道的东西都被你先吃了。

    你那叫好玩一点么?一个月有三十天不回家,好不容易回来一天还是回来要钱。

    你那叫好赌一点么?家徒四壁了,都穷到老鼠进屋都哭的程度了,你娃还能跑回来把老爹的床板拆了去赌一把!你那是拆床板么?那是拆你爹的棺材板啊!

    你说说你该死不该死?”

    我心中跟着谢梅芝的话一条条的驳斥着刘权的罪行,突然发现这小子还真该死。

    我虽然小,但是也知道劳动致富的道理,同样知道赚钱不易,节俭守成是美德。

    可是连我这种小孩子都懂的简单道理,在刘权这种人身上,却根本体现不出一丝一毫。

    他想的,只是怎么自己吃好,喝好,玩好,耍好。

    至于父母兄弟的死活,关他屁事。

    所以说这小子该死,刘姥爷真是好脾气,他哥刘泰真是好哥哥,换成是我,我早把丫按尿盆里憋死了。

    不过刘权这小子该死是该死,但是我妈不该死啊!你这么说话真的好么?会不会刺激到刘权?

    这小子脑神经可是有毛病,经常短路,俗称脑残,万一刺激到了,他手底下一用力,刘姥爷那粗黑的手指,惨白的指甲可就掐断了我妈的脖子了,那我妈不是白死了么?

    可怜我的妈妈,居然还能那么镇定的站在那里,丝毫不在意谢梅芝的话是否会刺激到刘权。

    她只是在刘权说出自己是被他老爹杀害的时候瞳孔微微缩了缩,然后又归于平静。

    果然,刘权被谢梅芝一顿数落驳斥的火冒三丈,气得他控制得刘姥爷的尸身都在发抖。

    一具尸体浑身发抖,你可以想象有多恐怖了吧!

    “我该死?我该死有警察叔叔管我,轮得到你们对我下手么?可怜,我死的冤啊……”

    刘权死得冤几个字喊出口的时候,我发现刘姥爷的尸体体表隐隐的泛出了一股红光。

    与此同时,我爷爷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伸手在腰间的布袋里摸出了一张蓝色的纸片。

    我自然认得那是符咒。

    我爷爷跟我讲过,符咒分五种,黄,蓝,紫,银,金,威力也是从小到大,不同道行的人使用起来威力也不一样。

    道行不够的人妄图使用高级符咒的结果是很严重的,我爷爷说以他目前的能力,只能使用紫色的符咒,银色和金色的那得是得道的高人才能使用的。

    而且符咒的画法也是很有讲究的,黄色的就不用说了,作为最常用的符咒,只要粗懂道法的人,随时随地都可以画出来,只是威力大小跟人的道行有密切关系。

    至于蓝色以上的符咒,那要求就高了,必须沐浴更衣清心,做到心神合一才可以画出来。

    当然所谓的沐浴更衣清心,实际上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心静一些,做到专一。

    一些得道的高人也是可以不用这个过程就能做到心神合一,那肯定是道法高深之人。

    据传我们祖上那位开辟鬼医一门的老祖宗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做到心神合一,紫色符咒那是随意画,至于银色,金色的符咒,也是有用过的。

    那位老祖宗的一些事情我到现在也没彻底的搞明白,不得不感叹其修为之深,不是我等小辈可以揣测的。

    此时我爷爷拿出了蓝色符咒,可见这刘权已经有了一定的怨气累积,毕竟死了两年了还不肯去投胎,心中一口怨气不出,越积越深,再被谢梅芝一刺激,有了些本事也是正常的。

    普通的鬼魂是不具备攻击力的,最多让你精神上暂时迷失,然后出现一些幻觉,比如我们常说的鬼打墙这种情况就是普通的鬼魂造成的。

    而厉鬼则不同,厉鬼是怨念极深导致性情大变的鬼魂,它们已经具备了一些攻击人的能力,比如我们常说的鬼压床。

    其实这么算起来,厉鬼也不是特别吓人,我爷爷拿出一张蓝色符咒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我估计是我妈妈被刘权抓住,我爷爷救人心切,所以拿出了厉害一点的符咒。

    我爷爷刚刚拿出符咒,刘权就感应到了危险,他立刻对着我爷爷吼道:“别动,老欧头,我知道你是这片地界的阴倌,厉害的紧,但是你要知道,我这么多年在地府那边,你们这些阴倌的本事我是一清二楚,你敢乱动,我就掐死你儿媳妇。”

    “不要,兄弟,当哥的给你跪下了,求求你,不要杀人,你在那边需要啥,你说,缺钱哥哥给你烧,缺什么哥哥都答应你,你生前不是想要咱家这房子么?哥哥待会就搬出去,一把火给你烧过去。

    哥求你了行不,你放了欧家大嫂,人家是无辜的啊!”

    刘泰跪在地上,偌大个汉子急得直哭,生怕刘权一不留神错手伤了我妈。

    “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不肯把这房子给我,现在我死了,这破房子我要它什么用?我啥都不要,我就要这娘们死,死……”

    刘权晃荡着刘姥爷的尸体,那满是白霜的面皮和那双凸出的眼球此时看起来尤为吓人。

    他虽然是对着谢梅芝喊的死,我们大家也都能理解他的意思,可是他那双看起来尤为渗人的爪子,咋不断的在用力掐我妈妈的脖子呢?

    我妈妈又不是谢梅芝,你犯得着这么玩命掐么?我蹲在墙头上看着妈妈被掐,眼睛都红了。

    刘权这么一威胁,我爷爷顿时不敢动了,只能恨恨的看着他道:“人生一世,无非就是个缘,你在人间的缘分已经尽了,为何苦苦的留恋?”

    刘权此时已经疯狂了,他怒吼道:“什么叫留恋?我不该死,为什么要我死?为什么?他们凭什么杀我?这个死老头,还有那个该死的娘们,他们一起杀了我,杀了我!”

    这时我爷爷来一句让所有人都能吐血的话。

    “你不该死,那你为什么会死了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