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鬼上尸身

第一卷 第十二章 鬼上尸身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噗通’

    我从梯子上掉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刚刚摔碎的盘子碴上,顿时疼的一下子蹦了起来。

    大爷的,我怎么这么倒霉。

    我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拉开大门的门栓,撒丫子便跑了出去。

    “哎,欧宁,你干什么去?”

    大雄一看我慌里慌张的跑了,也吓了一跳,赶忙从屋里跑了出来。

    我刚跑了两步,琢磨了一下,不对,爷爷一直教育我,遇事不慌张,对,我不能慌。

    我是老欧家的种,我是男人,我不能慌!

    我扭头又往回跑,正好撞在赶出来的大雄身上,伤口疼的我想哭,可是我不能哭,我必须坚强。

    我一把推开大雄,再次来到了梯子底下,深呼吸,一,二,三。

    我像一个猴子般再次爬上了竹梯,虽然我的手很疼,但是我强忍着,我不出声,我也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隔壁院子里的那个怪物。

    对,就是怪物。

    当我再次爬到梯子上向对面院子里看的时候,我发现院子里的人已经吓得四散奔逃了。

    或许原本就没剩几个人,因为此时已经是晚上,该吃完饭回家干活的都吃完了,该走的都走了。

    只剩下几个酒鬼还在推杯换盏。

    可是刚刚那一嗓子后,那几个酒鬼也不见了人影。

    我趴在墙头上,盯着院子里的五个人,心惊胆战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站在院门口双腿打抖的是谢梅芝,院子中跪着的是刘泰,刘泰面向着我跪着,刘泰前面站着我爷爷,手里提着桃木剑直指前方。

    在我爷爷的面前,站着一名头发沾满了灶灰,脸上长满了白斑的老头。

    他的脸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或者用毫无人气来形容更为贴切,因为他已经死了。

    他的后脑上有个血洞,血呼啦啦的看着很渗人,他穿着厚厚的寿衣,灰的,褐色,黑的,隐隐的还能看到里面的红色寿衣。

    寿衣宽大,长及脚面,他的一双脚,这是怎么样的一双脚啊?

    饱经风霜的老皮上满是老茧,一块绿一块白的斑点让人看了就有种发毛的感觉。

    可以想象,深更半夜,一个死透的人突然站在了你的面前,就这形象就足以吓坏很多人。

    你说这是白天,是,这是六点多,天还没黑全,但是我告诉你,白天见鬼更可怕。

    然而让我恐怖到心惊的并不只是这个形象,毕竟我是连鬼都见过的农村孩子,虽然我年纪小,我很怕死人,我也很怕鬼。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个胆小鬼,要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句话叫无知者无畏。

    我并不知道鬼有多吓人,当我那夜见过红衣老头,见过鬼爪,见过刘权,见过白衣女鬼后,我的那点恐惧心理也在渐渐的消散。

    我也不知道死人有多可怕,毕竟绝大多数的死人都是躺在板子上一动不动的,更何况我还摸过死人,就像看到一个老人睡觉一样的感觉,只是身体凉一点罢了。

    正因为我见过,我摸过,所以我不知道它们有多可怕,不知则无畏。

    那我畏惧的是什么?我害怕的是什么?带给我恐惧的又是什么呢?

    是这个老头,刘姥爷的身体,或许此时叫尸体更为贴切。

    此刻,他是活的,他不但是活的,还抓着我的妈妈。

    没错,我没看错,他就是在抓着我的妈妈。

    他的一只手掐住了我妈妈的咽喉,他正对着我爷爷站着,似乎有些畏惧我爷爷。

    他就像一名劫持了人质的匪徒在和一名老练的警察对峙一般。

    我妈妈居然很淡定的站在那里,任由他掐着脖子,只是略微的皱着鼻子,似乎这老东西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电视上,小说中那些描写鬼啊,死尸之类的镜头都是特么鬼扯的,真正的鬼,或者死尸,都是有智商的,不会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直接跟道士开干,张牙舞爪的上去又撕又咬,最后被打得遍体鳞伤,那是缺心眼。

    鬼是少了三魂七魄中的生魂,但是感情还在,它们也知道恐惧,知道悲喜,知道爱恶……

    用一句话来说,鬼也是有七情六欲的。

    要不然怎么会有女鬼找书生谈感情的动人爱情故事?怎么会有厉鬼杀人事件?怎么会有道士降妖除魔?

    这只能证明一点,鬼除了没有肉身,其他跟人是没啥两样的。

    只不过他们更为顺着自己的喜好做事,更容易顺心而为。

    就像此时此刻的刘姥爷。

    我呸,你抓了我妈妈,我还叫你个屁的姥爷,死老鬼,别让小爷我逮着机会,不然我……

    我手里捏着刚刚夹在课本里那张黄纸符,恨不得立马贴到刘老头的尸体身上。

    我正在趴在墙头偷偷的侦查军情,就听到对面我爷爷喝了一嗓子:“刘权,你敢上你老爹的尸身,还敢伤生人,你就不怕遭到地狱洗炼,永世不得超生么?”

    原来是刘权上了刘姥爷的身?这个王八蛋,那晚见他我就觉得这货不是好人。

    不对,不是个好鬼。

    别人鬼上身都是上活人身,你这王八蛋居然上死人身,这是要吓死几个?

    你大爷的你上身就上身,闹事就闹事,你抓我妈妈算啥事啊?

    刘权那尖细的声音从刘姥爷的嗓子里‘嗬嗬’的发出:“老欧头,不关你的事,你别多管闲事,我今日来,就是为了要弄死这老头和那臭娘们,你别拦我,不然,我掐死你儿媳妇。”

    我爷爷气得火冒三丈,可是又没办法,自己儿媳妇在人家手里,纵然有通天的本事也使不出来啊!他只能好言相劝。

    “我说刘权啊,昨夜你去我医馆,是早就谋划好了要来害你爹和你嫂子吧?”

    我爷爷把桃木剑收起,扯过一把椅子坐在了那里,眼睛却一直瞟着大门口的方向。

    大门那里,刘泰的老婆,谢梅芝虽然吓得浑身颤抖,眼中却带着一股怒火。

    刘权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恨:“没错,我就是要弄死他们俩!”

    我躲在墙头上这个恼火啊!

    这小子还是他亲爹生的么?都说坑爹一族特别奇葩,什么天一哥,加鑫哥那都弱爆了,就连祖名哥和张默哥都不是对手。

    那些家伙虽然坑爹,可是也没到把爹给坑死的节奏。

    看看眼前这位,自己都死了,还专门跑回来坑爹,还专门挖个坑把自己亲爹给整死了。

    坑爹到极致,不过如此啊!

    我正躲在墙头在心中恶狠狠的谴责刘权这货,结果刘权一句话,把我又差点从墙头吓掉下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