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十章 白日鬼上身

第一卷 第十章 白日鬼上身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现在还记得那是下午,大概四五点钟的样子,众人正在吃席,突然间一张桌子上,一名胖娘们就蹦了起来。

    这娘们叫王淑珍,平时在村子里最是喜欢撒泼的主,往日里凑热闹就是大大咧咧的。

    要说她这突然蹦起来也没啥,关键是这娘们还大喊大叫的,指着刘姥爷的鼻子骂啊!

    骂什么你个老不死的,生前没见你舍得花钱,老子死了还唧唧歪歪的不肯给我办丧礼。

    众人当时就傻了,还以为这娘们在装神弄鬼的胡闹。

    可是周围有明白人立刻就听出来了,这娘们满口的脏话,声音年轻,粗狂,说话的时候喉咙口一动动的,就跟喉结在震动一样。

    熟悉刘权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第一时间跳了起来,因为那声音,就是刘权的声音。

    农村人都迷信,但是也有胆子大的,这么一闹,有的吓的当场跑的,有的则在一旁跟王淑珍开玩笑,问她一些牌场上的事情。

    农村里,这些鬼附身,头七回魂的事是常听常见的,人们只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刘权回来了,附了王淑珍的身。

    这刘权是个赌鬼,一谈到打牌,那恨不得立刻就摆上一桌,打上个三天三夜。

    众人一问,当即就翘起了二郎腿,叼起了小烟卷,给众人侃大山似的侃了起来。

    别看刘权这小子没啥出息,说道赌场,那是讲的津津有味,村里人没见过啥世面,这小子去过市里的大赌场,虽然只是站在外围等着混红钱的,可是每个赌徒心中都有一个坐在正位上叱咤风云的梦不是?

    此时附在王淑珍身上的刘权就在圆梦,当赌神的梦。

    周围围着一圈看笑话的,这小子浑然不知,还以为这些人真的很崇拜他,吹起牛来天上地下,什么斗地主,炸金花,百家乐,梭哈,这小子吹的是有模有样,得意洋洋。

    众人心说得了,没得跑了,这小子,肯定是刘权回魂无疑!

    因为王淑珍这娘们的爱好是嚼舌根,跟打牌赌钱不挨边,哪里会说出这么多牌场里的专业术语来?

    刘姥爷当场就吓晕过去了。

    刘泰吓得对着刘姥爷又是捶背,又是拍胸的,可算是把老头给整醒过来,老头指着王淑珍

    嘴唇子直哆嗦,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刘泰哭嚎着对王淑珍身上的刘权喊骂,说你个兔崽子死就死了,丧事也给你办了,还回来吓唬人干什么?

    刘权那边正自吹自擂的上瘾,听到刘泰的哭喊声,顿时来了气,大耳瓜子对着刘泰的脸直接扇了过去,一边扇还一边骂,说老头子偏心,对你大儿子比对我好多了,老头子早就想我死了,要不然……

    别看刘权附身的是王淑珍这个女流之辈,那身上的力气却是大的不得了,要说刘权往日那病怏怏,推一巴掌都有可能摔倒的样子,这成了鬼了,反倒威猛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拉都拉不住。

    结果这时候刘泰的老婆,谢梅芝一看自家男人挨了打,顿时冲上来帮忙。

    她不帮忙还好,这一帮忙,刘权就冲着谢梅芝去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耳瓜子。

    一边打一边骂什么不是因为你个臭娘们老子不会死,什么我死的冤之类的话。

    众人听了心中虽然惊讶,却也没当真,毕竟这刘权现在是个鬼,精神明显不正常的,鬼说出来的话就是鬼话,鬼话那能信么?

    要说女人真要是上了劲,那比男人可猛多了。

    三五个大汉搞不定的王淑珍这会算是碰到了对手,两个人扯头发,抓脸皮,打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衣服都扯破了,两人你抓着我,我抓着你,在地上打滚。

    当时刘家就乱成了一锅粥,刘权的丧礼也是我爷爷一手操办的,结果这大白天的刘权就回了魂,我爷爷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原本在屋子里正在唱法的老爷子听到院子里闹哄哄的,一个箭步就蹿了出来,一打眼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爷子二话不说,抄起一双筷子叼住了王淑珍右手的食指,使劲一掰。

    ‘咯嘣’一声响,当时好悬没把王淑珍的骨头节都掰断了。

    那王淑珍‘嗷’一嗓子就晕了过去。

    不大一会醒过来的时候,说话也正常了,脑子也清醒了,只是不知道自己都干过啥事,还问周围人发生啥事了。

    周围人调笑她说她被鬼上了身,这娘们当时吓得小脸煞白,就差给我爷爷跪下了。

    我爷爷丢给她一张黄纸符,跟她说让她回去烧了喝下去,这几天她火力低,晚上不要乱跑。

    王淑珍千恩万谢的跑了,回头还偷偷给我爷爷送来了二十块钱。

    当然这都是后话,刘权的丧礼经这么一闹,也算是彻底办不下去了,我爷爷抓紧帮着刘家做了法事,当天下午就找了村里人帮忙拉出去埋了。

    后来村子里又议论了几个月,渐渐的时间长了,人们也就忘了,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谁知掉今天又被刘大壮提起了,人们不由得又从记忆的长河中把当年的事情翻了出来。

    当年,就是这个院子,也就是这些人,只不过王淑珍没来,这娘们对刘家院子怕到了极点,走路都绕着走的,当年的事都成了她一块心病了,还怎么敢来。

    一想到这些,院子里的人一个个都开始议论开了。

    有说当年刘权吹牛赌场的事,也有说刘权当年骂他家老爷子和老大媳妇的事,这事现在被这些人一扒,顿时显得疑点重重了。

    眼看着一群人议论声越来越大,越说越离谱,整个小院都开始闹哄哄起来。

    我抬出头去悄悄的瞄着,发现老村长和我爷爷的脸色都变的很差,尤其是老村长,他用那种担忧的眼神看着我爷爷,好像有话却不方便说的样子。

    我爷爷也同样看了他一眼,似乎低声说了句什么。

    老村长立刻喊道:“好了,好了!别在那瞎咧咧了,刘老头死的仓促,刘泰什么都没准备,这会出去忙着买东西了,都瞎咧咧啥?人家一会就回来了。”

    老村长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一天时间内就出殡,还要准备丧礼的东西,时间确实很紧。

    此时刘家两口不在家倒也能说得过去。

    正在这个时候,刘家大院外走进一男一女,男的一进门就扯开了一条烟,挨个的撒了过去。

    口中还期期艾艾的喊着:“不好意思,出去办事了,这才回来给大家上烟。”

    女的则是一脸怪异表情的直奔厨房,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的啥,可是我看得出没多重,肯定不是买的菜。

    这一男一女正是刚刚赶回来的刘泰和他媳妇,谢梅芝。

    正主现身,老村长狠狠的瞪了刘大壮一眼,骂道:“狗曰的,看我不撕烂你小子的臭嘴。”

    刘大壮一拍脑袋:“对呀,看来是我想多了,谁家能一天把这些事都办完?是我错了,我给大家赔不是,来喝酒,喝酒……”

    一群人哄笑,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吃饭。

    我爷爷和老村长点了点头,扭身走进了堂屋棺材处。

    乡亲们一个个推杯换盏的开始畅饮,看似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

    他们还怀疑不怀疑刘家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但是我是一直保持怀疑的。

    这刘姥爷的死,一定另有隐情。搞不好就跟刘权那死鬼有关系。

    因为我站在梯子上,刚好可以看到刘泰和谢梅芝回来时的一切。

    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神色并不好看,相反的,还有些慌里慌张的样子。

    而且他们回来的方向,是村子通往东山后山的。

    买东西是要走村口去我学校的那个方向,东山后山那边除了坟场啥都没有,哪里会有东西让他们夫妻买?东山上,他们老刘家除了埋过刘权还埋过谁?

    对了,还有个刘姥姥,可是刘姥姥当时是火化的,用她自己的话说,一把火烧了,骨灰直接丢在殡仪馆,给家里省点麻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