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八章 刘家丧事

第一卷 第八章 刘家丧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话虽如此说,我这一天仍然是没能好好上课,满脑子光想着回去看看刘姥爷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大雄也是一天没上好课,这货身上的骚气直接导致他成为了班里的笑话,就连老师上课时都皱着眉头四处打量。

    班里除了我之外每一个孩子不用怪异眼神看他的,他那位长得蛮可爱的女生同桌直接捂着鼻子给他让出了大半张桌子,连分界线都不用画的。

    不过我不得不佩服大雄的脸皮之厚,这家伙就跟没事人一样,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下课也不出去玩,上课就往那一缩,一直挨到了放学才拉着我往外跑。

    我有心跟他分开一定的距离,保证自己的清白,可是这家伙就跟个赖皮虫似的,抓着我的胳膊,死都不放手。

    放学后,我和他的目的几乎一致,他要去我家躲避想象中的刘姥爷,我要回去看我爷爷怎么样了。

    两个孩子急匆匆的上车,一路归心似箭,下了车后直奔我家。

    跑到村口的时候,大雄停住了脚,低着头默不作声。

    我火急火燎的回头问道:“你又咋了?咋不走了?”

    大雄踌躇了半天才开口道:“刘姥爷就住你家旁边,我,我怕……”

    “胆小鬼!”

    我说了他一句,扭头就跑。

    这都到了家门口了,我才懒得管他。

    一溜烟的跑到自家门口,我看到刘姥爷家的大门上挂着两朵大白花,院子大敞四开着,里里外外的不少人跟着忙活着。

    “爷爷!”

    我先冲到了自己家,发现大门锁得紧紧的,不光我爷爷没在家,连我妈也没在。

    这都去哪了?

    这时我听到有个人喊我:“小宁。”

    我一扭头,居然是我妈。

    她正站在刘姥爷家的家门口,冲着我招手。

    我赶忙跑过去,我妈把我拉到一边,把钥匙往我手里一塞道:“妈给你做好饭了,在锅里热着,你去吃吧。你刘姥爷去了,他们家忙不过来,妈在这边帮帮忙。”

    原来我妈一直在这里等我,这要等多久?我不由得心里暖暖的。

    “妈,我爷爷呢?”

    我站在刘姥爷家的大门口往里张望了一下,只看到了满当院的人,根本没看到我爷爷在哪里。

    我妈拉了我一把道:“小孩子,别瞎看,你爷爷要做主事的,你先回去吃饭吧,吃完饭抓紧写作业,然后就睡觉,没事干别出来。”

    听到爷爷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我点点头,扭头往回走,这时我妈又喊住了我,塞给了我两块钱道:“明早妈可能做不了早饭了,你自己买着吃吧!”

    我捏着那两块钱,笑嘻嘻的说道:“谢谢妈!”

    “嗯,去吧!”

    我看到我妈一直等我开门进了院才扭头走进老刘家。

    我赶忙把大门关上,书包一丢,从院子里把梯子拉过来,翻身来到了墙下,蹬着梯子就爬了上去。

    我们家和老刘家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是我们家是接近两米高的砖墙,他们家是一米多的土墙,所以从我们家墙头看过去,他们家院子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从外面看,他们家好像挺热闹的,可是从我这里看去,也没有几个人。

    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人死后要通知亲属,要入棺,要请道士做法事。

    棺材要在家里停三到七日,可是我看这些人的架势,似乎不像是要停那么久的样子。

    刘姥爷家有俩儿子,大儿子叫刘泰,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娶了个媳妇,是隔壁村出了名的抠门婆娘,叫谢梅芝,平日里我都喊她梅芝婶。

    二儿子就是昨夜看到的那个病死鬼,叫刘权,小了老大刘泰七,八岁。

    刘权从小心脏病,再加上因为是小的,深受老人疼爱,从小就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毛病。

    想想农村里那么穷,所谓的娇生惯养也不过就是吃得喝得先让他挑好的,剩下的才是父母和哥嫂的。

    就是这样,也把这刘权养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习性,长大后更是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把好好的一个家给败得毛都没剩一根。

    到现在,刘家也没修得起个像样的房子。

    两年前,这小子因为在外赌钱,据说玩的挺大,一把牌把家底都输干净了,心脏病突发死了过去。

    要债的找到家里,把刘家里里外外搜刮了一遍,刘家彻底算是穷的连老鼠看了都掉眼泪的地步。

    刘姥姥也因为这事给气得瘫倒在了床上,没多久也去了。

    幸好刘家那个抠门媳妇梅芝婶会过日子,老大刘泰又是个勤劳肯干的,加上周围邻居帮衬,这两年才算恢复了些元气。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刘姥爷这突然间又暴毙了,着实是雪上加霜。

    佘山村里唯一的道士就是我爷爷,刘姥爷死在了当院里,按照规矩,我爷爷就要在院子中给刘姥爷的鬼魂开路。

    这些事我打小就见过几次,自然熟稔无比。

    周围村里的有钱人,家里一旦出现了白事,一般都会先把我爷爷请去,但凡有点小钱的,都会做大纱灯,请上十个八个先生好好的念上几天咒。

    先生就是阴阳先生,老一辈的都这么叫,现在先生这个词用处太广泛了,所以大多都改称法师。

    不过我爷爷坚持让人叫先生,说是老传统,不能改。

    有钱人家做的事比较多,死人要先洗澡,然后放在门板上瘫几个小时,一直等到先生到场了,才能入棺。

    入棺相对来说比较有讲究,棺底要撒百家灰。

    百家灰就是灶灰,孝子必须走遍百家求来,然后让先生一圈圈的撒入棺材。

    这个过程极为繁琐,却不能少,因为这是用来吸收尸水的,许多古墓之中都用石灰做墙,也是这个道理。

    石灰可以吸收外面的水气,也可以吸收里面的尸水,而且越吸越坚固。

    如果尸水没有被吸走,而是存于体内,嗯,那就成了僵尸了。

    话虽如此说,可是我们谁也没见过僵尸,我每次问到僵尸的事,我爷爷都不肯跟我谈这方面的事,我想他老人家应该见过。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这百家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固定住尸身,以免抬棺时出现尸身错位的情况。

    然后在出殡时还要有道士在前面引路撒纸钱,后面跟着孝子孝女哭丧,扶杠的,抬棺的,挖井的加一块还要十数人。

    刘泰虽然是个孝子,可是刘家实在太穷了,自然搞不起那么隆重的法事,就我爷爷,估计也是看在邻居的面子上义务劳动,事后拿个十块八块的算是走个过场。

    不过刘泰还是给刘姥爷准备了孝衣。

    这孝衣也是有说道的,要有七层,最里面一层一定要是红衣打底,外面的六层寿衣分灰,褐,黑色。

    传闻中人死之后过了奈何桥要受到鬼差的盘问,在阳间干过坏事的,都要受到剥皮之苦,而鬼差剥皮是一定要剥到血色为止,所以要穿七层寿衣,必须红色打底。

    当然这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但凡越有钱的人家越会折腾,没钱的人家反倒是利索,找几块木板订个匣子装尸体,也不讲求那么多礼节,随便找个引路的二把刀道士就算完事。

    按照我爷爷的说法,这些都是做给活人看的,为的就是显示孝子孝女的一片孝心,对父母的重视,在我看来就是个笑话,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孝敬,死了反倒浪费钱财大操大办,这是显摆你有钱还是显摆你孝心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事情做了总比不做好,虽然人死了,但是魂还在,起码死了之后还知道我儿女做了这么大的法事,也算心满意足。

    我们村里就有位活了九十多岁的老头,老伴死的时候儿女都在身边,可是请了十来个先生大操大办了十来天。

    在老伴出殡那天老头笑呵呵跟老太太的墓碑说,你命好啊,死了还有这么大的阵仗,老头子我哪天死的时候有你这么一出就好喽!

    人家看中的不是身前活的咋样,就看中了死后儿女是否操办的阔气。

    结果老头活了九十多岁,天天盼着死,就是不死,一直活着看着自己的儿女老了,去了,自己成了孤寡老人了,也没办上这场阔气的葬礼,现在天天就只会念叨自己不争气,早知道还不如趁早喝了农药算了。

    扯远了,眼前这刘姥爷过世了,好像没准备办什么阔气葬礼,只是简单的请了村里的朋友帮忙打理,当天下午就办了酒席,开了大概五六桌的样子,请来的人也都是村里来帮忙的那些人。

    吃饱了饭才能干活,更何况是这种白事,那是不能随便出力的。

    这些人一个个都带着自家的婆娘孩子来吃免费饭,我看着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当最后一家人走进来的时候,我好悬没从梯子上滚下去。

    这家人不是别家,正是甘云山一家人,甘成雄那个胆小鬼此时居然像模像样的跟在他老爹身后,规规矩矩的走到灵堂前给刘姥爷磕头。

    我能看到他磕头时那个虔诚的样子,估计这小子这时候正在祷告刘姥爷晚上不要找他买豆腐脑,要不然他咋一个劲的在打抖?

    这个混蛋,不是说好了晚上来陪我一起住么?这会把哥一个丢在家里,他去吃免费饭了?

    这不行,我也得下去看看,我爷爷,妈妈都在那边帮忙,晚上我自己一个人睡觉,我也害怕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