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路尽阑珊处 > 第436章 我的

第436章 我的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辈子天真烂漫,要是可以,谁不想这样?    可是现实哪有这么好,懂事的越晚,吃的亏就越多,江晴总觉得自己只生了婉婉这一个,莫思远现在对她是很好,但是说得准以后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都没有自己懂事靠谱,但是这话又不能直接和莫思远说。    江晴沉默了片刻,说:“这么想是挺好的。”    “不是想想而已。”    莫思远说。    他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江晴反倒不好在说什么了,反正婉婉这个样子,也不是她说两次就能懂事的。    还是得慢慢来。    江晴又和莫思远说了几句话,江宁婉的很多喜欢连她这个当妈都不知道,反倒是莫思远好像什么都了如指掌。    她不得不对这个继子刮目相看,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你好像还没女朋友是吧?”    这话题跳的有点快。    莫思远愣了一下,点头,“现在忙,没有时间也没这个想法。”    “不是我唠叨啊,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可以开始培养培养感情了,要是没有。婉婉还有个表姐,之前一直在南城的,和婉婉关系也挺好。长的那是真漂亮,人也聪明,有时间你们两见见。”    莫思远:“……”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和他说这种话了,之前王润月的做法要比江晴直接的多,大概是仗着自己是亲生的母亲,总觉得有权安排他的一切,上次他做的绝,才消停了半年,后面开始断断续续的和他提这件事。只是再没有那么明显过。    不止这样,莫思远这两年去长辈家里走动,总有熟识的见过一两次的开始关心他这方面,现在倒好,连江晴都有这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了。    大概是江晴察觉到他的表情有点微妙,立马笑了笑,“这事不急,你有空再说。”    江晴刚和莫长东结婚的时候,两人还发愁过一段时间。    生怕婉婉那个没脑子的和莫思远处不好,但是现在看他这个哥哥当的,江晴真是没话说。    莫思远简直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    江晴没再继续说什么,让人回去忙他自己的事情,他们这种关系吧,其实挺尴尬的,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今天这算是破天荒的聊了这么久。    ……    江宁婉可不知道江晴跟哥哥说了什么,这次没有被骂完全是因为莫思远出现的及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对他殷勤的不行,只要莫思远回来那天,不管等到多晚,她都要和他一块吃饭。    也就是家里大人基本都不在,不然肯定要觉得她对这个哥哥有了什么别的意思。    时间就这么匆匆忙忙的过去。    马上就到了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    黑板上开始一天天的写倒计时,所有人都拼命做各种题各种试卷,连下课去厕所的次数都少了。    唐年年的水平一直和她差不多,这段时间努力了一把,就往前进了五六十名。    江宁婉有点想叹气。    “你学习好还是差有什么区别吗?”    唐年年抽空问了她一句,“反正你不管怎么样都比不上你哥哥的,以后好好当个败家女就行了,有什么好愁的?”    她真的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    只想拿书砸唐年年脑袋,不过江宁婉还是没有这么做。    距离上课还有七八分钟,难得有个老师不拖堂,有那么一点课外时间。    听唐年年那么一提,江宁婉才发觉,这个时候真的特别的想哥哥。    连着半个月了吧,莫思远都没怎么回家了,她把手机摸出来,想着到厕所去偷偷给那个人打两分钟电话。    江宁婉走的急冲冲的,结果迎面撞上了一个人,长什么样没看清,手机飞出去了,砸到别人的小腿上。    走廊上也没几个人,被她撞到的那个,和被手机砸到的那个都停住了。    江宁我那揉着发疼的肩膀,疼的眼泪都快飚出来了,抬头就看见元泽正皱眉看着她。    真的是上辈子有仇。    她还没说话。    忽然听到旁边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谁的手机?”    江宁婉侧目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教导主任把她的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脸色特别难看的问道。    江宁婉:“我……”    元泽:“我的。”    她都已经准备被拉到政教处去骂成狗了,站在她的对面的元泽开口更快。    两个声音刚好重叠在了一起,教导主任的脸色更难看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整天抱着手机,还想不想好好考试了?还抢着承认是吧?行,你们都给我去政教处的办公室站着!”    今天特别巧。    本来教导主任记得的学生也不多,偏偏这两个他都认识,一个是年纪第一,一个是那位传奇的妹妹,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学校严令禁止,高三的学生不准带手机到学校,当然这种事肯定是禁不了的。    你藏得好一点不被人发现,那也没事。    但是你掉出来,还砸到了教导主任,这还不是重点,你们两当着他的面,抢着找倒霉怎么看都有点关系不一般,不拿你杀鸡儆猴,拿谁啊?    江宁婉小脸都白了,这主任是出了名的凶,她那点胆子早就变成渣渣了。    “都说是我的了。”    元泽还算冷静,“我一个人去就行。”    教导主任:“别废话,一起过去站着。等我办完手头这事就过来,你们给我等着。”    他拿着江宁我那手机走了,走路姿势还有点奇怪,大概是砸的疼,难怪火气这么大。    江宁婉垂着头,和云泽一块往政教处走。    一路上不断有人看向两个人,目光八卦的不得了,要不是元泽黑着脸,他们估计还要上来问几句。    快到的时候,江宁婉忍不住问:“你干嘛啊,又不是你的手机,你认得的这么快……”    她是真不明白,一个人被训总好过两个一起被训啊。    虽然刚才她是有点被瞎蒙了。    元泽脸色不太好看,“看错了。”    “什么?”    江宁婉有点奇怪看着他,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小声说:“你也带手机了?我还以为你这种好学生,每天做题都来不及。”    元泽目光不悦的盯着她。    这人是真的蠢。    他刚才是一定是抽风了,才会说那个手机是自己的。    江宁婉被他看得心头突突,不想不说话不说话嘛,每次看见她都像上辈子有仇一样。    她特别的小声说:“每次碰见你都没好事。”    小姑娘完全忘记了是自己跑的太急才会撞到他,然后,才有的倒霉事。    元泽的俊脸完全黑了,他走的比她稍微快一点,猛地停下来,转身,整个人都挡在了她面前,“你是不是傻?”    他这个动作来的特别突然,江宁婉个子不高,差点整个撞到他肩膀上,硬生生的扶着墙才站稳。    “……你才傻吧?”    她也是真的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元泽气的快冒烟,没再理她,直接进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江宁婉松了一口气,被他吓得心脏扑通扑通的,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跟了进去。    办公室里还没有别的老师,只有他们两个待着,谁也不说话,气氛就更奇怪了。    其实也真的没什么好说。    江宁婉神游天外,她虽然成绩不好,但是还算老实本分,从来都没被教导主任点过名,所以这次相当的紧张。    元泽站在另外一边,不太高兴的看着她,看到她都快发毛了,才忽然开口,“等下你就说你刚才太紧张,说错了。”    “……啊”    江宁婉反应迟钝。    元泽又有黑脸的趋势。    “不用。”    她这才反应过来,这个脾气不好的小白脸大概是要帮她。    江宁婉说:“这本来就是我的手机,要罚也是罚我,你这个年纪第一……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被训,反面教材太明显了。”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元泽:“反正每次遇到你都倒霉。”    这话……    好像是她刚才说的吧。    江宁婉更加觉得这个人挺记仇的。    “谁说不是呢。”    江宁婉也是委屈,她就想给哥哥打个电话,结果电话没打成,还被叫到这个地方来了。    元泽觉得,完全没有办法和这个人心平气和的说话,低头盯着鱼缸里的金鱼看,以此转移注意力。    不然他真的忍不住,想摇摇江宁婉的头,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水。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因为这个教导主任出了名的严厉,学生们平时都绕着这边走,连个说话的声音都没有,简直安静的可怕。    “哎。”    江宁婉忍不住开口,“等一下,你说……你就说,被撞昏头了吧。”    这种无厘头的理由,真的只有她这种低智商的人才想得出来的了。    也不想想,教导主任那种长年听各种理由狡辩的人,怎么可能会信?    “江宁婉。”    元泽看着她,“你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不带你去看看脑子呢?”    “要不是你,我用的着找这种理由吗?”    江宁婉也是窝火,“说不定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还能听到哥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