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校养成日记 > 第四百三十六章:怎么着?

第四百三十六章:怎么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长辈怎么看都是没看出来,这一张口,当真是噎人啊。

    特别是平淡的笑容,相当有目空一切的气焰。

    怔了片刻,金喜莱冷笑起来,质问起了林品如:“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帮着废半天口舌的人,真是小雨的好儿子,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这……”完全不了解蒋恪的为人与脾气,这会儿林品如是有点尴尬。

    怎么说呢,绝大多数的长辈都是如此,讲究那句‘怎么也是长辈’,不管长辈怎么样,做晚辈的再看不惯,当面也是要加以尊重的,所以,林品如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你就这么跟你三舅妈说话?是不是太有损你校长的素质了?”孟青言可不乐意了,他爸说他妈他没办法,现在被蒋恪这么当众下面子,他要是再不说话,以后在赵绮儿面前岂不是更抬不起头了?

    “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那边凉快,去那边呆着去吧。”蒋恪淡淡撇了他一眼,打发都懒得打发。

    “你!你别以为我真打不过你!上次那是我没爱跟你动手!你他妈还来劲了!”孟青言当即撸起袖子,两个长辈拉着他都快拉不住了。

    当然,他是在那儿装相呢,真动手他可不敢,他太清楚蒋恪的诡异了,一只手给他拎起来,那特么是人能做到的吗。

    就在找场子。

    “四婶三姨夫你们别拉着他,让他打,他不想打吗,反正过年热闹,就再热闹点。”孟初然皱着眉头,作为堂妹,她都觉得丢人,主要是戏弄得太假了。

    “初然。”孟青书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这个时候还是别说话了。

    “可是……”

    不等孟初然说话,金喜莱又道了,“我告诉你蒋恪,你还真不用跟我耍横,你给不给我拜年无所谓,但你得弄明白,整个孟家的人你看到没,绝大多数都坐在这儿,就是论资排辈,就算给青书,给青凯,那学校也排不到你头上。”

    生气归生气,但她脑子转的还是很快,她知道只要自己这么说,孟青书他爸孟世杰不会怎么样,但他妈汤春丽肯定是心亮了。

    果不其然,汤春丽真就没理会孟世杰的眼神,道:“我们家一直没说话,可我也觉得老爷子这个遗产分配确实有问题,这不是偏不偏心的问题了,根本是开玩笑,不管怎么说那块地也值个几百万呢,就算外孙有资格分,这没问题,很正常,但几个亲孙子都一点份儿都没有,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那是青书不争气!”孟世杰气哄哄的道。

    “青书怎么就不争气了?燕京大学高材生,在学校还是风云人物,同龄人有多少能比得了的?”汤春丽大吐苦水:“我不是说我儿子有多厉害,我就是说这个事,他不公平,大家都是孟家的孙子,凭什么我儿子就只能靠自己?”

    “说的就是这个事,或者说哪怕这笔遗产给的人是个尊师重道的,最起码知道尊重一点咱们这些长辈的也就算了,你们都看看,这是什么人?嚣张跋扈,目无尊长,让他拜个年还来个我们受不起,真以为自己做出点小成绩就了不起了?要不是我们家老爷子有这份遗产,你一个大学都没考上的主能有什么出息?有什么可牛的?有资格当这个校长吗?”金喜莱越说越厉,给不少人都说动了。

    孟家大多数人也没脱俗,一样有着‘长辈都对’的理念,而其中还有几个平时与金喜莱关系不错的,只是之前她与林品如吵,她们不敢帮忙,毕竟林品如可是不能得罪的,但现在切换争吵对象了,这回是蒋恪,她们就来话了。

    “小雨她儿子是有点不像话,一点礼貌都没有,跟长辈说话这么横,跟谁学的呢,这要是我儿子我早一个嘴巴打过去了。”

    “金姐是有不对,但那句话是真的,学校是老爷子留下的,给谁也不能给外姓啊,说出去都是笑话。”

    “雨她儿啊,赶快给你三舅妈道个歉,低个头认个错不丢人,然后就好了,都别说了,年轻人嘛,总会有点傲气,能理解的。”

    她们七嘴八舌,一方面想过嘴瘾,一方面还能吃金喜莱一顿饭,说不定啊,如果学校真被她要回去,到时候还能有分红呢。

    当然,最后这个是重点。

    面对这些指责,蒋恪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笑了笑,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她们几个,特别是金喜莱。

    他今天能来,已经就将这些都算在里面呢,如果就这几句老掉牙的愚孝理论能撼动他,他还真就不来了。

    “你们也不用劝了,没用了,他现在想拜年都晚了,现在,就是把话说明白了,学校什么时候让出来,说其他的都是浮云。”金喜莱拨弄了一下头发,看起来相当泼。

    孟楚憾也挺为难的,本来他想好好的,最起码也得好来好散,怎么就弄得这么僵……

    “小蒋恪啊,其实她们也是为你好的,希望你能理解下,全天下所有的长辈都是希望晚辈好,不会……”

    蒋恪忽然抬起手打断了这套理论,笑着道:“不用说那些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里都清楚,归根结底四个字,也是孟家的做人根本。”

    “利益使然。”

    这四个字一出,顿时令她们更气愤了。

    当然,这其中更多的就是恼羞成怒了,连一向老好人的孟楚憾都觉得老脸有些搁不住了。

    “你别在那儿无中生有啊,我们就是看不惯你没家教,跟长辈顶嘴,什么利益,哪来的利益?”有人咄咄逼人的反问道。

    “确实,你这孩子这么说话就有问题了,你大爷爷我是没什么能耐,不过做了大半辈子生意,虽没你二叔那么成功,几千万还是有的,不至于说为了所学校就……”

    孟楚憾的话音还没彻底落下,蒋恪摇了摇头,叹息道:

    “话说三遍淡如水,再说三遍打驴嘴,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说太白了就不好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