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命长生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杀手

第四百二十一章 杀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白明白,小妹全都明白,哈哈哈,朱大哥果然快人快语,也正对了小妹的脾气!”

    武才人此刻一反常态,非但没有丝毫生气,反是笑容愈发浓郁道:“好好好,既然如此,咱们就不妨开门见山直说了吧!”

    她说到这里,已是站直身躯,向着战场内扬手一指道,语调骤冷道:“就在对方的灵兽大军内,有一名叫朱砂的青年人物,如今身份乃是灵兽族圣师,倘若朱大哥能够辛苦一趟,将他首级取来,小妹及全体人族都将不胜感激!”

    神域众人闻听此言,更是响起一阵惊讶之声,这本是双方族战的事宜,而且朱砂如今身份尊崇,又兼掌有神器“再生土,”身边随护必定严密异常,想要杀他何其不易!

    可如此重要的事情,怎么会被这武才人直接托付他人出手,而且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粗鲁匠人!

    可他们虽然心内如是想,却没有一个人质疑出声,想来大家都深深明白,武才人之所以能够有此举动,必定有其用意所在。

    而那名朱大匠人听闻到武才人的话语后,却是面色冷然不变,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名叫朱砂是吧,我这就前去,相信不出一时三刻,便可将其生擒带来这里!”

    武才人闻言后神情欣喜异常,却又脸上浮现担忧之色道:“不过那朱砂虽然年纪轻轻,却乃是一位身负五形命力的修武奇才,而且其身上还拥有天地神器中的土系神器:‘再生土!’”

    “哈哈哈哈,怎么,你竟是如此小瞧我么?”朱姓匠人不禁狂笑出声道:“那‘再生土’乃是疗愈类神器,自是不妨事,至于什么修武奇才,真是笑死人,就算那灵兽族的老兽帝亲至,只怕也无法阻止得了我!”

    他瓮声瓮气言罢之后,竟是直接转过身来,也不管众人的诧异目光,直直向着城头高墙的边缘处行去。

    那边缘处本是城池最高端,距离下方的城脚下几乎有着五十余丈的距离,可他竟是不闻不顾,直接虚空踏行而出,好似面前宛如平地。

    原来自其脚面一经接触虚空,竟好似踏踩实地,又仿佛下阶梯一般,轻轻松松拾级而下,不过片刻间已经消失在那战场厮杀的洪流之内!

    当眼见这朱姓匠人身影消失不见,武才人却是脸色一变,冷笑出声道:“此人性情执拗、又如此目空一切,若非故意激将他几句,又如何能够乖乖听话!”

    而直到此刻,众人在如梦初醒,在心内感慨武才人的心机深邃外,也明白道适才这名外貌粗鲁的匠人,竟是一名深不可测的高人,而单单自其身法而言,就连许多修灵期巅峰者都难以做到。

    神雷宫主面带殷勤的向着武才人道:“宫主,此人是谁?竟有这般神通,而您为何又会将斩杀朱砂的任务,交付于他的手上呢?”

    武才人闻听他话语后,徐徐将头转了回来,神秘一笑道:“关于此人及其行事,你们都不必多问,无论他成败如何,只当是从来没有见过此人即可。”

    她说到这里,已经是谓然长叹,自语出声道:“毕竟在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见得光的!”

    ……

    武牧荣面色冷然,目光狠厉的盯望住前方不远处,在那里,寒知味的身影已经是再次缓缓成形!

    而寒知味一经身躯化实,却是立刻发现身躯之上又呈现“者”字印记,当下已是轻晒笑道:“武少宫主,在我已经提前有所防备的情形下,你认为这‘者’字印还能发挥什么效用吗?”

    “你果然有些本事,实在令我有些意外,”武牧荣面上终于出现了凝重之色,口内凛然道:“不过若是猜得不错的话,你如今肩负的任务乃是使出最大的能力,来尽量拖住本少宫主的屠戮的脚步,对吧?”

    寒知味闻言后身躯微微一颤,眼睛紧紧盯住武牧荣道:“武少宫主,你远比我想像中还要聪明!”

    武牧荣不为所动,冷笑着继续道:“那么也就是说,你在明知我防御无敌的情形下,所能够选择的也只有一味缠斗,而不能够临阵脱逃吧!”

    寒知味点了点头,语气涩然道:“不过,我身为灵兽族陆地军团的整师长,自然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更何况如今灵兽族情势已经濒临崩溃边缘,所以我更是会使出混身解数,哪怕付出性命,也要将你尽量多阻隔一段时间!”

    “那就对了!”武牧荣阴恻一笑道:“你如今对我攻击无效,而只能够一味进行闪避逃躲,那么我若是舍弃同你对斗,而选择继续屠杀其他灵兽族人,那么你在迫不得已之下,也只能主动向我发起进攻了吧!”

    寒知味静静伫立,聆听着武牧荣的话语,而到了此时此刻,他才彻底的感觉到,自己在某些层面上,还是太过低估了眼前这名神武宫年轻人的聪慧。

    后半晌后他终于开口道:“你说的一点不错,既然话已经挑明到这个份上,那好吧,我从现在起就舍弃闪避,正式放手同你大战一场!”

    “放手同我对战,哈哈哈,就算你有这个勇气,又有这个实力么?”

    武牧荣口中冷啸出声,已是催动体内命灵之力,那掌力拍落处,又是几个诺大的“斗”字骤然闪现。

    寒知味见武牧荣故技重施,竟是没有象以往那般闪避而开,反是直接迎身冲上,与此同时双臂竖挡在面门前方,口内断喝出声道:

    “蝉翼为重千钧轻!”

    随着他话音落地,那本是人形模样的双臂,却是猛然向下一沉,瞬间幻化为一对金光粼粼的薄翼而出,将其正面尽数护住。

    “砰!砰!砰!”

    在寒知味面门处的一对薄翼上,已经“斗”字连闪,旋即爆炸声声,可在一连串的爆裂声后,那薄翼显现无数道细密裂痕,竟是依旧没有碎去!

    武牧荣双目骤紧,就在刚刚他连续轰出掌印之力之时,那薄如寸纸的薄翼之上,竟仿若千斤锻造的盾牌一般,当真是坚固异常。

    可就在他微微犹豫间,那寒知味竟是将双臂所化的薄翼豁然展开,而其头部的嘴唇处则是猛地张开,一道极为细长的口器生生探口而出!

    这口器迎风见长,顷刻间竟是膨胀上百倍之多,犹如一道巨型圆筒般,内中漆黑一片,看上去阴森异常,在武牧荣猝不及防之下,已是一口将其吞入!

    “蝉腹龟肠!给我封!”

    与此同时,寒知味那嘴巴已经是将口器尾端外吐而出,双掌合十,同时凛然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