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相互宽容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相互宽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报是一种爱心美德,但不能强求,否则就是道德绑架!秦烈稍一停顿,开口继续道:“可医院不一样,他们是吃着公家的资源,就该承担社会的责任,帮这些孩子是他们的分内之事,公家的事别威胁他们,给人家一个主动的机

    会,大家都有面子!”

    像医院或国企之类,都是吃着垄断的资源,本来为社会做出贡献,别说让他们慈善捐款,平时没事就tm哭着喊着亏损,一点都不嫌丢脸。

    领导几十上百万年薪,员工工资远远高于私企,还tm能干亏损,要这群废物干什么?

    在私企的话早就辞退的一干二净,又不是养猪卖肉!

    拿这次的事进行要挟,医院就算答应,也tm是一锤子买卖,可孤儿院却在不停的收留新的孤儿,总要为长远打算。

    “就你理由多!”

    孟晓雯话虽这么说,但却为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自豪!

    两人有说有笑,很快回到了住处,当到了二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居然是陈婉婷。

    她穿着工装,不用猜便知道是下班赶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些营养品,显然也知道孟晓雯怀孕,两人住在这里!

    “陈总,你怎么来了?”

    两人虽没什么交集,但孟晓雯却听说过她,也知道她与秦烈的关系,俏脸一红问道。

    “来看看你们。”

    陈婉婷大气的微笑着回答,稍一停顿继续道:“别叫我陈总,显得跟多远一样,叫姐就行!”

    “不是有钥匙吗?怎么不进去等着?”秦烈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道。

    他也知道这丫头一贯大方得体,自己不通知她,并不是怕她吃醋生气,而是担心会尴尬而已!

    就像现在,陈婉婷有钥匙,但知道自己跟孟晓雯住在这里,肯定是怕有什么隐私不方便,所以才在外边等待。

    “我也是刚到!”

    陈婉婷随口掩饰,细心的扶着孟晓雯到了屋子里道:“什么日子的预产期?孩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还有半个月,简单准备了一点!”孟晓雯腼腆的回答。

    “有什么需要的话,给我打电话就行,秦烈太粗心,也不懂得照顾人。”陈婉婷开口说道。

    两人都没生过孩子,到底需要准备哪些东西,她也不清楚,只是根据网上及一些孕产的书籍资料来参考。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凭秦烈的性格,真生了之后,他肯定没女孩照顾的细心。

    “嗯,谢谢婉婷姐。”

    孟晓雯没想到她身为老总,居然这么大度体贴,心中充满了温暖感动,稍一停顿站起身来道:“我去楼下干妈那里看看,你们慢慢聊!”

    她也很识趣,知道两人很长时间没见,肯定有话要说,刻意的留给两人空间。

    说完后,站起身来走出了屋子。

    “你真一点都不吃醋?”秦烈凑到陈婉婷的俏脸前,坏笑着问道。

    “我有什么资格?早就习惯了!吃醋又有什么办法?”陈婉婷白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角回答。

    她这是实话,也是一种无奈,心里既然能容的下秦烈与楚莹莹结婚,又怎么会容不下一个孩子?

    容不下又能怎么样?谁让自己喜欢了这个男人?

    “当然有办法,你也给我生一个不就行了?”秦烈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道。

    “胡说八道!”

    陈婉婷俏脸通红,挥起小拳头打在他身上,稍一停顿继续道:“难道你就这样一直待下去?堂仁那边……”

    “别说了,是谁让你来的?”秦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耐烦的打断道。

    刚才陈婉婷没拦住孟晓雯离开,他就猜到这丫头肯定有话要说,或者说是有人让她来到这里。

    媒体闹得沸沸扬扬,她早就该知道自己跟孟晓雯的事,也不会等到今天才来!

    “是莹莹让我过来看看!”陈婉婷并没生气,柔声回答。

    “她找我什么事?”

    在秦烈看来,是楚莹莹追着他闹“离婚”的事情,心中更加难受!

    “她没说。”陈婉婷摇了摇头,开口继续道:“她现在失忆,记不得你们过去的事情,不高兴发脾气也很正常,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多体谅体谅她,再说了,药厂你就不管了吗?

    家也不回了吗?”

    楚莹莹这段时间失忆,对秦烈并不好,她自然也听说过,要是别的女人,可能正好趁虚而入,博得这个男人的宠爱。

    可她与冉思思却与别的女人不同,非但不觉得高兴,反而为两人着急,也希望他们能回到过去的甜蜜亲昵!

    这也正是秦烈喜欢她们,更是相互之间能包容的主要原因!

    “就是她失忆,我才不跟她计较,你告诉她,无论什么事,等恢复记忆再说!”

    秦烈感到十分憋屈,摆了摆了手继续道:“我回去有什么用?他们会让我清净吗?个个都觉得我欠了他们,谁tm替我想过!”

    每个人都在为楚莹莹着想,觉得他犯了天大的错误,都怒气冲冲的兴师问罪,可有谁考虑过他的处境与压力。

    “你这么逃避也不是办法?”陈婉婷眼中闪过泪花,柔声劝说道。

    这个男人连死都不怕,却被逼到不敢面对现实,可见内心的痛苦与矛盾,都觉得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不知道他的内心也一样脆弱!

    谈论对与错,根本没有丝毫的意义!

    “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秦烈深深叹了口气,眼神中充满了迷茫继续道:“我会带他们娘俩回去,别人怎么说都行,面子重要还是人重要?”

    这话是怄气,也是他的真实想法,众人的不满与愤怒,无非就是为了身份与面子!

    整个华夏已经人尽皆知,他不怕丢脸,也不怕跟所有人断绝往来!

    ……

    送走了陈婉婷后,他便到了楼下,孟晓雯与孙大妈正在厨房内忙碌做饭。

    “来了小秦,咱爷儿俩喝一杯。”刘大爷坐在桌前,上边摆着一盘花生米,放着一瓶劣质白酒,正在自斟自饮,看到他后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