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 > 正文 第648章:《陌上花开,缓缓爱》厉叶篇057(大结局)全文终

正文 第648章:《陌上花开,缓缓爱》厉叶篇057(大结局)全文终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48章:《陌上花开,缓缓爱》厉叶篇057(大结局)全文终这应该是厉湛开第一次妥协,在缓缓的面前,他素来是主导一切的。

    他爱缓缓,只是,他的表达方式,从来都那么的不直接。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其实真的没什么,可是谁都不说,谁都不提,久而久之,就成了大问题。

    而缓缓与厉湛开之间的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他们缺乏平常夫妻间的沟通,一个太忙,一个太被动。

    但,这一次,厉湛开倒是真的想要和缓缓好好谈谈了,缓缓仍旧有些犹豫,但,看着厉湛开坚定的眼神,她突然也有了些信心。

    是的,为什么不能给厉湛开一次机会呢?

    他们毕竟在生活了**年多,就算是要离婚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呢?

    这么想着,缓缓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

    “是的,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和我离婚?是因为云朵,还是云薇诺?”

    他问得直接,也是想让缓缓明白,他是真的想要解决问题。

    “如果我说都是呢?”

    她也直接的回答了他,他的眼神荞荞一闪,却伸出温暖的大手,轻揉着缓缓的手心。

    “薇诺我现在当成是妹妹,不掺任何假,至于云朵,你真的以为我喜欢她吗?”

    “恰恰相反,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是我觉得你会对她好恰好就是因为你忘不了云薇诺。”

    话到这里,叶缓缓又苦笑了一下,说:“虽然你自己坚持不承认。”

    “可在我看来,你就是因为忘不了她,所以,才把对云薇诺的爱全都转到了云朵的身上,对她过份的关心,过份的照顾,这让我受不了。我可以允许云薇诺在你心里一直保留一个逝去的位置,可是云朵算怎么回事呢?你要移情到她身上?还是真的找个替身?”

    缓缓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很平静,似乎打算坦白后,心情也变得不一样了。

    “缓缓,我再次向你保证,我和云朵真的没什么,包括那个孩子,也不会是我的,你相信我好吗?”

    叶缓缓:“我能信你吗?”

    “当然可以。”

    “那下泻药的事呢?你为什么不怪她?荞荞是我的女儿,同样也是你的,你看到她那么对我们的女儿,你不心疼吗?还是说,因为荞荞是个女儿,所以你就不重视呢?”

    缓缓最气的就是这一条,所以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情绪,十分的不满。

    “谁说的?我怎么可能因为荞荞是女儿就不喜欢呢?又是我妈说的?”他猜测的说着,但却让缓缓觉得他十分的不认真。

    “你还帮她说话,要是你妈说的我能这么生气吗?你妈再坏,也不会伤害荞荞。”

    缓缓气得扭头不看他,他才终于敏感的发现,缓缓纠结的一直是云朵这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着她在发生。

    “告诉我缓缓,你到底在气什么?”

    他终于说到了重点,缓缓眼一红:“你连我在气什么都不知道,又为什么还要追来?”

    “别哭了,是我不好,是我太大意了,没有留意到你的心情。或许,我是应该告诉你,云朵是整过容的,她不是天生就长这样的。”

    “什么?”

    “她是许慧心……”

    “什么?”

    “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不过现在看来,不告诉你,你更担心。”

    话落,他伸指试过她眼角的泪:“缓缓,我答应你,我一定处理好许慧心的事情,再不让你们伤心,再不让你受惊!”

    “这么多年了,我习惯很多事闷在心里,其实,如果我肯对你多说一些,一切都会不一样的是吗?”

    “……”

    缓缓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叹息。

    厉湛开却突然张开双臂,将缓缓又抱紧:“对不起,我说真的,真的对不起,缓缓,原谅我,原谅我好吗?跟我回家。”

    回家,回家啊,她怎么会不想,只是……

    她还是用力的推开了他:“我不回去。”

    “为什么?缓缓,你就那么不能原谅我吗?”

    “我回去了,荞荞怎么办?如果云朵是许慧心,她都疯成那样了,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缓缓恐惧的表情也影响了厉湛开,他蹙眉,却是说:“我不会让她再伤害到你们的。”

    “能防得住吗?她是那种可以不择手段的人,我不想拿荞荞去冒险,宁愿一辈子躲在这里,我也不回去。”

    她急了,反正就是不回去的意思。

    “难道因为那个女人,我们真的要两地分居吗?”

    “那你就搞定她啊,让她离开,让她走得远远的,离我的荞荞远远的,我就跟你回去。”

    刚说完,缓缓就愣了,她在说什么,说什么啊!

    听完他的话,厉湛开高兴的笑了:“所以,你不是不想跟我回家的是吗?所以,你还是想和我在一起的是吗?”

    厉湛开坏坏的笑,让缓缓以为自己被抓到了把柄一样,她不好意思的梗直了脖子,倔强的不肯承认,一边推开他,一边说:“呸呸呸!谁想和你在一起了?”

    不理会缓缓的话,强行又把可以捞回了怀里:“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想求你不要抛弃我,缓缓,不可以不要我,我会哭的。”

    他作势要去擦眼泪,那滑稽的样子,让缓缓终于再忍不住,用力的拍着他的胸膛,恨恨道:“就是不要你,就是不要你。”

    其实缓缓真的很好哄的,只是,平时厉湛开要么太忙,要么太粗心,总是会忽略了她的想法。

    而现在,经过那一场生死劫,厉湛开,终于明白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了。

    所以,他来找缓缓,他想要缓缓回家。

    但缓缓的担心毕竟还是存在的,但,难道因为那些潜在的危机,就一定要让一家人生生分离么,这不是他们所愿意的。

    那一晚,他们谈了很多……

    从开始相遇,到结婚,到现在的闹得要分手,他们都一路分析着,只恨不得将一辈子要说的话都说完一般。

    一直的说,一直的说。

    直到他们惊觉天都快要亮了,缓缓这才感觉到疲倦,只是,这一夜的交心,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所以,都不愿意结束。

    还是厉湛开体贴的说:“我下去给你买个早餐,你吃完再睡吧。荞荞交给我就好,保证让她吃得好,玩得好。”

    缓缓想笑,又不知道如何笑:“你去吧,难得吃到厉总亲手买的早餐,不吃多不给面子。”

    “好,好。”

    似乎很快乐,似乎对做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反感,厉湛开高兴的去了,其实他虽然没有买过,其实已经亲手做过很多次了。

    很快,厉湛开就回来了,手里买的早餐够两人份了,两人一起吃着,厉湛开突然认真的对缓缓说:“我想和你一起睡。”

    缓缓一口牛奶在嘴里,直直的就喷了出来……

    那口奶,尽数喷在了厉湛开的脸上,他僵立在那里,嘴里还咬着一口三明治,那模样,不禁让缓缓再度喷奶。

    笑闹了一阵,缓缓终于还是忍着笑,给厉湛开擦脸,趁机会,厉湛开又捉住缓缓的手说:“我想和你一起睡。”

    缓缓红着脸摇头:“床太小了,睡不了。”

    厉湛开认真的说:“我睡下面,你睡我上面,不小了。”

    缓缓的脸更红了:“胡说八道,别说床了,就说荞荞在就不行,万一把她吵醒了,怎么办?”

    厉湛开好半天都没有说话,看着缓缓一阵猛瞧后,突然说:“我只说和你一起睡,什么也不做的,怎么会吵醒荞荞?”

    一听这话,缓缓就知道又被他给涮了,于是气愤的扬手要打他。

    他笑着躲开,径直的钻进了浴室:“你喷得我一身,我洗洗。”

    说完,就跟防什么似的关上了浴室的门,阻止缓缓进来行凶。

    很久都没这么闹了,缓缓觉得新鲜,也觉得幸福,原来,其实说出来,真的没那么难。

    厉湛开洗好澡出来时,因为上衣被弄脏了,所以只穿了一条裤子,而且是没有换过的,缓缓别扭的看着他的模样,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还不回去换一身衣服?这像什么样?”

    “怎么?不是睡觉吗?还睡什么?”他说得理直气壮,缓缓却被他堵得没有话。

    “要睡回去睡。”

    还是固执的赶人,并不是真的不想他,只是,有荞荞在,真的很不方便。

    万一他们在一起后,又来个天雷勾动了地火,但就是只能看不能做,不是更惨?

    厉湛开一脸不情愿,最终双眼精光一闪:“不如,不睡了好不好?”

    “啊?不睡?你不累吗?”

    他点点头:“你肯原谅我了,我怎么会累?”

    “我几时说过原谅你的话了?”

    “你是没说,但你的心在说了。”

    他说等方面的时候,还伸出手,作势要袭胸。缓缓扬臂一挡:“没个正经的。”

    厉湛开嘿嘿的笑着:“我说真的缓缓,既然白天还要照顾荞荞,我想,你一定也是睡不好的,不如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坐船的时候,你再休息一下,休息完了,正好可以看美景,怎么样?”

    “什么好地方?”

    “白屋森林。”

    只是一听这名字,缓缓的双眼就开始发光,一定美翻了不是吗?

    “你对这里很熟吗?”缓缓突然问。

    “也不是,以前有一个客人,住在这里,他跟我讲过一些,其实我也没看过,太忙了,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他真的太忙了,不是因为忙,也许,他和缓缓根本不用经历这么多。

    “那这一回,你要答应我好好的陪我玩,玩到我自己说不玩了才行。”缓缓娇蛮的说着,厉湛开却是开心的点头。

    “好,我陪你玩,什么也不想,工作什么的,都去它的,从现在起我的眼里心里都是玩儿,好不好?”

    缓缓笑:“我告诉你喔,我还没有原谅你,所以,现在我是在给你机会,让你好好的表现,如果你表现好,我才考虑原谅你。”

    “成交。”

    郑重的说着,厉湛开的脸上,重现光彩,似乎从现在开始,新的希望已在前方。

    ——————————————

    当缓缓和厉湛开一同出现在司擎面前时,他就知道自己又晚了一步。

    昨晚上,他偶尔那个声音,一定应该就是小叔了,只是,他到底还是太斯文了吗?

    原来,该出手的时候,真的不能手软的。

    厉湛开仍旧抱着荞荞,并不觉得做奶爸有什么不对,缓缓虽然是在笑,但总是眼神飘乎的不看司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早啊!”

    司擎先把的招呼,缓缓也小声的说着:“早!”

    “早餐吃点什么呢?”

    状似轻松的说着,司擎并不敢把眼神多放在缓缓身上,实在是怕看到他们温馨的一家人的感觉,那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

    缓缓和厉湛开互望一眼,其实她们吃过了,可是怎么跟司擎说呢?

    想了想缓缓说:“司擎,我们吃简单一点好吗?一会儿,我还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白屋森林,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东西上面。”

    自厉湛开说要带她去看传说中的白屋森林,她早就等不及要出发了,但又不想让司擎觉得不舒服,所以,还是委婉的表示了一下。

    “好吧,那就买点好吃的带上,拿在手里出发吧。”司擎温和的说着,缓缓却是一愣,她倒是真没有想到司擎要一起去的。

    “你要一起去吗?”

    问得这么直接的,当然是厉湛开,司擎并不介意他这句话,反而很刻意的说:“当然要了,怎么,你们不愿意我去吗?”

    这话主要也是说给缓缓听的,缓缓马上觉得紧张起来,十分不好意思的说:“当然愿意,人多更开心啊,要去要去,一起吧。”

    厉湛开却是很冷淡的扫了一眼司擎,那眼神很明显:电灯泡。

    最终,缓缓和厉湛开只是买好了牛奶面包,荞荞并不挑食,吃面包牛奶也很开心,这让他们感觉得很欣慰。

    其实,缓缓想去的传说中的白屋森林,其实就是波罗斯岛。

    那是个风光秀美的岛上山城,山城上点缀着柠檬树和橄榄树的青翠,葱茏中掩盖着清晰明亮的白色屋檐。这也就是所谓的森林。

    岛上建筑以白色为主,式样古拙,在白墙的氛围中不时透出烂漫的花丛,云涛海浪中,一条石板铺就的甬道蜿蜒而上,渐行渐远,仿佛延展到了历史记忆的深处。

    这两大景观也就成就了传说中的白屋森林的美景,听起来诗意,看上去动人。

    其实出来玩,最怕的就是急,有什么好急的呢?

    是出来玩的,慢慢的就好,虽然这里并不能玩什么特别的东西,但,这美好的风景及空气,仍旧让缓缓想多呆上几天。

    厉湛开并不反对,事实上,他到了国外,他已经换了国外的电话卡,所以,除了缓缓,没有人能用电话联系到他。

    他这一举动,其实是为了安缓缓的心,不过,缓缓很认可这一方法,这也让他觉得很开心了。

    每个地方,他们都不会呆太久,但也不是呆太短的时间。

    反正厉湛开说过不管工作陪着她的,她就想任性一回,试试他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不过,事实上缓缓已经开始相信他了,因为,他比她会享受得多了。

    暮色黄昏后,五色斑斓的船只在壁立的白色城市下面扬帆待行,让缓缓想起了阿伽门农的舰队。

    她兴奋的站了起来,厉湛开却笑问:“干嘛呢?”

    “远眺伯罗奔尼撒半岛,哪里是温泉关?哪里有列欧尼达斯和他的三百勇士?”

    缓缓认真无比的说着,却惹得厉湛开频频摇头:“你呀,中毒了。”

    缓缓摇头:“是这里的黄昏太迷人了,所以,我是中了这黄昏的毒。”

    “其实爱琴海最美的黄昏,不在这里,在圣特里尼岛。那里的日落,你要是看了,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听到厉湛开这么一说,缓缓又怎么能按捺住自己的心,她期待的看着厉湛开:“我们去看日落吧?荞荞看的第一个日落,当然要看最美的。”

    理由相当的充分,但厉湛开却仍旧好笑的摇头。

    缓缓也不理,就是缠着他要去要去,他当然不会反对的,所以,当缓缓和厉湛开和谈的第三天,她们就去了圣特里尼岛。

    不过,这一次,无不例外的,司擎又跟上了,他一言不发,平时总是跑前跑后的,现在,却只是默默的跟随。

    仿佛是想验证一下,厉湛开和缓缓是不是真的和好了,又仿佛仅仅是因为不甘心。

    只是,每每缓缓回头,在看到他眼底的迷蒙水影时,总是不自觉的觉得自己太坏。

    但,有了厉湛开的陪伴,她变得越来越自私,总是很想很想多和厉湛开相处多一分,多一秒。

    离圣特里尼岛五个小时的距离,是米克诺斯岛,以风车作标志的米克诺斯岛是爱琴海群岛的代名词。

    在岛西南面海边的小山丘上,有5座基克拉泽式的风车,这是米克诺斯岛的标志。

    窄巷、小白屋、或红或绿或蓝的门窗、小白教堂,海滨广场旁白色圆顶教堂不远的几座风车磨坊,更使它成为各岛中的佼佼者。

    所以,既然来到了希腊,又怎么能不来这里看一看呢?

    其实米克诺斯岛是希腊南部基克拉泽群岛中的一座,也是爱琴海上最享盛名的度假岛屿之一。

    岛上居民很少,每年大约半年的非旅游时间,岛上相当安静。

    四月以后,旅游季节开始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就像候鸟一样络绎不绝地飞来岛上,享受地中海的阳光和海滩。

    在岛上漫步,看到房顶都是用大石块垒起的平顶,缓缓觉得很奇怪。就随便找了一个当地的居民打听情况,原来,岛上冬天寒冷,风特别大,只有这些结实的屋顶才能抵御寒风。

    在这个岛上,白天,海湾内的沙滩是人们游泳、晒日光浴的好去处。厉湛开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死拖硬拉的把缓缓弄去晒太阳,更是邪恶的给她买了一套比基尼的红色游泳衣。

    只是当缓缓穿好走出来时,厉湛开又猛地给她用一个浴巾遮了起来,眼神更是恶狠狠的盯着司擎所立的地方,鼻子不停的喷气。

    缓缓笑了,笑得前仰后合的,乐不可支。

    “我还要游泳呢。”她故意的说,厉湛开却黑着脸。

    “浪太大了,以后再游。”他霸道起来。

    “那我晒太阳。”她又捉弄他,明知道他不会允许,还是这么说了。

    “会晒黑的。”

    说完,厉湛开顿了一下:“除非你让我帮你抹防晒油。”表情那么色色的,缓缓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司擎,觉得还是不要刺激他们的好,于是只好乖乖的包着浴巾在海滩散步。

    黄昏以后,西面海边的酒吧和咖啡店渐渐热闹起来了,因为这里是看海上落日的最佳位置。

    人们在这里悠闲地喝酒聊天。

    当耀眼的阳光慢慢地变成橙红色的火球,从海平线上掉下去的一瞬间,缓缓激动得站了起来,双眼闪泪,无限伤感的说:“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带照相机?”

    闻言,厉湛开想笑又不敢笑,还是一直默默无声的司擎说了一句:“要什么相机呢?你用手机拍下来,传到微博上,就好了。”

    经司擎一点拨,缓缓只觉脑中灵光一闪,竟然真的就这么做了,还即兴的发了一篇没有多少字的微博出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所有人的和事,似乎都是在朝着美好的方向慢慢靠近着,在这里,缓缓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她分不出来她是因为出来玩得很高兴,还是因为她的心情,她才忍不住的高兴。

    但,这一刻,这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原来,自己还活着的感觉,有他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

    也许,婚姻的过程就是无尽的麻烦,也许,回国后还有许多许多的人和事要愁。

    比如云朵,比如云薇诺,再比如日后厉湛开身边的更多红颜祸水。

    但,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还是不舍得离开他,在他伤了自己很多次的心之后,她还是放不下这个男。

    她的行为在别人的眼里看似软弱。可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没有人的幸福是可以复制的,而她的幸福,一直就是留在他身边。虽然,她也试过要逃跑,但……

    他追来了不是么?

    既然离不开,那就只能面对。

    她也知道,旅游归国之后,她将会面对更多的挑战与刺激,但,她再也不想逃避了,无论是谁,她都会应战。

    只要他能坚定地站在他身后,她也会选择和他同心协心。因为至少,这一刻他们的快乐是真实的……

    也许,她这一生,厉湛开注定会成为她宿命里无法逾越的情堑。

    但缓缓知道,今后,他会永远盘踞在她的内心深处,纵然爱他会寂寞了她的所有时光。

    她也依然会守着回忆,在绿肥红瘦的季节里,在清欢浓愁的日子里,倾尽她一世的痴,一世的迷……

    (全完结)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