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绝品狂神 > 正文 第七十章 替天行道

正文 第七十章 替天行道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章 替天行道

    但是,李萱儿也不得不承认,跟唐子臣站在一起,内心就有一种安全感,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而此刻,在李子明家里。

    “李总,事情已经搞定了,张大力的老婆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为了让药水发挥更大的作用,已经让救护车晚到了半个小时。张大力的老婆恐怕再也好不了了,最后熬个几年,身体垮了,然后死去。”一个手下禀告道。

    李青原一笑:“做得好,跟我斗,不自量力。这回我看张大力还有没有心情去市政府闹事了。”

    “李总,现在他老婆都这样了,哪还有心情去闹事啊,以后医院才是他常驻地。”

    唐子臣火速回到了家。

    “金贵,家里没出什么事吧?”唐子臣问。

    “回少爷,没有,小姐一直都在房间做作业,小姐读书可勤奋了。”

    “呵呵,那好,你去休息吧。”

    唐子臣来到阳台,看了眼小姐的房间,还有灯。

    唐子臣喊道:“小姐,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不要你管。”房间里传出柳湘云的声音。

    听到柳湘云的声音,气息平稳,看来她心情平静下来了,唐子臣也稍稍放了心。

    很快,柳湘云房间的灯灭了。

    但是唐子臣却没有睡下,因为唐子臣还有事要做。

    “李子明,李青原。”唐子臣双拳一握,这对父子,实在是丧心病狂。

    看来,今晚一败红尘又要顶风作案了,现在警方都还正在通缉他呢,这么快又要出来露面,徐美芊又要头疼了。

    午夜一过,唐子臣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别墅。

    李子明家在同个地方,正方便了唐子臣办事。

    唐子臣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李子明家里。

    唐子臣趴在外墙上,探测着每个房间里的呼吸声,从呼吸声判断哪一个房间是李子明的房间。

    很快,唐子臣就找到了李子明的房间。

    李子明正在他房间的浴室里洗澡,在洗澡时,李子明接了一个电话。

    “喂,我马上就来了,那个妞给我搞定了没有啊?”

    “明哥,放心,我们已经把她给绑来了,那个妞今晚就是你的了,听说还是处哦。”

    “吗的,蹲了半个月看守所,老子这么久没碰女人了,今晚一定要爽个通宵,哈哈哈。”李子明在浴室大笑。

    而此刻唐子臣就站在李子明房间,等待着李子明洗澡完毕。

    李子明还想爽个通宵,看来只能等下辈子了。

    很快,李子明洗完澡了,哼着歌曲,身上围着浴巾,走出浴室。

    在李子明还没有判决前的半个月,李子明都在看守所呆的,所以半个月没女人了,李子明今天刚放出来,他早就憋了一身火气了,加上心情愉悦,准备今晚爽个够。所以,他暗中让人去把那个让他垂涎已久的美妞给抓了来。

    李子明走到衣帽间,准备穿衣服,可是,他突然感觉房间的角落站了一个人,猛的扭头一看,果然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黑衣人站在墙角。

    “啊。”李子明吓了一跳。

    “你,你是什么人?”李子明忙问。

    “啪。”下一秒,唐子臣手指点在李子明的肩膀上,李子明感觉身体一麻,想大声喊出来,可是,声音经过喉咙后,却变的嘶哑,无论如何都无法大声喊出来,只能小声却嘶哑的说:“爸,救命。”

    可惜,如此小的嘶哑声,在同个房间都未必听得到,何况是别的房间的人。

    “你是谁?”李子明痛苦的看着唐子臣。

    唐子臣道:“李子明,老实回答我问题,否则你会痛不欲生。”

    李子明现在就已经痛不欲生了,身体发麻到无法动弹,喉咙干涩到要撕裂般。

    李子明痛苦的一点头。

    唐子臣问:“你刚刚电话里说的那个绑来的女人是谁?”

    李子明嘶哑的说道:“是,是文琪。”

    “此刻她被你的人绑到哪里?”

    “在,在怡然酒店。”

    “酒店哪个房间?”唐子臣学聪明了,居然知道问哪个房间,这是从之前徐美芊审讯他的时候问他住在松涛小区那座楼哪号房学到的。

    “908。”

    “很好,因为你的识时务,让你在死之前免受了一顿痛苦。”

    “什么,死死之前?”李子明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子臣。

    唐子臣一点头:“对,死之前,刚刚问你话,只是无意间听说你又绑架了一个女人,看样子还准备强奸她,呵呵,你这人,真是坏事做尽,天理难容,我一败红尘,顺应天意,替天行道,专门收拾你这种人的。”

    “什么,你你是一败红尘?”李子明睁大着眼睛,一败红尘他是知道的,是一个盗窃银行的汪洋大盗,听说武功很高。

    “对,我就是一败红尘,李子明,你漠视生命,任他人死亡,现在还想绑架妇女,欲行玷污,你可认罪?”唐子臣问。

    李子明蒙了,传说中的汪洋大盗竟然会找上他来。

    “你你不是专门打劫银行的吗,你找我干嘛。”李子明害怕的问。

    “李子明,我盗窃银行是为了劫富济贫,而我找你,自然是替天行道。李子明,你自己做过的恶行你自己清楚,今天我一败红尘,判你死刑,还望你下辈子多做善事,上路吧。”

    “啊。”李子明慌了,似乎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今天刚无罪释放啊,憋了半个月还准备今晚去释放啊,怎么能死。

    唐子臣看到李子明不甘的眼神,笑道:“这辈子你是没有机会去爽了,只能等下辈子了。”

    李子明身躯颤抖,艰难的抬起手,指着唐子臣道:“你,你没有任何权利审判我,就算要死刑,国家法律自会判我,你没有权利夺取我的生命。”

    “我替天行道,是按天意,天意要审判你,不是我要审批你,天意大于一切,上路吧。”

    唐子臣不想跟李子明多废话,一只手掐着李子明的脖子。

    李子明在死前疯狂的挣扎,可惜,都是无用功。

    “咔嚓。”唐子臣抓着李子明脖子的手一扭,李子明的脖子瞬间扭断,眨眼死亡了,然后头便没有了支撑力,歪向一边,眼睛还睁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