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绝品狂神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不给面子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不给面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子臣指着保时捷引擎盖说:“你们的车划了一条漆都要赔三十万,那我们这车,被你们砸了一个坑,没有个一百万,怕是下不来吧?”

    “什么?一百万?”两个青年怒目圆睁。

    “我也不敲诈你们,你们的车擦破一条漆都能赔三十万,那我这车,少说也得一百万。”

    “你去抢劫啊,你这保时捷?,新车最高配都不会超过一百万,小小一个坑,你让我们赔你整辆车还多的价格?”两个青年肺都要气炸了。

    唐子臣蛮横无理的说:“我不管,我只是按照一条漆三十万的比例算的,我还怀疑,你们这车,全新买下来,要不要三十万。”

    “三十万买得了宾利?你给我批发十辆出来。”

    唐子臣一哼:“多说无益,赔钱。”

    两个青年返回车上,对后座的男子说道:“老板,这小子要我们赔他一百万,因为刚刚我们把他保时捷?的引擎盖给砸了一个坑。”

    车后座的那个男子脸色一横,怒道:“竟然敲诈到我头上来了,好,很好。”

    柳湘云不想多事,对唐子臣道:“好啦,回去。”

    唐子臣说:“小姐,就算我们不对在先,可人家坑你,难道我们就要忍气吞声吗?”

    柳湘云瞪着唐子臣道:“他们必然是有来头的人,我爸在这里做生意不容易,何必为了这几十万跟人结仇。”

    唐子臣道:“这不行,我既然是你的保镖,我就要尽到义务,你现在被人欺负了,我必须为我的雇主声张正义。”

    “你……。”

    这时,宾利车后座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头发梳的跟赌王一样铿亮。

    那个中年男子漫不经心的问道:“谁要一百万的?”

    唐子臣道:“我。”

    那男子淡定的先点燃了雪茄,然后也不看唐子臣,对那两个黑衣青年说道:“给我废了他。”

    “是,老板。”

    两个青年得了命令,立刻往唐子臣冲上来。这两个保镖,是他从国外一个雇佣兵团队挖来的,实力非常强。

    “碎石掌。”

    “天星手。”

    两个黑衣青年已经冲上来了,招式很毒辣。

    唐子臣怒道:“不给钱就算了,竟然还要打我。”

    “砰砰。”唐子臣瞬间出手。

    顿时,两个黑衣青年闷声倒地,一动不动的躺下了,一招同时放倒。

    正抽着雪茄的男子愣在那,呆呆的看着唐子臣,无法相信这一眨眼发生的事,两个国外优秀的雇佣兵保镖,一招就躺下了。

    唐子臣走了过去,把雪茄从那个男子嘴上拔了下来。

    “带这种级别的保镖,你也敢出来敲诈,你不要命啦。”唐子臣一哼。

    那个中年男子哆嗦了一下。

    “你,你。”

    “你什么你,赔钱。”唐子臣一伸手。

    中年男子战战兢兢道:“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我是风云堂的卢炳,能否给个面子,大家不打不相识,他日也好相见。”

    柳湘云听到风云堂,顿时大惊,柳湘云听她老爸说过,风云堂是临江市三大不规则势力之一,想在这里混的,没几个敢得罪不规则势力的人。没想到,这个开宾利的老板,竟然是风云堂的人。

    “什么鬼堂,没听过,赔钱。”唐子臣一哼。

    中年男子脸上的横肉抖了一下,在临江市的一亩三分地,还没有几个人敢对风云堂如此不屑。

    “小兄弟,不要做的太过了。”

    唐子臣不耐烦道:“我让你赔钱,你给我扯什么风云堂,你信不信我废了你?”

    “你?”中年男子真的怒了。

    柳湘云忙拉唐子臣:“算了。”

    唐子臣道:“小姐,这怎么能算了。”

    唐子臣回头再看着那中年男子,说道:“赔不赔?”

    中年男子脸色一寒:“你会后悔的。”

    “砰。”唐子臣突然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中年男子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唐子臣把他抓了起来,又一拳打上去。

    “别打了,我赔。”中年男子忙喊。

    “算你识相。”

    中年男子把刚刚柳湘云写的支票还给唐子臣,然后又再写了一张七十万的支票。

    “走。”唐子臣上车。

    柳湘云因为害怕,早就上车了。

    “小姐,开车啊。”唐子臣提醒道。

    柳湘云一踩油门走了,满脸担忧道:“唐子臣,如果你害了我父亲的话,我绝对跟你没完。你打了不规则势力的人,他们肯定会调查出我的身份,把仇算在我爸身上。”

    “小姐,我在帮你,你竟然责备我。”

    “我不需要。”

    此刻,那个中年男子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刚刚被唐子臣打了一拳,都怀疑是不是把胃打穿了。

    “咳咳。”中年男子咳嗽了一下,可是,嘴里咳出很多血。

    这时,两个保镖醒来了。

    “老板,你没事不?他们呢?”

    中年男子怒道:“你们两个废物,这就是你们说的在刀尖上舔过血的雇佣兵吗?”

    “老板,我们……。”

    “还愣着干嘛,赶紧追上刚才那辆车,我要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是,老板,我马上追。”其中一个雇佣兵跑步追上去,速度竟然也很快。另一个留下来照顾老板。

    这时,中年男子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他儿子打来的,他儿子叫卢观。

    “爸,你快回来把。”电话里语气低沉。

    “卢观,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去应聘那谁谁的贴身保镖了吗?”

    “爸,别提了,保镖没当上,还被打了。”

    “什么,谁敢打你。”中年男子大怒,不过,随即突然想到自己,也刚被人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儿子被打,老子也被打。

    十几分钟后,在临江市某个大别墅里。

    卢炳和他儿子卢观,两人面对面坐着。

    卢炳看到儿子鼻青脸肿,怒道:“是谁?”

    “爸,那个人叫唐子臣,我原本去宋家应聘,可惜宋戴天竟然不给你这个风云堂副堂主的面子。之后,我又去柳家应聘,我以为,柳晨鸣一个小匹夫,定然不敢不给你面子,可谁知道,柳晨鸣居然也不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