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72章 胜利

正文 第72章 胜利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蹄声滚滚,杨河等九骑又是旋风般冲去,很快,他们就来到大队前的三十步。

    此时战场形势混乱一团,张方誉带着一些马匪正在前面与钱礼魁等镖师拼杀,远远的,都可听到他那不甘的咆哮声音。

    马队周边一些杂乱的步匪,与镖局趟子手,杨河队兵们激烈搏杀。

    又有大量的步匪聚在后面,在一些老贼的呼喝下整队。

    周边又有一些匪贼在跑,还有很多被裹胁的百姓或跑或藏,还有人加入抗击贼寇的队伍。

    看情形张方誉非常不甘心,带着一些心腹仍在负隅顽抗,或许这形势是他早前想不到的吧,带着近百马贼,上千步贼意图抢得美人归,不想却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不说步贼,现在他的九十六骑马贼,最早被杨河射杀一骑,然后杨河骑射他们又损失二十一二骑,二三十骑追出,余下的马匪也是各自逃散,不再回归大队。

    张方誉的近百马贼已经去了一半,现在他带着四十多骑,对上钱礼魁率领的约二十骑镖师,人心惶惶下,也没多少战斗的意志,很多马贼东张西望,都想脱离战场,逃离这片地方。

    看张方誉虽然还在咆哮不甘,不过只要自己人等逼上前去,他们很快就会崩溃。

    蹄声杂沓,杨河等人个个翻滚下马,就在离大队的二十步距离,都取出了自己的步弓,然后重箭在手,个个弯弓搭箭。

    此时后方一些步匪已经发现杨河他们,瞬间一片惊恐的尖叫。

    猛然弓弦震颤有如风暴,呼啸的箭矢带着肉眼可见的轨迹射向众匪,一片的惨叫中,匪徒接二连三的倒下。

    合格的弓箭手,急促可连射十二箭,杨河他们身为精锐,虽然连战疲惫,仍然一口气射了十三四箭。

    一个个匪徒闷哼倒地,最初是步匪,然后是马贼,一片的惊叫,众贼慌乱一团。

    看他们人叫马嘶,再无威胁,杨河猛然收弓上马,大喝道:“诸君,随我杀贼!”

    一下从马鞍上抽出自己的斩马长刀,一个挥舞,就当先向匪丛中冲去。

    “杀贼!”

    九爷大喝着,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似乎心脏都要跳出胸膛,忆起当年跟随大兄他们的岁月,那已经太久了。

    他跃上马匹,从得胜钩上抽出白腊杆,一个挥舞,也是控马冲了上去。

    还有钱三娘,也是挥舞狼牙棒冲上。

    又有众镖师们,个个持着各样兵器,也是跟随而上。

    “杀!”

    杨河直接策马朝惊慌的人群踏上,也不管踩倒几个人。

    他双手紧握刀柄,锋利的刀锋对着眼前人头就划过去,快刀划过肉骨的感觉,两颗裹着红色头巾的头颅就高高飞起,余下那摇晃的尸身喷着血水摔落。

    借着马力,杨河一路冲去,手中的长刀根本不需要用力,直接划去就行。

    匪徒都未着甲,身穿棉袄或是皮袄,防护力极低,被他划一下,不论头颅或是身躯,基本就是两半的结果。

    杨河丝毫不停,双腿夹着马腹,一路纵马向前,手中长刀见人就划,氤氲的血雾伴随他的身躯。

    而在杨河的身后,九爷手中的白腊杆如长了眼似的,只管往周边匪贼的咽喉,面门,胸口几处招呼,挑、划、抖,只要被他带一下,就断无生机。

    还有钱三娘,手中狼牙棒专往匪徒脑袋上砸,被她砸一下,个个都是脑浆溅裂的结果。

    他们急冲而去,所向无敌,早前的箭雨,杨河等人射了一百多只箭矢,匪徒们已是伤亡惨重,再看杨河等气势汹汹冲来,还是从背后攻来,他们哪还有士气?

    他们惊叫着,个个四散而逃,不论步贼或是马贼,张方誉的咆哮威胁再无作用。

    而前方苦战的钱礼魁等众镖师则是士气大振,对着面前慌乱一团的匪贼砍瓜切菜,一时间,贼寇们兵败如山倒。

    猛然杨河一声大喝,他长刀一舞,明亮的刀光闪耀,伴着血雨,一个从身旁经过的马贼就被他斜斜削成两半,那马匹凄厉叫着,带着摇晃的下半身冲了开去。

    杨河身上溅满鲜血,杀戮的快感涌上心头。

    他持手在刀,四下扫望,周边的匪徒却都是惊叫,个个离他远远的。

    张方誉看着杨河,这个原本脸上满是嚣张与狠毒的年轻人失魂落魄。

    他看着周边混乱的情形,原本听话的手下都在逃跑,耳中满是惨烈的嚎叫,一声接一声,那是他的部下被宰杀。

    他脸色发白,不得不承认现实,他败了。

    他恨恨的盯着杨河,他现在知道,自己之所以败,不是因为九爷,而是那只来历不明的难民队伍。

    为首者,就是不远处那个读书人。

    那人比他还年轻,跟他一样,也是打着深红的斗篷,领围上是貂裘。

    但相比他的失魂落魄,那年轻人则是意气风发。

    “恨啊!”

    张方誉内心是深入骨髓的痛恨。

    但他没办法,大势已去,他必须逃了。

    身旁几个心腹马贼也是焦急喊着,拉扯他的马匹,往南面位置逃去。

    杨河扫看四周,猛然他看到什么,将长刀往地上一插,开元强弓在手,一根重箭搭上。

    他在马上缓缓将弓拉开,158磅的上力弓被他拉得嘎吱嘎吱的响,他瞄着一人,重箭的箭头缓缓移动。

    杨河瞄着。

    猛然弓弦的紧绷声音,一根重箭呼啸而去。

    数十步外那深红斗篷,裹着紫巾的人影就是一震,身子伏到了马鞍上。

    身旁几个马贼叫着,拉扯他的缰绳,他们快马加鞭,很快相伴绝尘远去。

    杨河看着那个背影,他知道那人就是张方誉,也不知道自己一箭有没有射死他。

    但不管死活,中了自己一箭,他肯定不好受。

    而伴随杨河这一箭,也宣告战斗胜利结束。

    ……

    “胜了!”

    场中一片欢腾,马车内一阵骚动,随后王琼娥从车上下来,她仍是头戴卧兔,身穿貂皮袄子,身旁伴着小丫头王钿儿,还有几个老妈子,身旁跟着黄叔跟阎管事。

    阎府的护卫们,也是散在周旁,早前杨河等去反击时,他们一直待在车阵内,并未跟下杀敌。

    王琼娥袅袅娜娜走到一辆大车旁,在寒风中往官道下张望。

    身旁王钿儿看着,高兴的道:“打胜了,杨相公好威猛啊!”

    王琼娥脸上也满是感慨,她看着不远处那个策在马上的身影,叹道:“以区区一百三十五人对战千余贼寇,内中还有近百马贼,竟然胜了。”

    她带着磁音的悦耳声音传出,内中满是感叹:“懂得韬略、战阵,上马能杀敌,下马能掌兵,还是秀才,妾身原以为,这样的读书人已经见不到了。”

    阎管事听着,他僵硬着脖子看着下边,默然无语。

    身旁黄叔抚须笑道:“小姐说得是,府城的年轻人只知吟风弄月,如杨相公这般的读书人确实太少,眼下世道混乱,光会吟风咏月可不行。我们此行前往徐州,归途能经结识杨相公这样的人,也算此行不虚。”

    他试探说道:“听闻杨相公要在邳州落脚,可否?”

    王琼娥略一沉吟,颇有韵味的脸上却浮现精明:“交浅言深,殊为不智,结个善缘还是可行,日后之事,还要再看。”

    黄叔点头,对小姐的本事,他还是佩服的,两大家族繁重的事务,基本都是她在打理。

    特别她看人眼光很准,又饱经历练,为人处事老道,她做主的事情,都很少有人怀疑。

    ……

    “胜了?”

    缕堤上康有银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在柳林中密切关注下方情形,早前见贼寇涌来,车阵之内岌岌可危,他们还打算下去援助接应,转眼贼寇败退,车阵之人追杀出去,然后混战一团。

    他们正看得紧张,贼寇就四散溃败了,连各骑马贼,也是喊叫着拼命逃跑。

    这兔起鹘落,足以让他们看得目不暇接。

    “那边做主的是杨相公吗?”

    浅老人迟疑的问身旁两个儿子,他年迈眼花,那边的情况不是看得很清楚。

    “好象是的……”

    他大儿子康明智迟疑回道。

    他感觉领头那骑应该就是杨相公。

    康有银沉吟着,他忽然道:“那锅鲤鱼汤还温着吧?赶紧去端来了。”(未完待续。)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