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63章 三段射

正文 第63章 三段射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对面贼寇大声喝骂,怒不可遏,很快就要进攻,杨河这边也快速安排。

    连他,九爷钱仲勇在内,镖局、波涛汹涌、杨河队伍,共有弓四十五张,杨河让他们分为三排,每排十五人,内中杨河与九爷在第一排右侧指挥,同时也射箭。

    他二人都不动。

    也就是说,除了第一排十五张弓,以后二三排都是十七人射箭。

    杨河还让九爷注意,他喝令后,九爷也要重复他的命令,同时每排弓箭手也要重复应令,形成军伍的气势。

    这样齐射喝令,也可增加队员的自信心与战斗力,感觉到集体的力量。

    杨河队伍的五个弓箭手,杨大臣、韩大侠、韩官儿、胡就业、胡就义,都在第一排,又有九爷大儿子钱礼魁,三女儿钱三娘,四儿子钱礼爵,五个镖局镖师十三人。

    第二排弓箭手就是镖局镖师十五人。

    第三排弓箭手除了镖局镖师十人,就是马车那边护卫弓手五人。

    四十五人站成三排,主要防守南面,他们依在轱辘大车之后,下面不远就是斜坡,杂草茂盛。

    官道位置会高一些,相比官道下形成一个斜坡,但没有排水沟,否则防守效果更好。

    弓箭手后面是马车护卫队自生火铳十人,再后是杨河队伍的三眼铳类火器五杆。

    张出敬与张出逊的翼虎铳,罗显爵的三眼铳,因为韩官儿使用弓,就罗显爵专业使用铳,从辎重队那边找了一个机灵的年轻人点火。

    还有缴获的牛头马面三眼铳,也从辎重队找了四个人点火发射,这火器质量跟罗显爵那杆差不多,所以他也不换铳了,而且这两杆三眼铳没有鹅毛引药管,使用引线。

    张出恭与曾有遇不编入阵伍,二人手持鸟铳与火箭,灵活机动,专门狙杀老贼。

    陈仇敖站在杨河不远处,专职护卫,近战杀敌。

    弓箭火器兵后面就是杨河的杀手队,面对南面杨河布置了三甲兵力,他们排了三排,一色黑巾罩甲长矛,个个手上还持了木圆盾。

    另两甲队兵杨河布置在东西两翼,虽然这两边官道下都是淋漓与水塘,敌人很难抄来,但不可不防。

    杨河冒不起这个风险,伍中妇孺,还有弟弟妹妹二人,都在官道后侧,他要防止小股的贼寇可能袭来。

    辎重队二十多个青壮,还有队中老弱都布置在这两处,他们使用的兵器就各异了。

    原本辎重队装备圆盾与解首刀,但与青铜山匪徒一战缴获甚多,所以长矛,棍棒,铁尺,短斧,还有一些腰刀,此战都发下去,随他们自己用得顺手。

    最后就是镖局的车夫与趟子手们,他们手持短兵,站在杀手队的后面策应。

    层层布置,各人在官道上排了好多排,还好官道很宽,有十数丈,倒也排得下去。

    众人马匹也都被牵到官道后面去,由赵中举、孙招弟等青壮妇女举着盾牌护卫,防止贼寇可能的抛射,伤害马匹,内中的镖师擅骑射者也被点名准备,射完箭后,可能的出击。

    在杨河安排下,队伍虽杂,人数虽多,众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当下调弓弦的调弓弦,装填子药的装填子药。

    杨河的马匹也牵到了后面去,他接过杨大臣递来的铜棍,拔出斩马刀旋入,然后成了一把凌厉的七尺长刀,让旁边的镖局各人对他看了又看。

    杨河也看身旁各人,九爷钱仲勇步射用的是一把强弓,跟他一样,158磅的上力开元弓。

    他大儿子钱礼魁用近百磅的八力弓,四儿子钱礼爵用八十磅的七力弓。

    但他三女儿钱三娘竟用十力弓,换成石斗制就是一石强弓,120磅的拉力,果然是能用狼牙棒的强悍女。

    余者镖师普遍用六七力弓,跟此时军中使用的标准一样。

    还有马车护卫队,跟镖师们使用的弓力差不多,他们神情略为散漫,好在仍然服从安排。

    在杨河喝令下,各人井然有序的备战,紧张而不乱,一时众人的心都安定下来。

    看队伍气象,王琼娥眼中颇有惊讶之色,在马车内对杨河不断打量,那黄叔也是抚须频频点头。

    ……

    杨河将长刀插在身旁地下,他看向贼寇那边,张方誉正非常愤怒,策着马大吼大叫,咆哮着言除王琼娥一个女的,余者都要斩尽杀绝,内中妇女一样要全部凌辱而死。

    他吼叫着,让步贼开始进攻,他也没什么战术,只是粗粗安排,内中老贼押阵,各刀盾手混迹在众匪中,然后弓箭手火器手在后,抵近掩护。

    他咆哮着,似乎是威胁,似乎又是鼓动,然后众匪神情都亢奋起来,个个舞刀弄枪,尖声怪叫,尤如群魔乱舞。

    猛然他们发一声喊,从百步外,就向车阵这边涌来。

    杨河凝神看去,他们似乎出动一半的兵力,一窝蜂涌来,看来是攻打车阵南面,暂时没有从两翼进攻的迹象,让他略略放心些。

    他回头看去,身旁身后,三排弓箭手正在待命,等会他们就要使用神机营的三段射,形成有威力的排箭。

    事实上三段射最早就是用在弓箭兵队伍,弓箭手水平有高有低,体力有深有浅,三段射可以控制射手的臂力,使他们体力不会过早消耗,同时有一个缓冲,可以更好的瞄准,形成齐射威力。

    就跟排枪总比个人乱打有威力,形成猛烈的杀伤波比。

    贼寇开始攻打了,他们都是紧张的等待准备。

    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来,自己麾下几个弓箭手一路搏杀过来,临敌反而镇定。

    镖局各人也比较镇定,反是马车护卫队那些人,可能养尊处优惯了,没见过什么战场血气,装备虽然不错,但个个站着,脸上的慌乱明显看得出来。

    那阎管事抓着一把腰刀,更身体似乎在不断的颤抖。

    “希望这些人不要拖后腿。”

    杨河默默的想。

    他扫看队伍,都在紧张的待命准备,离他右侧不远,也就是西面官道上,一甲的杀手队兵,还有十几个辎重队青壮堵在这边,同时有一些老弱持着各样兵器。

    这边由辎重队队长盛三堂指挥,还有杀手队四甲甲长杨千总协同。

    他扫了一眼,那荒野流民也在这边,他棍棒靠着,正用力别着衣裳,却是衣不蔽体,虽有披风,但不该露的地方都露出来,甚至大腿侧破了几个大洞,所以……

    看他兵器仍用棍棒,早前盛三堂看他身材魁伟,手足粗壮,是个可打的人,分发兵器时,给他一把腰刀。

    可能此人惯用棍棒,却是拒绝了,只收了一把解首刀。

    杨河扫看四周,扬声道:“都听我号令,我下令射的时候才射,有敢不听令者,胆怯后退者,皆杀无赦!”

    他喝道:“齐友信,你暂为镇抚军法官,有不听令者,畏葸者,立时斩了!”

    齐友信在杀手队的旁边,他持着腰刀盾牌,目光炯炯环视四周,大声喝道:“小人领命!”

    众人皆是一凛,这秀才好狠,看来是认真的。

    九爷钱仲勇看了杨河一眼,他看向镖局各人,喊道:“都听到了,此战有进无退,被斩了脑袋,就不要怪某不讲情面。”

    王琼娥这时也出声:“都听杨相公安排了,有敢后退者皆杀无赦!”

    镖局各人相互而视,那钱三娘看看杨河,气氛更凛然起来,连马车护卫队也是现出认真的神情,虽然有人看向杨河,脸上颇有不服之色,不过夫人发话,他们只得听令。

    贼寇从百步慢慢逼来,看他们越近,此起彼伏的残忍嚎叫声越发耳闻,车阵这边气氛更加紧张,杨河身旁的钱仲勇忍不住道:“杨相公,七十步了,可否射箭了?”

    杨河摇头道:“九爷,待贼寇进入五十步,这样射起来才准。”

    他看着那边,六十步了,黑压压的匪贼仍然涌来,百步外张方誉等马匪驻马静观,他们似乎颇有议论,对这边静悄悄的感到奇怪。

    五十五步。

    杨河猛然喝道:“第一排弓箭手上前。”

    九爷下意识的大喝重复杨河的命令。

    杨大臣、韩大侠等伍中弓箭手都是大吼:“第一排弓箭手上前。”

    各人果断上前,依到了大车旁边。

    余者镖局各人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是下意识的喝应踏前,和杨大臣等人站成一排。

    不过说也奇怪,这样整齐大吼一声,各人紧张之色消弥不少,似乎感受到了身旁战友的力量。

    “张弓撘箭。”

    杨河大喝,同时他手中的开元弓慢慢拉开,一根重箭搭上。

    身旁九爷也是如此,手中的上力弓拉得嘎吱嘎吱的响。

    十五把弓缓缓张开,十五根箭镞对向前方贼寇,各样的箭头在寒风中闪烁着金属的光芒。

    “各瞄准一贼。”

    弓胎嘎吱嘎吱的声音,十五人并排站着,各人手上的弓都拉成满月,一些人的箭头缓缓移动,调整着方向。

    “放!”

    随着杨河这声断喝,连杨河在内,十五人手指同时松开。

    十五根箭矢呼啸而去。

    似乎光影闪烁,然后贼寇丛中就是一连串的惨叫。

    “嗖!”

    “噗哧!”

    杨河的重箭劲射而出,就将匪徒丛中一个躲躲藏藏的刀盾手射得翻滚出去,手中的盾牌与长刀在空中翻转。

    那根箭矢赫然插在他的咽喉上,让他滚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他捂着脖子,双脚用力的踹动。

    他不能呼吸,虽然大张着嘴,意图吸进一口空气,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涨红脸被活活憋死。

    九爷,他大儿子钱礼魁,还有胡就义,韩大侠,都用强弓重矢,利箭呼啸而去,都是各自贯穿一贼身体,利箭从前胸射入,从后背透出,森冷的箭镞滴着血花。

    钱三娘跟杨河一样喜欢射人咽喉,她的重箭也射中一个贼寇刀盾手的脖子。

    那贼以盾牌掩护身体,但她射的箭矢角度刁钻,似乎妙到颠毫的从空隙钻入。

    然后这贼中箭,翻滚到地上和前方那贼一样踹脚挣扎。

    胡就业的箭矢仍然从一个匪贼的脑后穿过。

    那钱礼爵跟杨大臣用一样的七力弓,一样喜欢射人脸颊,各自都射中一个匪徒的脸,让二贼抛了长矛捂脸大叫,然后二人脸上都露出得意的笑容。

    韩官儿用四力弓,使用轻箭,跟他爹韩大侠以前一样,射人眼睛。

    那箭矢轻灵而去,正中一个匪贼的左眼。

    这贼抛了手中短斧凄厉的嚎叫,在地上打着滚,他就算能活命,也成了独眼龙。

    余者弓箭手皆有所得,第一轮射箭,匪徒竟倒下十五人。

    有镖师看到自己射中了,都是面现惊讶之色,因为平时这个距离,他们把握并不高。

    不过他们顾不得多想,因为杨河已经喝令:“第一排弓手退后,第二排上前。”

    九爷随之喝着,他与杨河仍站在原地,有了前方例子,第二排的镖师喝应声会整齐些。

    他们十五人上前,与杨河二人一起,就是十七人。

    “张弓撘箭。”

    杨河仍然喝令,手中的开元弓慢慢张开,又一根重箭搭上。

    身旁九爷同样喊叫,同样上力弓再次拉开。

    “各瞄准一贼。”

    十七把弓张开,十七根箭镞闪烁着森冷的光。

    “放!”

    又是十七根箭矢呼啸,贼寇丛一连串的惨叫,倒下了十六人。

    这个成绩仍然不错,杨河又射死一个贼寇刀盾兵,九爷这次也瞄向一个匪徒老卒,手中十二力弓的重箭咆哮而去,射破了这贼的盾牌,箭矢透过了这贼的脖颈,让他连人带盾牌滚倒在地。

    “第二排退后,第三排弓手上前。”

    又是十七人站成一排,内除镖师十人,还有马车护卫弓手五人。

    “放!”

    光影闪烁,箭矢呼啸,贼寇倒下十五人,成绩还是不错。

    而前方四十多步的匪徒已经惊恐一团,很多人大叫大嚷。

    只片刻间就伤亡四五十人,前方的排箭怎么如此可怕?

    很多匪贼见过箭雨,但似乎都没有那每次区区十几箭射来心悸。

    “第三排退后,第一排弓手上前。”

    杨河仍然喝令,于是杨大臣、韩大侠等最早第一排的弓箭手上前,开始第二轮射箭。

    “放!”

    “第一排退后,第二排弓手上前。”

    “放!”

    “第二排弓手退后,第三排上前。”

    “放!”

    弓弦的紧绷声音一阵接一阵,箭矢的呼啸似乎凌厉不断,贼寇惨叫着一片片倒下。

    而三排弓箭手也是越射越顺手,他们整齐喝应着,前进后退。

    第三排又上来了,十七人站成一排,这次十七人皆中,连那马车护卫弓手也一样。

    贼寇已是惊叫一片,很多人都想后退,在前方弓箭的威胁下,这数十步距离似乎成了死神的禁区。

    那阎管事呆呆看着,王琼娥低声道:“叹为观止。”

    黄叔看着那边,也是喃喃道:“这就是神机营的三段射?”

    ……

    老白牛:更一个大章,已经确认了,十一月一日上架。

    多谢格林菲斯与阿锴老师的三万打赏,还有吴误、星空下の许愿、闪现一血、照的贼不亮诸书友的大力打赏等支持。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