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56章 黄河

正文 第56章 黄河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河吩咐杨大臣守在这里,交待弟弟妹妹要乖,要听大臣哥哥的话。

    他骑上马,带了韩大侠,还有张出恭等七个兵,下了官道往北面而去。

    官道下颇多草甸湖荡,还有大片大片的沙碱滩涂,芦苇、蒲草丛生,这都是黄河决口的痕迹,原先的田地沃野被流沙礓砾掩埋下去,甚至掩盖了一层又一层。

    黄河沿岸数里可谓都是盐碱地,因为岸堤很高,原先的积水很难排走,就成了一个个湖荡,淋漓排水不畅,自然就盐碱化,一些湖荡周边甚至成了草茅不生的赤地。

    道路不好走,杨河等人不断绕路,胡就业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曾有遇扛着自己镋钯,倒一直笑嘻嘻的。

    杨河关注这些河岸,在他看来,若黄河修整好了,解决旱难灌、涝难排的问题,沿岸未必不能成为膏腴之地,毕竟就靠着黄河水,用水非常便利。

    只是这谈何容易,黄河水频繁决口的问题很难解决,沿岸多为沼泽滩地,开发难度也很高,此外沿河土质都比较贫瘠,含盐度太高,改造难度非常大。

    走了一里多,就看到大片大片的柳林,沿着河岸一直蔓延,东西两侧看不到尽头。

    这是治理黄河之用。

    有明一代,埽皆用柳,黄河治理更离不开柳枝。

    明初时,河臣陈瑄就倡沿河种植官柳,然后侍郎白昂随堤植柳百万余株,嘉靖年,按察副使陶谐更取柳梢作为治河材料。

    陶谐之后,总河刘天和总结出“植柳六法”,最后潘季驯进一步充实植柳六法,黄河两岸多植官柳,濒河处柳园处处。

    看着这些柳树,杨河点头,这是防河利器,可以很有效的保护河堤。

    不过在他看来,除了官柳外,未尝不可鼓励百姓种植民柳。

    穿过柳林,面前是高高的遥堤,万历中,河臣潘季驯筑雙沟遥堤,恐河涨直至峰山湖,分流旁决,因筑羊山横堤以备之。

    遥堤,是防备特大洪水所用,离主堤一里多,甚至二、三里,形成河堤的第二道防线。

    汛期大水漫溢,就和第一线的河堤之间形成含水湖,不但流速降低,大量河水储蓄在含水湖中,也不致扩大其危害。

    看前方一里外就是主堤了,高高的河堤上满满的柳树,有若长长的山岭蔓延。

    杨河看大堤上似乎有若干缺口,这应该是在河水汹涌的地方预先留出引流部位,使得汛期间河水主动流入遥堤含水湖内,减少压力,保护主堤。

    除此外,主堤、遥堤之间还有格堤,有若一个个大方格。

    这是约束洪水所用,汛期大水漫过大堤,在遥堤间水势减弱,且被约束于“格”内,待水位下落,积水就可顺格堤而返流回河槽。

    看着这些宏伟的河防配套,杨河不由赞叹,先人的智慧不容置辩,只可惜各堤坝都年久失修了。

    看下面一些苇屋与茅草屋,紧靠个个水塘之边。

    其实为保护主堤、遥堤、格堤,各堤间是严禁百姓居住的,但总有刁民枉顾法令,挖堤修房,浑然不顾自己与他人性命安全。

    但看下面的苇屋与茅草屋都废弃了,伴着兵火的痕迹,显然洪水不能威胁他们,但可能的兵灾匪劫却让他们搬走了。

    看着眼前的大堤,张出恭也是赞叹,每看这些河堤一次,他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杨河等人顺着一道格堤上了大堤,走上坡顶,眼前一亮,辽阔壮美的黄河就出现在各人眼前。

    ……

    后世这里只是废黄河,杨河曾经来过,当时河宽只有百多米,甚至不到。

    然眼前黄河之水,虽然冬日来临,而且干旱,河水萎缩了很多,但河宽仍然至少有十里。

    河中心的水位仍然多,可能一些大船不能走,但小船还是可以航行。

    杨河就看到几艘渔船顺河飘下,让他感受到一些人烟的味道。

    他眺望对面,河对岸仍然是大片的平原,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山脉,景色辽阔之极。

    黄河水浩浩荡荡的东流去,看到黄河,总让人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只可惜,曾经的母亲河现在变成害河。

    杨河看面前的黄河,不愧有悬河之称,河床滩面高出背河地面估计超过十米,这样一旦决河,汹涌的河水将冲没一切。

    所以杨河怎么能放心在河水南岸发展?

    看大堤之前还有些连绵不断,形如丝缕的小堤,这是缕堤。

    潘季驯倡“建堤束水,以水攻沙”之策,以缕堤塞支强干,固定河槽,加大水流的冲刷力量,使得河沙淤积现象大大减少,不需经常疏浚就可自浚。

    一些主堤外还有月堤,形如半月。

    这也是为保护主堤而设,利用数学的原理,减轻洪水的冲击力。

    潘季驯四任总河,逐渐由单一缕堤束水,到遥、缕双重堤防,最终设计一整套由遥堤、缕堤、格堤、月堤以及遥堤减水坝共同组成的堤防体系,可谓河防史上的奇迹。

    他还有四防二守。

    昼防、夜防、风防、雨防,官守、民守。

    可惜现在财政崩溃,很多有效措施都实施不下去了。

    潘季驯后,黄河屡决不止。

    杨河环顾四周,堤坝上毫无人影,不过东面一百多步外好象有一所浅铺。

    “过去看看。”

    杨河想打听这一片的情形,询问当地人最好不过。

    韩大侠询问是否先过去哨探一下。

    张出恭也是看向杨河,世道混乱,小心不为过。

    杨河摇头,浅夫、堤夫都是有武装的,除了徭役或雇募,一些浅夫还由卫所军户充任。

    而且为了防河,黄河堤上每二三里就设一浅铺或是一堡房,他们这个圈子很封闭,还是不要产生敌意,冒然发生冲突为好。

    杨河这时也看到那浅铺不是没人,就有几人在铺那边探头探脑,有人手上还拿着弓箭。

    可能看到这边几人兵丁打扮,自己又骑有马匹,迟疑下没人上前喝问,一般来说,河堤上是禁止百姓行走的。

    杨河下了马匹,张出逊连忙牵了。

    众人向那边走去,陈仇敖与韩大侠一左一右走在杨河身侧,二人都有意无意举了盾牌。

    张出恭等人跟在后面,都是握紧手中武器,就是胡就业与曾有遇,脸上都没有玩世不恭的神情,满是戒备。

    杨河当先走去,就见十几人已经聚在牌楼前面,个个手中弓箭、抢刀等器。

    有人还拿了招旗与铜锣,显然见势不妙,就可摇旗与鸣锣。

    双方戒备的接近,那边人看到杨河打扮,神情略略一松。

    杨河走上前去,他含笑拱手道:“在下鹿邑生员杨河,你们可是这里的浅夫?”

    那十几人戒备的神情立时放松下来,各人不由自主放下手中的兵器,很多人脸上还浮起敬畏的神情。

    看他们的神情变化,不说韩大侠,就是现在张出恭,胡就业等人脸上都浮起自豪的神色,自己头领是个读书人,又是秀才,还有马匹,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

    对面很多人仓促不安起来,都看向领头那人。

    那人也是连忙道:“原来是杨相公,小人康有银失敬。”

    杨河拱手道:“原来是康老。”

    那康有银连忙道:“相公言重了,老朽不敢当。”

    杨河打量对面的人,个个小帽、青衣、灰背甲、青织带,典型的浅夫打扮。

    那浅老人康有银约在六十,须发花白,满脸的皱纹,样貌慈祥,给人感觉是个很和善的老人。

    他见礼后,就连声招呼杨河内中就坐,还吩咐浅夫中的几人,虽是土语,但杨河也听出是让他们去抓鱼。

    众浅夫都应了,立时一些人去忙开,显然康有银在十几个浅夫中颇有威望。

    众人进去,杨河一直面带微笑,和浅老人说着话,韩大侠与张出恭仍有些戒备,张出逊与胡就义好奇的东张西望,胡就业与曾有遇默声不响,不时斜眼打量周边。

    只有张出敬裂嘴高兴,抓鱼?

    等会有好东西吃了。

    众人进入浅铺,这浅铺就是典型的黄河沿岸铺堡,有牌楼井亭,还有正房三间,火房二间,围墙门楼影壁具备。

    走进铺内,到处是竹木、砖瓦、油灰、钉织等料,还有旗鼓等项诸多什物。

    康有银介绍,他们守护这三里河堤,每岁需办桩木二百根,草一万束,树多寡不一,劳役非常繁重,官府说是说每夫岁给工食银十两八钱,但经常拖欠,各夫不足糊口,日子过得非常苦。

    好在守着黄河水,还有大片柳林,可以勉强度日。

    说到这里,这浅老人脸上浮起无奈的神情。

    他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世世代代守护黄河,对这河水的感情非一般人可想。

    说起潜逃贻误,肯定不愿,只是老一辈对河水有感情,年轻一辈多另谋他路,就是他两个儿子康明智、康明海,也不愿做浅夫,一个成了木匠,一个成了瓦匠。

    泇运河开通后,这段的黄河已经很少挑浚,数百万石的漕粮改道,他们事实成了堤夫。

    有关系的都到泇运河那边去,溜夫也早走光了。

    可能人老了,康有银的感慨也多了,见杨河和善,不由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杨河听着,心中感慨,这片黄河就跟这个帝国一样没落了,特别泇运河开通后,每年四百万石漕粮改走邳州,徐州也因此没落下来,往年的吕梁二洪可是闻名遐迩。

    杨河向康有银打听这浅铺可有船只,听闻杨河要运送数百人,还有大量物资,康有银摇头。

    他这个浅铺倒有船,但只是两条小渔船,根本载不了什么。

    不过他也出主意,他们这些浅铺,从房村到雙沟都由灵璧管河主簿管辖,那边倒有几条大船,应该足以渡河。

    得到雙沟有船的消息,杨河放下心来,进入大厅,康有银献了茶,就与一众浅夫忙开,制作各色的烙馍、规打,又烹煮闻名遐迩的黄河鲤鱼汤,热情的招呼款待客人。

    食物的香味扑鼻,腾腾的热气弥漫,虽然是简陋的饭菜,但这种正常的食物,对各人却有无比的诱惑力。

    杨河坐着等吃,他心中感慨,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了?

    这种家常便饭,此时对他而言却胜过山珍海味。

    张出恭几人陪着杨河在厅内,韩大侠却到铺外等,一边眺望官道情形。

    从堤上看去,官道那边形势历历在目。

    忽然他脸色一变,急急入内。

    “相公,有一行车马从西面过来,车辆七八辆,骑客有三十几人。”

    杨河猛的起身,取出一锭银子放下,约有十两。

    他拱手道:“多有叨扰,在此谢过。”

    他们九人一拥出了浅铺,杨河上了马匹,急急而去。

    康有银追了出来,他手上拿着银子,呆呆道:“饭菜都做好了。”

    众浅夫都是看向官道那边,康有银叹气道:“这么和善的秀才,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

    老白牛:第二批龙套名单已选定,大家看作品相关那章。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