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48章 向前刺

正文 第48章 向前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片弓弦的响声,空中传来尖啸,就有八根箭矢抛射过来。

    然后仅是片刻,又是弓弦的响动,又有八根箭矢抛射过来。

    然后“嗖嗖”声不断,八个匪徒弓箭手不断的抛射,箭矢射了一阵又一阵。

    早在他们张弓撘箭时,杨河就断然喝令举盾防护,那些列队的青壮正看得惊叹,从张出恭到曾有遇,还有杨相公五人的弓箭齐射,都让他们大开眼界,感觉到自己的差距。

    听到喝令声,老人们立时遵从,新人们也下意识的服从,而且昨日他们还练过一阵。

    就是后方的辎重队,妇孺老少,都早松开了活绳,将方盾圆盾移到身前,然后一齐举起,一片的盾牌影子。

    “笃笃”的声音,箭矢不断落到盾牌上,八个匪徒弓箭手抛射虽急,但部分落入队伍空地,余下基本被盾牌挡住,偶尔才有一声闷哼,却是有人遮掩不到位,被箭矢落中受伤。

    但相比那日马贼的抛射下伤亡惨重,却是好了太多。

    这也是装备的重要性,即使只是一块木板,也能防止伤害,救了性命。

    八个匪徒弓箭手仍然不断抛射,箭矢的“嗖嗖”声不绝。

    各人盾牌不时腾起“笃笃”的声响,听那弓与箭的声音,弓力从五十磅到八十磅都有,甚至有一副八力弓,和胡就义的弓一样,有着近百磅的弓力。

    好在有了盾牌,就形成了一片防护死神的屏障,往日危害极大的抛射,却在盾牌面前无可奈何。

    “嗖!”

    一根箭矢呼啸过来,看样子要往杨河当头落下。

    齐友信忙举着盾牌过来,往箭矢那边一挡,笃的一声,箭矢钉落在木板圆盾之上。

    此时杨河等人身旁落了一些箭矢,七零八落的插在草地上,毕竟是抛射,准头不高。

    而且匪徒的弓箭少,才有八副,还不能形成箭雨,若是成千上万的齐射,那才叫覆盖,那才叫毫无藏身之地。

    不过毕竟形成了干扰,在八个匪徒弓箭手的不断抛射下,这边的弓箭手准头与射速大减,他们又射了一轮,才射中三个匪徒,分别是杨河、韩大侠、胡就业射中,胡就义与杨大臣都失手了。

    而且此时众匪徒咆哮着,在老贼们喝令下,已经发起了冲锋,每秒达到三四米速度,而且会越来越快。

    按这个速度,他们不久就会冲到队伍近前。

    杨河让弓箭手自由射箭,喝令韩官儿、张出逊等火铳手预备。

    匪徒们若野兽般的嚎叫着,他们高举着各样的武器,仍然狂冲而来。

    他们的弓箭手也不断跟着上来,显然要抵近射击。

    转眼他们就冲近了三十步。

    “放!”

    杨河猛然一声厉喝。

    三声爆响,浓密的烟雾弥漫。

    韩官儿的三眼铳、张出敬与张出逊的翼虎铳,铳口处都爆出猛烈的火光,特别张出敬与张出逊的翼虎铳更猛更烈。

    三个匪徒惨叫着扑滚在地,他们身上腾出血雾,凄厉的滚倒地上惨叫,身中铅弹的痛苦让他们无法忍受。

    “放!”

    又是三声爆响,刺鼻的硝烟味弥漫,夹着隐隐的血腥味。

    又有三个匪徒打飞出去,滚在地上哀嚎着,那些匪徒尖叫着,打到这个份上,他们可谓失算了,只是损失这么大,就此退却的话,更是得不偿失。

    骑虎难下,只得打到底了,众匪徒也有信心,只要冲到近前,那些难民们肯定不是他们对手。

    而且狂冲中多数人不知周边情况,虽然惨叫声不时响起,但总体他们还是人多,百多人还是黑压压涌来。

    罗显爵略有些慌乱,下意识吹了吹手中的火绳,他身旁韩官儿仍然冷脸咬牙,手中的三眼铳在木架上一转,换上最后一个孔眼。

    旁边张出敬、张出逊同时也是转动自己铳管,他们左手握着铳管,一扭一转,就转了一个铳管,火门对着龙头火绳。火门眼内,也都插着鹅毛管引药,使得此时虽寒风阵阵,引药却不会被大风刮走。

    “放!”

    三声火铳的爆响,两个匪徒胸腔喷洒着鲜红,高高腾在空中,就往坡下飞滚出去。

    不过韩官儿的三眼铳却打空了,可能是紧张缘故,而且三眼铳的瞄准也没有翼虎铳准利。

    空气中浓重的硝烟味道弥漫,黑压压的匪徒狂叫着冲得更近。

    杨河暗叹翼虎铳太少,这种三管连发火器效果非常好,就可惜太少了。

    他下令火器兵,弓箭兵后退,然后喝道:“长矛兵预备!”

    ……

    此时众青壮都将盾牌背回了身后,匪徒们冲得越近,为了避免误伤,他们弓箭手也停止了抛射,已经不需要盾牌遮掩。

    杨河喝令着他们,将手中的长矛放平端着,然后听他的号令刺杀,还拔起他的七尺长刀示意。

    米大谷、崔禄,林光官、杨千总等甲长都是跟随杨河多时的老人,当下照做,还吆喝身旁的队兵依样画葫芦,都八字脚,身体略侧,将手中长矛端平了,第二排则将长矛从第一排缝隙中伸出来。

    众新人队兵下意识的照做,不过看前方匪徒越冲越近,个个狰狞着脸,一边野兽般的嚎叫着,他们很多人脸色发白,忍耐不住的恐惧。

    远远的看杨河、张出恭等人射箭射铳,跟自己将要的近距离搏战,那种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再看众匪徒冲来,第二排中一个新人队兵猛的哇的一声哭出来,还有第一排的一个人,竟将手中的长矛一扔,转身就要逃跑。

    杨河目光一寒,杨大臣猛的上前,一刀劈在那要逃跑的队兵脖子上,他一刀劈下,那队兵半个脖子都被砍下来了,鲜血从断颈处喷散出来,溅得身旁人满身都是。

    还有齐友信上前,他揪着那哭泣的队兵,一刀刺入,在他凄惨的叫声中,就将他刺死在地。

    鲜血淋漓,撒满了枯满的杂草。

    杨大臣,齐友信都怒吼道:“后退者死!扰乱军心者死!”

    曾有遇抽了抽鼻子,胡就业也是揉了揉脸,那些新人面色发白看着,二人被斩杀,让他们意识到这是残酷的战场,不是闹着玩的。

    在老人甲长的带领下,他们都发出怒吼,狠狠握紧了手中的长矛。

    张出恭兄弟与陈仇敖安静准备着,胡就义显然很害怕敌人近身,胡就业倒沉着些,他嚣张的气焰似乎低了些,现在不但杨河,就是杨大臣、韩大侠的箭术都不会差过他,让他有些打击。

    杨河令董世才的预备队抽两个人填补了人数,所有的杀手队兵手持长矛紧张等待。

    黑压压的匪徒很快冲到,看他们就涌到近前,杨河猛然一声厉喝:“向前刺!”

    所有的队兵,不分新人老人,都是下意识的,本能的,不假思索的向前刺出自己的长矛。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