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45章 山匪

正文 第45章 山匪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帮青铜山匪徒慢慢逼来,他们看起来有一百多人,个个都是步卒。

    杨河估计他们有一百二三样子,人数比这边略少,但一色都是青壮,这些匪徒平日靠打家劫舍过日子,都有战场搏杀经验,却是这边刚编伍的青壮难民不能比。

    看他们行进间好整以暇,还不时怪叫几声增加这边的心理压力,果然都是经年匪贼。

    杨河队伍略为慌乱,虽然前方经过几次劫匪,但都没有眼前这些匪徒如此有凶残之气,而且似乎来者不善。

    看他们个个眼中带着凶狠与残忍,双目绿油油的,便似那些吃人的野狗,已经不再是人。他们队伍中更有十几个老贼样子的人,盼顾间带着一种凶悍与精干。

    杨河下令戒备,虽然不知这次交涉能不能成功,但做好防护总没错。

    此时他们处在两山间的小道中,两山头都很平缓,隔得有半里,也就差不多二百步。杨河下令退到右侧的山坡上,虽然平缓,也算地利,不管等会如何,先占据有利地形再说。

    他让妇孺老人聚到山的最上面,然后是辎重队,再是杀手队青壮顶在最前。

    他快速安排,他的队伍一路走来,已经有了列队编伍的概念,特别那些老人们,更有了下意识的本能。他们默声不响的服从,而新人有老人们带着,也知道该怎么做。

    弟弟妹妹瑛儿谦儿已经从背篓上下来,两个孩童一声不响,乖巧的让赵中举等人牵到后面去。

    然后是盛三堂、杨马哥、李薛义三个骨干带的辎重队,又形成一道屏障,挡在妇孺老人的面前。

    不论男女老少,在老人带动下,各人还将盾牌移到身前,随时准备防护弓箭。

    看杨河快速就布置防护完毕,队列还带着军阵的味道,张出恭兄弟三人眼中都闪过佩服。

    他们也曾私下议论过,猜测杨相公家中是不是出过将门,否则这些练兵掌兵之法都是不传之密,杨相公一个读书人怎么知道?

    这也是此时的弊端,领兵练兵太依赖为将者的经验,就是军中老兵死多了,一只军队的战斗力都会急速下降,也因此有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说法。

    这时胡就业四人也与韩大侠奔回来了。

    看就这个时间,杨河已经安排了防护,还占据了最有利的地形,他们眼中一样闪过骇然,这读书人,越来越看不懂了。

    “日嫩管管,是牛头马面。”

    胡就业回来时脸色不太好,他骂骂咧咧,平时笑嘻嘻的曾有遇此时也脸色难看。

    还有总是冷酷漠然的陈仇敖,神情一样凝重。

    张出恭为杨河解说,这牛头马面外人称之为牛掌家,马掌家,真实姓名不知,只知他们曾是刘良佐的麾下溃兵,风评非常不好,经常掳掠妇***辱后吃了,而且传出他们最喜欢吃小孩的肉。

    牛头马面曾经招揽过张出恭等人,被他们拒绝了,他们麾下有十几个骨干老贼,不可小看。

    ……

    杨河策在马上,马蹄下一片杂草,一片的枯黄颜色。

    他看向对面,那些匪徒已经在一百多步外停下,他们轰然聚着,肆无忌惮的笑闹,看他们衣饰破旧,头上裹了红巾,手中兵器多是棍棒,还有部分的腰刀与长矛。

    还有人拿着短斧、铁尺之类的短兵器,个个笑闹着,乱哄哄的又充满残忍。

    那杆“替天行道”的破旗由一壮贼扛着,然后旗下聚了十几个匪徒是杨河比较注意的。

    看他们样子,就是骨干了,似乎由各地的溃兵与老贼组成。

    杨河心中默数,八个弓箭手,五个刀盾兵,弓箭手大多戴着红笠军帽,又有人戴红缨毡帽,或是裹巾,弓力强弱不知。

    但乱世中,最可信赖的就是手中武器,对老贼们来说,特别是弓箭手,手上的弓就是他们的吃饭本钱,肯定保养得很好。

    那五个刀盾兵有两个背着标枪,便类陈仇敖一样,战力更为出众,头上戴的也是军帽。

    这些人基本都打着披风,厚实保暖,与那些衣着破旧的普通土匪大不相同。

    张出恭对杨河低语,这十三个老贼号称他们寨中的十三太保,战力强悍,必须引起重视。

    最后却是两个裹着紫色折上巾,打着蓝色披风的凶悍男子,二人手上持的却是三眼铳。

    这三眼铳铳身上有铁刺,有若狼牙棒,似乎还有枪头从铳中间突出,便若国初的梨花枪,三用一体,可射,可刺,可砸,让杨河的目光多在他们武器上停留一会。

    看青铜山匪徒聚在百步之外,杨河仍派胡就业过去交涉。

    胡就业略一犹豫,还是去了,不过要求刀盾兵陈仇敖同往,用盾牌帮他挡着可能的冷箭。

    他弟弟胡就义有些担心哥哥,不过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

    同时那边的匪徒也在打量这边,看这方的难民转眼就有了防备的样子,不由有些讶然。

    这边还有几十个青壮,一色黑巾罩甲长矛,与普通的难民队伍大不相同,更让他们有些慎重。

    不过转眼他们就不以为意,他们也看出来了,特别那些老贼,一眼看出这边只是普通的难民罢了,大部分不足为道,只有少量几个人会稍稍强悍些。

    一般头目队伍基本都有望气的能力,对面敌手是强是弱,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种很难用言语形容的气质感受,便若猛虎蜇伏,懒洋洋的神态,仍会给人以强大的威胁力。

    这边队伍虽有青壮装备,但气势却是缺乏的,毕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前两天还是普通的难民,编伍也不过两天,哪有什么气势?

    他们也未经过多少操练,特别大部分人未见过仗,沾过血,所以骨子里的凶悍与对面匪徒比起来相差甚远,特别青壮人数不多。

    所以对面的匪徒又狂笑起来,对着这边指指点点,他们贪婪凶残的目光在杨河的马匹上掠过,更在伍中的妇女小孩身上打转,看得人毛骨悚然。

    胡就业二人戒备的过去,对面很快有人认出他们。

    “咦,是胡大郎。”

    “是张出恭他们。”

    “陈杀星。”

    胡就业与陈仇敖在离对面五十步停下,陈仇敖持着盾牌,胡就业在旁喊道:“牛掌家,马掌家,兄弟等从贵宝地路过,愿奉上白银五十两,给弟兄们买酒喝。”

    那牛头马面商议了几句,只是冷笑不语。

    他身旁十几个老贼却七嘴八舌喊叫:“胡大郎,你不是说自己混吗,怎么又投人了?”

    “胡大郎,这事你不要搀和,干紧走人吧。”

    “胡兄弟,不若你过来,大伙一起快活,也胜过枉自送了性命。”

    他们报出要求,这边的难民队伍,辎重物什必须全部留下。

    妇孺小孩全部留下。

    杨河骑的马也要留下,青壮们可以走。

    不过张出恭兄弟也要留下。

    因为他们以前拒绝了牛掌家、马掌家的招揽,现在又投了别人,所以必须押回寨中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