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35章 招揽

正文 第35章 招揽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般来说,杨河对纯粹的青壮团伙是很戒备的,更别说溃兵了。

    然这七个兵颇为不同,特别张出恭兄弟三人,还遵循一定的礼仪与原则,那边胡就业四人似乎有些不良习气,然也有一定的良知与底线,这颇为难得。

    他们上下军容服饰也比较干净,更有一身的高超技艺,就此放过太为可惜。

    他沉吟半晌,还是微笑道:“鄙队伍正路过此庄歇息,相请不如偶遇,几位壮士不若一起到庄中盘旋小会?”

    张出恭几人相互而视,低声议论,张出恭却突然有些犹豫,他看看杨河,说道:“能否看看相公的腰牌?”

    杨河有些惊讶,他身旁的杨大臣,韩大侠更是脸色一变。

    杨大臣正要怒骂,杨河伸手止住他,他笑道:“世道混乱,再多的谨慎也不为过。”

    他从腰间解下自己的腰牌,大方的递给张出恭观看,几个兵围在一起,翻来覆去的看,都啧啧称奇,那镋钯手曾有遇更道:“这就是秀才的身牌啊,真真开眼了。”

    他们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而明时腰牌身牌已使用普遍,明人陆容在《菽园杂记》中就有讲:“凡在内府出入者,无论贵贱皆悬牌,以避嫌疑。”

    信息全面的腰牌除了个人的姓名、年龄、官位居所、职业外,甚至还有持牌人的面部特征。

    杨河的腰牌玉石为核,乌木包边,上面还有“古意”两个篆字,这二字经常在文章诗句中出现,一般读书人喜欢将之刻在身牌上,以显示自己的品味风雅。

    这种腰牌造不了假,再配合他的气质风度,看来杨河读书人身份确然无疑。

    张出恭双手捧着,将腰牌交回,惭愧的道:“小人失敬了。”

    也由不得他不小心,乱世中当兵的也不安全,他们一个同伙就是被一伙青壮流民骗了,然后晚上砍了吃,等张出恭等发现他时,骨头都没剩下几根。

    而杨河作为读书人,还是秀才,自然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在众人心中,读书人份量非同小可。

    “哦,这是小人的腰牌。”

    看完杨河的身牌,张出恭忙解下自己的腰牌给杨河看,然后是他的两个弟弟,有些不情愿的胡就业等人。

    “你等曾是刘泽清麾下?”

    杨河仔细看过张出恭等人的腰牌,瞥了他们一眼,“又为何离开,作战时被打散了?”

    他们腰牌都是很普通的硬木,牌正面有他们姓名,侧面则是他们的编伍号数,背面是律令戒告,不过确实表明身份无疑。

    “看不惯其军中所为,某等是兵,不是贼。”

    那刀盾兵陈仇敖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张出恭也是默默点头。

    杨河心中更喜,正要再出言,那弓箭兵胡就业却斜眼看来,他说道:“秀才,你可是要招揽我等?”

    杨河微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胡就业大声哼道:“你养得起吗?某胡就业就一个字,有奶便是娘……”

    那镋钯手曾有遇不阴不阳在旁插了句:“这是六个字吧。”

    胡就业不悦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每天要吃饱,三餐不能少。每三天至少要吃一顿肉。能满足的,某这条命就卖给你,不能的,休怪吾拔鸟无情。总之,给几分粮饷卖几分命。”

    杨河摇头,这边罗显爵等人都是嗤笑:“这个世道,想天天吃饱饭,还三天吃一顿肉?就是太平盛世,也不是说想就能想的。”

    那弓箭兵胡就义仓促不安的拉扯大哥衣襟,在众人目光下满脸通红,旁边的张出恭人等也是摇头,虽是同袍,然这胡就业的话语每每让他们羞愧难堪。

    杨河微笑道:“杨某只能保证赏罚分明,众兄弟同甘共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他看向韩大侠背的那半只狼:“不过今日肯定有肉吃。”

    他对张出恭道:“张壮士?”

    这三个火器兵互视一眼,张出恭道:“去看看。”

    那刀盾兵陈仇敖冷酷的道:“你那有姓敖的人吗?”

    杨河摇头。

    陈仇敖道:“行,看看。”

    镋钯手曾有遇笑嘻嘻道:“有肉吃,俺肯定去。”

    最后余下胡就业、胡就义兄弟二个弓箭兵,那胡就义扯着胡就业道:“哥,有肉吃啊。”

    胡就业皱眉道:“你有点骨气好不好?”

    他期盼的往陈仇敖那看去,那陈仇敖只当没看到他的眼色。

    他弟弟胡就义只是扯着他的衣襟:“有肉啊。”

    胡就业叹气道:“唉,你太不值钱了。”

    ……

    一行人往回走去。

    他们过了石桥,从庄北转向西南。

    杨大臣走在杨河边上,看那七个官兵,他们显然都是精锐老兵,给人压迫力极大,已方青壮虽有编伍装备,然看向这几人时都露出仓促不安的神情。

    他忧虑的道:“少爷。”

    杨河点点头:“我心中有数。”

    他继续与张出恭谈笑说话,借机询问他们的生平来历。

    张出恭也不隐瞒,知无不言,然后杨河了解了这些人的生平过往。

    原来张出恭兄弟是山東济南府人氏,轮班匠出身,因匠班银太重,就此逃亡,然后加入军中,归在刘泽清麾下。

    本来一直当兵吃粮,然从本年起,鲁地就一直不太平。

    正月,东平贼起,土贼李廷实、李鼎铉陷高唐州,然后又有曹濮贼,李青山等作乱,饷粮数百万阻于兖州,甚至运河断绝。

    为了护漕,朝廷设徐、临、通、浑四镇以防东寇,革王国宾职,檄杨御藩、刘泽清等会兵进剿。

    也是这一系列作战中,张出恭等人被打散,也早不满刘泽清军中习气,他们就趁机脱离。

    间中他们也加入过徐州副总兵金声桓麾下,然徐州也不太平,土寇程继孔、王道善、张方造等人作乱,还焚掠过徐州北关,方圆数百里行人不通。

    一次作战中,他们又被打散,加之三兄弟对金声桓军中一些风气也不喜,便也趁机离开。

    此后他们懒得加入军伍,就在这双桥庄北面十五里的奶奶山住下,在山岭下一座山神庙内打造器械谋生。

    从这废庄北面过去多山岭山包,都是南北走向,一直蔓延到黄河边上。

    山上山下,颇多结寨自保的村镇,对武器需求量大。

    兄弟三人匠户出身,都打了一手好器械,刀矛、火铳、火箭都会打造,也因此可以混一口饭吃。

    刀盾兵陈仇敖、镋钯兵曾有遇则是青州府人,陈仇敖马户出身,曾有遇柴夫出身,都是不堪徭役的苛暴逃亡,机缘巧合加入与张出恭等同一个营伍。

    然后同一场战斗被打散,就此在荒野中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