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29章 善缘

正文 第29章 善缘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男子见跑不了,尖叫着转身:“相公饶命,小人愿意做牛做……”

    杨河神情冷厉,他错马瞬间,刀光一闪,一抺血花就带出来,惨叫声中,却见一个人影往前一扑,消失在前方一个水坑中,然后无比凄厉的嚎叫声响起。

    却是这男子本能想避开马刀,他猛然向前一跳,未想跳到前边一个水坑中,好死不死这坑内还埋有木刺,他就被那尖锐的木刺串在上面。

    一声马的嘶鸣,杨河堪堪在坑边勒住马匹,他心有余悸,看那男子在坑中嚎叫,双手不断扑打挣扎,鲜血从他被刺穿的部位流下来,染红了整坑的水。

    他暗暗心惊,这种路面,这种地形,还好自己骑术高明,若不小心也冲入坑内……

    同时他发现自己是向圩门方向追来,也进入了五十步之内,虽然圩墙箭楼上没有动静,但他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他正要还刀入鞘,这时马上背篓一个木盖打开,妹妹瑛儿钻出头来,她好奇地看了看四周,又看向坑中那嚎叫声越来越低的男子,哇了一声。

    杨河皱眉道:“瑛儿不要看。”

    妹妹瑛儿脆声道:“哥哥杀坏人,瑛儿不怕。”

    杨河心中不知是悲是喜,五岁的妹妹早早成熟,拥有强大的心灵力量,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将马刀插回鞍上鞘中,扫了一眼圩墙,那边一堆人正对自己指指点点,其中一人戴着东坡巾,穿着紫色绸袍,就象一个富态的员外,身边一个管家模样的人。

    看那员外抚须说着什么,那管家不断点头。

    杨河扫了一眼,正要策马离开,圩墙上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叫道:“这位相公请留步。”

    ……

    吊桥放下,圩门慢慢打开,周边一些还停留的流民骚动一下,却无人敢动。

    此时伍中人全部聚到杨河身边,看圩门打开,齐友信喃喃道:“这庄子什么意思,难道要收留我等?”

    杨河看了看队伍,看很多人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毕竟平稳安定的生活是他们渴望的,看自己最忠诚的书童就在身边,他低声道:“大臣,你怎么想,若这圩子愿意收留我等的话?”

    杨大臣脸上露出迟疑的神情,他看了寨子一会,最后低声道:“少爷,我也读过书,知道一句话: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杨河微微点头,杨大臣想的就是自己想的,这个圩寨一看就是豪强势力,自己一个外人能有什么话语权?

    而浩劫就要来了,他必须打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基地,掌握一只没有丝毫掣肘,彻底贯彻自己意志,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

    所以这算这圩寨愿意收留,他也不会停在这里,最多拿金银向寨子购买一些物资。

    圩门慢慢打开,从里面走出一行人,那管家模样的人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彪形大汉。

    个个戴着青色的折上巾,身穿靛蓝色长身罩甲衣,围着红色肩巾,腰间别着精良的戚刀,每人还配有双插。

    这些人行止间尽显悍勇之气,杨河看得清楚,他们弓壶配的也是开元弓,他心下暗叹,果是豪强势力,光是这十几个人,战斗力就超过自己麾下青壮了。

    这些人身后还有六七个仆人模样的人,每个人肩上挑着沉重的担子,也不知里面是什么。

    看他们过来,走得越近,杨河低声吩咐伍中人戒备,防人之心不可无。

    那管家模样的人脸上带着笑,他一直看着这边,看到杨河的队伍,特别人人身上背的盾牌,他眼中闪过诧异的神情,过来后看清杨河的样貌,更是双目大亮。

    老实说,杨河的气质风度确实不用说,读书人的儒雅又带着凌然的英气,让人一见难忘,他来到这个世界最满意的也是这副身体,还有那份十七八岁的生员身份。

    那管家来到跟前,他施礼道:“鄙人永安集管事金贤柱,敢问这位是?”

    杨河跳下马匹,他拱手回礼:“原来是金管事,在下鹿邑生员杨河。”

    金管事更露出尊敬的神情,他复又郑重再礼:“原来是杨相公,小人失敬。”

    由不得他不郑重,大明读书人不少,但象杨河这么年轻就夺得功名的人可很少,而且还有文武双全的加分,方才那一幕可让他们圩中人震惊万分。

    不光是金管事,他身后的永安集人也是议论纷纷,看向杨河目光皆有佩服与敬重之意,很多人眼睛更在杨河腰间斩马刀与强弓上打转,一边发着低低的赞叹。

    看对面如此,伍中人与有荣焉,个个挺起胸膛。

    那金管事目光在严德政身上扫了一下,神情更好,这边还有一个读书人,虽然形象不佳,但也是读书人。

    他从袖中取出一物,却是一份礼单,他道:“鄙东主见相公风采俨然,心生仰慕。他言:相公若愿曲就本集,当扫榻以待。若不愿意,还请收下本集薄礼,望与相公结个善缘。”

    他呈上礼单,杨河看了,上边开列着纹银二百两,米面二石,豆料一百斤,白盐十斤,盐砖三十斤。

    又有松江棉布十匹,黑色头巾一百顶,青蓝色短身罩甲衣一百件,深红肩巾一百领,细密布鞋厚袜一百双。解首刀一百把,矛头一百个,重箭一百只,轻箭二百只。

    还有金墨三锭,端砚两块,本笔五枝,本纸一百张,黄咨纸二百张。最后礼单上还写着细茶五斤,羊肉二十斤,猪肉十斤,烧酒二十斤,油盐酱醋若干。

    杨河仔细看着礼单,心中感慨,这些豪强能世世代代存在,不是没有理由的。

    这上面的礼物,米面盐巴最为珍贵,乱世中盐与粮食甚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百斤豆料也帮了自己大忙。还有那些号衣头巾,也是自己急需的,解首刀、矛头与箭矢更不用说。

    礼单中杨河甚至感觉到他们的用心与细心,比如内中笔墨纸砚的具备,逃亡途中自己这些东西都遗失了,连伍中户贴都不能记录,现在这些纸笔可帮了自己大忙。

    这些物资放在盛世不值一提,但现在,只可用雪中送炭来形容。

    他将礼单递给杨大臣,看他双目睁得圆圆的,然后杨河郑重拱手道:“既是贵东主一番美意,学生也不辜负贵人雅意,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金管事笑道:“相公客气了,区区薄意,何足挂齿。”

    他神情有些遗憾,杨河这样讲,是不打算入圩了。

    不过这情形也在他们意料中,反正一个大大的善缘结下了,也就达到了目的。

    他们永安集能数百年千年存活下来,靠的就是眼力,不该得罪的人一定不得罪,该结交的人一定不能放过,付出区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报他们一个惊喜。

    东西较多,杨河吩咐齐友信安排青壮挑担子,伍中一片惊呼。

    显然圩寨送的礼物传开后,震动了所有人,看得金管事更是满面笑容。

    杨河上了马匹,看圩墙处那员外含笑看着这边,他对那方拱了拱手,那员外也微笑还了一礼。

    杨河再对金管事道:“足见盛情,当铭记在心。”

    他一提缰绳,策动马匹,一行人连忙跟上,带着满满收获,就此远去。

    一路上不断有流民跟上,特别那些妇孺老少,这只队伍似乎不一样呢,跟着他们可能可以活命。

    不过也有一些人不动,他们怀着希望跪在圩门五十步外,希望圩寨能大发慈悲,收留他们。

    吊桥又再收起,沉重的圩门关上,这方复归平静,只留下一具具尸体,还有那些伤员躺在地上,发出凄凉无助的哀嚎。

    ……

    老白牛:第四个副本“永安集豪强”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