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28章 找死

正文 第28章 找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慢慢的,杨河看到人烟的喜悦淡了下来,这个庄子虽好,却不是自己的安身之所。

    他甚至注意到箭楼上有人张开弓箭,也看到那些人眼中的警惕与厌恶,不由叹了口气。

    乱世中人心和铁一样硬了,对这些圩中人来说,自己人等或许是来抢夺他们口粮的叵测之辈吧。

    杨大臣也恼怒道:“腌脏货,不让人进。”

    齐友信则迟疑道:“相公……”

    杨河点点头,算了,这里并非自己人等的安居与桃源之所。

    走吧,自己也想得简单了,乱世中的安居之所,那是充满警惕与排斥的,一个个封闭的小圈子。

    就算自己管理寨子,也不会愿意放陌生人进来,他甚至在进入寨南的河流桥段,都会派重兵把守。

    自己也有点带入后世的思维了,这种结寨自保的寨子不是后世的城镇,敞开四门做生意,只怕来的人不多。

    他正要传令走人,忽然前方一阵骚动,却是一个妇女在哀求叫道:“老爷,行行好,孩子饿得受不了啊。”

    她从地上爬起来,似乎要跑得更近一些哀求,就在这时,一声弓弦的响动声音,尖锐的破空声中,那妇女就被一根箭矢射翻在地。

    杨河心下一凛,开元弓,至少达到中力弓的标准。

    那边一阵骚动,那妇女似乎被射中了咽喉脖颈,杨河未听到她的声音,却传出一个小女孩的凄厉哭叫:“娘亲,你醒醒……”

    前方的骚动声音更大,忽然一个男子声音响起:“众兄弟乡梓,这个庄中大户为富不仁,见死不救,大伙不若攻上前去,破了庄子,婆娘孩子也能吃顿饱饭。”

    杨河眉头一皱,就这点人也能破圩?此人居心叵测!

    他正要看这人是谁,就见前方的流民似乎饿红了眼,被人一激,昏了头什么也不想,就有几十人举着棍棒往前冲去。

    随后……

    弓弦声音大作,前方一片箭雨呼啸过来,还有两边箭楼的弓箭手一起夹击。

    听那弓矢的紧绷声响,杨河心中凛然,开元弓,都是开元弓,很多还达到中力弓的标准。

    凌厉的箭矢呼啸,就见冲锋的流民倒了一大片,然后他们勇气就没了,惊叫着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很多人慌乱下还摔进旁边的水坑,接着传出不似人声的嚎叫,却是被里面尖锐的木刺刺穿了身体。

    杨河喝道:“防护!”

    一把将身后两个背篓的木盖盖上,又从马鞍上取下自己的圆盾,虽然圩子的弓箭手只是攻击前方的流民,但他却不可不防。

    伍中众人也连忙松开活绳,个个将方盾圆盾移到身前,将孩童保护在身后,握住盾牌握把,随时准备举起,立时这边一大片的盾牌影子,颇为壮观。

    忽然前方又传来一阵爆响,圩墙上一蓬浓密的白烟腾起,伴之凌厉的火光闪动,就见前方两个男子一个踉跄,闷声不响就扑倒在地。

    杨河看得清楚,他们的后背都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却是被铅弹打穿了身体。

    那铅弹余势未消,接着又打中第三个男子,前两个男子当场死去,这个男子则向后摔飞了几米,然后滚在地上凄厉的惨叫。

    他虽没被打穿身体,但胸口也被铅弹砸得稀烂。

    杨河咬了咬牙:“九头鸟。”

    这种大鸟铳百步距离连铁盾牌都防不住,好在圩子仍未攻击后边,让杨河略略放心些。

    前方的流民惊叫着,他们彻底停顿下来,很多人更恐惧的跪倒地上,或慌乱的向后跑来。

    看圩墙箭楼那边似乎只要流民不再往前,他们也任由众人逃离不于理会。

    杨河叹了口气,他将圆盾挂回,说道:“走吧。”

    严德政与齐友信也是摇头叹气,他们传了下去,吩咐伍中走人。

    不过这时不断有流民向后跑来,路上塞满了人,就算这条路宽有四五米,但众人一时要离开也不是容易的事。

    杨河干脆下令众人避往路边水坑间一处平地,待流民过去再说。

    一个大哭着的小女孩过来,她抺着眼泪,抽抽噎噎喊着娘亲,看她全身黑糊糊的,已经进入寒冷的冬季了,仍然穿着薄薄的麻衣,还破旧似麻袋,穿着一双草鞋,冻得哆哆嗦嗦的。

    杨河看这小女孩只有六七岁,她的娘亲似乎就是最初被射死的那妇人。

    看她身后一帮人跟过来,几个男子眼中还闪动着诡异的光。

    杨河叹了口气:“把这小女孩收下。”

    赵中举忙应了一声,她拉过小女孩,说道:“孩子,以后就跟着姨。”

    看小女孩怯生生的看着她,她从怀中掏出一块肉干,柔声道:“饿了吧,这是姨给你的。”

    看到小女孩手上的肉干,周边似乎静了静。

    忽然方才那个男子声音又再响起:“众乡贤父老,天下富户都不是好东西,这个庄中的大户是,这读书人也是。凭什么他能骑马,我们就只能走路?大伙一起上,夺了马匹,我们饱餐一顿,看他们挑着担子,说不定内中还有粮食!”

    周边更静,很多人看向杨河,他骑在马上,鹤立鸡群,如此的醒目。

    是啊,庄子不好对付,但眼前这帮人……

    反正活不下去,不如吃饱了再死,夺下这匹马,足够自己饱餐一顿了。

    杨大臣暴跳如雷:“谁在说话?”

    杨河勃然大怒:“找死!”

    他未看到那男子,不过目光一扫,看过来那帮人眼中闪着无比的疯狂与绝望,先前过去一些流民眼中也闪着意动,他们顿下脚步,似乎有围过来的倾向,而这种地形。

    杨河知道自己绝不能留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猛然将那副五力弓取在手上,同时一根箭矢撘上。

    “嘣!”

    弓弦的一声响,箭矢激射而出。

    “噗!”长箭从咽喉射入,从颈后透出,一个刚意动举步的男子还未发出声音,就捂着喉咙滚在地上。

    他挣扎抽搐着,被射穿脖颈的痛苦让他痛不欲生。

    杨河一转身,咻的一箭,又是一个男子捂着脖子在地上打滚。

    杨河左右开弓,连番猛射,弓弦声音一阵接一阵,他一连射了十几箭,前边后方倒了一大片的人,个个脖子被他射穿,滚在地上只是抽搐挣扎,浓厚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周围一片惊叫声,人人向周边退开,似乎这边是死神的禁地。

    甚至有人没看清楚路面,不小心摔进路旁水坑之中。

    连圩墙箭楼那边都传来惊呼声音,人影重重,就对着这边指点。

    杨河厉声喝道:“全部跪下!”

    杨大臣与韩大侠取腰刀圆盾在手,都暴喝道:“全部跪下,不跪者死!”

    周边流民呆呆看着,各人为杨河威势所慑,卟嗵声中,不由自主就跪满一地人,只余一个手足无措的男子站着。

    这男子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只是此时眼中满是惊惶,看杨河目光投来,他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杨河冷冷看着他,那帮没脑子的蠢货一煽就动,早死早投胎,眼前这个罪魁祸首更不能放过。

    他叫了一声:“瑛儿、谦儿,抓稳了。”

    呛啷一声抽出自己的马刀,一策马,就朝那男子追去。

    那男子恐惧之极,他叫唤着,奔跑着,希望有人可以帮自己抵抗追兵。

    但一路上流民见杨河策马过来,个个连滚带爬的远远避到路的两旁,哪里顾得上他?

    ……

    老白牛:多谢最爱赵中举、帝皇的荣耀、龙眸寰宇、沫水蓝、菜农伟大等书友的打赏投票等。

    这两天就一更了,趁着没有大推荐,我要多准备些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