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续南明 > 正文 第12章 聚众

正文 第12章 聚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事?”

    杨河猛地起身,他说道:“大臣,瑛儿、谦儿,都跟我来。”

    按住腰间的斩马刀,就向外走去。

    杨大臣、弟弟妹妹第一时间跟在他身后,严德政、齐友信也连忙跟了出去。

    走出宅院,下了台,又是那扑鼻的怪味,满地的淤泥垃圾,一滩滩污水杂草。

    寻着声音行去,走过一片的瓦砾,杨河就看到前方有一个龙王庙,庙及周边附近有一片废宅,建筑稍好,可以遮风挡雨,然后一堆难民就聚集在这里。

    他们还是那样的枯槁虚弱,有气无力,对生活充满绝望。不过此时有一部分人聚着,围着,似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余下的人或坐或躺,就那样麻木地看着。

    然后听到中间那群人有孩童的大哭声音,还有齐友信浑家赵中举,严德政浑家孙招弟在劝说。

    特别那齐友信浑家赵中举,可以看出她以前是个富态温柔的女人,此时她在说:“都一路走来了,怎么就忍心?孩子都是我们身上掉下的心头肉啊。”

    她面前一个满脸菜色的女人只是抺泪,边上一个小男孩扯着她的衣袖,正在大哭不止。

    旁边又有一对男女搂着一个小女孩痛哭,哭得眼泪鼻涕直流,那小女孩只是沉默不语。

    地上似乎还有一个男人抱着头蹲在那里。

    齐友信小跑过去,向自己浑家问了几句什么,然后脸色一变,又跑到杨河身前向他细语。

    杨河听到“易子而食”几个字,立时一股狂怒涌上心头。

    他大步过去,那些难民吃惊下都不由自主让开。

    杨河走到那蹲着的男人身边,冷冷看着他:“就是你要将自己儿子跟别人换了吃?”

    那男人站起身来,一张满是尘土的脸带着几分倔强,他见杨河冷冷看着自己,有些畏惧,随后又梗着脖子道:“是又怎么样?”

    “混账东西!”

    杨河勃然大怒,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大响,那男子被打得向旁边摔飞出去,“咚”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然后他口鼻嘴角就涌出了粘稠的涎血混合物,立时满嘴满脸的血。

    “还有你们。”

    杨河冷冷说道,又是几记重重的耳光,将那女人,还有那对夫妻打翻在地,打得他们同样满嘴满脸的血。

    那小男孩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杨河的脚踝子,大声嚎哭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打我的爹爹娘亲。”

    他的声音凄凉难言,杨河只觉一股又酸又涩的东西直冲眼眉,一股热泪就涌了出来,边上的难民也一齐大哭起来。

    那男人默默爬起来,他盯着杨河,用力咬着腮帮子道:“虎毒尚不食子,但你知道饿的嗞味吗?秀才。”

    杨河平静下来,他冷冷道:“我知道,但我们是人,不是畜生!”

    他猛然作出决定,回头对自己书童道:“大臣,去把米袋拿来。”

    杨大臣吃惊地道:“少爷?”

    杨河道:“去吧。”

    杨大臣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去了。

    周围一片震动,严德政浑家孙招弟首先叫道:“相公施粥啦。”

    杨河问道:“昨天的锅呢?”

    孙招弟连忙回答:“在庙里。”

    杨河道:“好好洗洗。”

    孙招弟一连声的道:“相公但管放心,小妇人这就带人去洗。”

    杨河看了她几眼,严德政这浑家人长得干瘦,但可以看出性格颇为泼辣,也有一定的能力。

    他先前也有与严德政聊过,知道他在庄内教习蒙学,一个月下来也得不了几个束脩,全靠浑家辛勤纺织用来补贴家用,愧疚之下却有些惧内的毛病。

    ……

    一口大锅就那样架着,下面的柴火烧得正旺,上面已经沸滚了,冒着腾腾的热气与香气。

    在大锅的周边,那些难民围着,不分男女老少,个个用力吞咽着口水。

    同时他们脸上还多了生气与希望,看样子,那年轻的小秀才对他们有收容之意,而杨河能力是他们亲眼见到的,又是生员,这让他们心中涌起希望。

    严德政与齐友信在难民中虽然有些威望,但显然能力不能与杨河相提并论。

    杨大臣用一口大勺用力搅拌着米粥,这勺也不知孙招弟从哪个难民中找出来的。

    看他一直嘟噜着嘴,杨河在旁笑道:“怎么,生气了?”

    杨大臣道:“大臣不敢。”

    他看向杨河,眼中满是担忧:“只是少爷,我怕养不活他们,就刚才,已经去了好几升米了。”

    杨河微微一笑,他双目幽深,平静说道:“大臣,世道纷乱,凭我们二人之力是活不下去的。唯有聚众,汇集众人之力,才能在这乱世中勉强求存。眼下却是机会。”

    杨大臣虽不觉这些难民可起什么作用,但他一直听杨河安排惯了,只是不舍好不容易得来的米粮罢了。

    当下说道:“听少爷的。”

    杨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杨大臣裂开大嘴笑起来。

    当米粥的香味蔓延开时,杨河亲自拿起勺子,下面的难民一阵阵骚动,汹涌的饥火让他们个个难以自持,不过当杨河目光看过去时,就没有一个人敢乱动。

    又是孙招弟带头叫道:“好了,一个一个来,今日相公亲自施粥,你们喝着粥,可要记得谁给你们活命的恩德,要记住做人的本份。”

    一个个衣衫褴褛的难民上来,轮流取粥,以杨河在他们中的威望,还有杨大臣在旁按着腰刀,就没有一个人敢乱动,就是当中的男子也规规矩矩的。

    严德政与齐友信先前被孙招弟一个妇人比下去,感觉有些羞愧,也在旁帮忙维持着秩序。

    杨河舀着粥,所有难民上来都是先跪下来磕头,呜咽道:“谢相公。”

    然后迫不及待举起自己的碗,取到粥后忙不迭喝起来,很多人一边喝一边流泪,原以为直到死前都只能靠野菜过日,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喝到米粥。

    杨河看到那两对夫妻也上来了,特别那男子垂着头,手上捧着个破碗,他到杨河面前,忽然卟嗵一声跪倒在地,然后用力磕头,磕得额上的血痕片片。

    杨河默默给他们碗中倒满了粥。

    两对夫妻身边各一男一女两个小童,杨河看着他们,若非自己出现,二人差点就沦为他人口中食了,而就在此时此刻,大明又有多少这样的人伦惨事?

    小男童颇为懂事,他领到粥后,虽大口大口吞咽着口水,仍然先懂事的谢过杨河,随后天真地道:“锅儿多谢相公,相公是天上星宿下凡么?”

    杨河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

    杨河与杨大臣、弟弟妹妹,现在又有严德政与齐友信一起同食。

    二人虽先前在那杨河那边吃了一碗粥,然此时再吃,仍然狼吞虎咽的,严德政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他用衣袖用力擦着自己的眼泪,喝起粥来却不比下面的难民慢多少,斯文多少。

    喝完粥后,齐友信感慨地道:“未想到一碗粥竟如此美味。”

    他感慨万端,不由说到以前的事情:“想起小的时候,那时还是万历爷当朝,那真是天堂般的日子啊。”

    他眼中泛起梦幻般的色彩,追忆往昔:“柴米油盐,鱼肉鸡鸭,哪样不贱?便是数口之家,每日大鱼大肉的,所费也不过二三钱……呵呵,现在二三钱,又能买几粒米?”

    严德政也叹道:“是啊,小时候……记得那时便是小户人家,每日赚个二三十文,亦可吃肉喝酒,听说书,唱吴歌,快活啊……”

    二人说起以前的事情,都是笑中带泪,杨河静静听着,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深切地感受到,对普通的小老百姓来说,什么叫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喝完粥后,可以明显看出这几十个难民气色好了很多,也有了精神,看上去不再象先前那样麻木。

    或许是心中希望给了他们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