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崛起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玉佩(求订阅!)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玉佩(求订阅!)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裕从郡守府中出来,眸子中就带着点阴暗。

    他十七八岁年纪,生的唇红齿白,目似晨星,此时穿着锦袍,头戴金冠,腰悬长剑,俨然一副浊世佳公子的卖相。

    “公子可是要去醉江楼?小的给您备马!”

    几个门子当即殷勤侍奉着,又给牵来一匹神骏的白马,安上马鞍,这马鞍也是不凡,阳光下闪烁着,竟似以银箔打造一般。

    “是啊……有几个好友,约了诗会……”

    往常,作为太守之子,李裕一直都是意气风发,但现在,却是随口答应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驾!”

    上了马之后,却还是在想着刚才经过父亲书房,所听到的话:

    “楚凤郡之大弊有二,一乃世家阡陌连绵,阴蓄甲士,二乃神祗插手人世……诸多世家当中,犹以郡望王家最重!”

    “本太守已决意动手,此家二月初二,也必有反噬……”

    ……

    眼见着自家父亲就要与本地郡望交锋,动辄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祸,自然不能让他无动于衷。

    “或许……在世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好酒好诗,自娱自乐的纨绔子吧?”

    李裕想着,嘴角就不由浮现出一丝苦笑。

    虽然心急如焚,但这不能表露半点,甚至,没有正当理由,连今天的正常诗会都不能推辞了,以免被发现破绽。

    “李公子,您快请!快请!张家公子、还有谢家公子,已经在二楼雅座等候了……”

    到了醉江楼,小二与掌柜俱是认得这个贵客、稀客,当即殷勤侍奉,唯恐招待不周,给迎上二楼。

    这醉江楼临江而建,二楼视野开阔,就可看得大江波涛之景,令人心神一清。

    “哈哈……李兄可是来晚了,该当罚酒三杯!”

    几名穿着青衫的青年见到李裕,眼前就是一亮,笑道。

    “小弟今日不胜酒力,还是赋诗一首,以赔罪吧!”

    要是平时,大可喝得大醉,但现在李裕满腹心事,怎么敢托大?当即连连摇手。

    “好……李兄诗才,我等皆是佩服的,今日就等李兄大作!”

    几个喧嚣着,李裕却是暗自苦笑,他现在,又哪里还有什么诗来?

    “鲜葩映林薄,游鳞戏清渠。临川欣投钓,得意岂在鱼!”

    正自冥思苦想间,就听靠着栏杆一桌,坐了一个道人,望着滔滔江水,悠然长吟。

    其气清清,其声珠玉,诗词更是上佳,带着修道的悠然之意,令李裕不由呆了。

    当下告罪一声出来,上前几步,见着这道人也不过十五六年纪,却面如冠玉,肌肤晶莹,戴着竹冠,只是端坐,自然就有一股淡泊之气萦绕,知道必是内炼有成之辈,不敢怠慢,抱拳道:“在下李裕,见过道长,敢问道长道号?……适才听得道长之诗,却是颇得三味,还想请教……”

    “不敢,贫道无极,适才不过有感而发,自娱罢了,贻笑大方……”

    这无极道人,自然是吴明所扮,这时就笑着:“这位公子若是有兴,不妨坐下,与小道共饮两杯薄酒……”

    “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裕本来想走,但不知怎么,一股力量,就让他坐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极清冽,桌上的也是素点。

    此世的道人,甚至梵门,都没有要强求吃荤的习俗。

    李裕用了几筷,又望着江水,想到大江东去,岁月流觞,自己家族却旦夕之间,都不得保全,一种悲哀,就顿时将他充满,令他不由长叹一声。

    “公子长叹,似有烦心之事!”

    吴明淡然一笑:“而我观公子印堂发黑,带着红色,怕是不日就有着血光之灾啊!”

    他说这话时,就压低了语气。

    “你说什么?”

    而李裕听到这话,也是大惊,差点就直接跳了起来:“一派胡言!”

    只是纵然呵斥,同样压低嗓子,明显不想让其它人听得。

    “嘿嘿……贫道素会看相,还知道公子你这血光刀兵之灾,不在自身,唯在家族尔!”

    吴明呵呵笑道。

    这话听在李裕耳朵当中,却是直如惊雷落下,良久才道:“你这道人,还算有些门道……”

    若是普通卜算之人,张口吓人,那还不算什么,但能说到刀兵之灾,又与家族有关,就实在令他胆战心惊。

    不由问道:“道长既然能看出,不知可有法消解?”

    “消解?此乃人道业力所至,难!难!!难啊!!!”

    吴明幽然一叹,连道三个难字。

    李裕却仿佛抓到了一线希望,连忙道:“我乃太守之子,必然会重重报答你的……”

    “既然这样,那贫道也就勉为其难好了……”

    吴明伸手入袖,摸出一块蟠龙玉佩,放在桌上。

    “这是……”

    李裕拿起,他有着家学见识,第一眼,只觉这玉普普通通,只是一般,但再看下去,却又觉得这蟠龙自有一股韵味,竟然令他颇为爱不释手。

    “李公子……你要知道,天道不可改,大势不可违……”

    与此同时,吴明的声音,却是还在他耳边围绕:“……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贫道这个宝贝,公子若带上,只可一时防身,要想改变这大命,还得你自身努力啊……”

    “并且,天道有来有还,你想拿走这玉,非得留下什么来……嘿嘿……”

    “你要银钱?需要多少?”

    李裕听到这里,又有些迟疑,怀疑遇到骗子神棍了。

    “这个……就看李公子你,自己愿意出多少了,贫道先将话说在这里,不论你出多少,我们两个,便是钱货两清,再无纠葛了……”

    吴明摇头晃脑,又呲溜一口,喝了一杯酒,悠然道。

    听得此言,李裕心头的不安之感愈发浓重,但又瞥了眼手中的玉佩——自从拿起此物之后,他就舍不得放手,心里更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仿佛一直饥渴的人,终于吃到了东西一般。

    ‘罢了……左右就当花钱买了个玩物!’

    这时,玉佩上闪过的一丝青光,令李裕终于不再犹豫,伸手入怀,掏出十片金叶子,放在桌上:“这里有十两金子,可算足够?”

    这金叶子一片一两,十片正好就是十两。

    并且,虽然官方规定金银比例是一兑十,但金价腾贵,这十两金子,几乎可换得一百几十两纹银!放到哪里都是不小一笔了。

    “正好!正好!”

    吴明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大笑三声,将金叶子揽入怀中,潇洒而去。

    “李公子……刚才那个道士和你说什么了?”

    回到座位的李裕犹有些恍恍惚惚的:“没什么……卖了个玩物给我而已……”

    “成了!受龙气所激,本身气运已经勃发!”

    外出的吴明,眸子中也是幽光一闪。

    龙气从本质上说,只是一个引子,还需要本身有着足够气运才可。

    这李裕就符合条件,无论身份地位,都有着气运支持,现在又从臣格提拔到了主格——更通俗来说,就是激发了野心!

    有没有野心,这一点很重要!

    放在平时,有着朝廷大义压着,一个郡守最多只能掌握数千厢兵,但若有了野心,准备自立乃至造反,刹那间便可招募数万兵马!

    “该做的已经做了,其它的,唯看演化而已……”

    巷子角落内,吴明脱去道装,换回原本装扮:“接下来,就是静待龙门之会了……”

    ……

    “公子今日回来得真早!”

    郡守府的门子见到李裕回来,都是惊讶道。

    “唔!将马喂好!”

    李裕支吾着,心不在焉,有着吴明的打扰,这醉江楼的诗会,就草草而散了。

    他一路回来,看着郡城之景,却是心潮起伏。

    如此郡城,如此美景,的确不该让给王家!

    而要他献出身家性命,任凭宰割,更是万万不许!

    回到府里,立即就计较起来:“我父实际掌握,只有衙门快班,数百号人……王家私蓄的奴仆都比这多,若是真的两家交锋,关键就要看郡尉的了,他掌握两千郡兵,不论倒向哪一方,都是大事可成!”

    想到这郡尉捉摸不定的态度,李裕就是有些头疼,此时两个丫鬟走过,见着李裕,都是惊喜道:“公子你可回来了,二小姐找你,已经等了半日了!”

    “是小妹啊……”

    李裕这个小妹,乃是家中幺女,迫得父兄喜爱,一丝微笑就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来。

    忽然间,一个念头,却是似闪电般,在脑海中闪过:‘那个郡尉,似乎也有一女,极得宠爱……上次中秋园会,与我还有着一面之缘……’

    实际上,那女倒也颇为仰慕士子文采风流,这里面就有着文章可做。

    虽然行事有些卑劣,但都生死关头了,还顾得上这些?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通过此女,与郡尉拉上门路!

    “咦?”

    这时,又是一声惊疑传来。

    “是徐供奉啊,有事么?”

    李裕不满地一瞥,就见到一个门客站在路边行礼,不由奇道。

    这人,似乎有点本事,父亲也就出银子养着,但不见大用。

    “不!不!无事……”

    徐先生连忙说着,等到李裕离开之后,望着背影,眸子却是被惊疑不定之色充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