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崛起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班底(求三江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班底(求三江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少,此人名为吴铁虎,也是庄上佃户,只是好逸恶劳,喜欢舞刀弄棍,荒废田宅,到现在还是未娶,孤家寡人一个,倒也曾进过乡勇,训练时各项成绩都是第一,后来桀骜不驯,又嗜酒滋事,打人重伤,被关入大狱,现在不知怎么又放出来了……”

    旁边一名家丁就立即在吴明耳边说着。

    此时,乡勇见着吴铁虎,也是纷纷一缩,有几个却惊喜上前,口称大哥。

    ‘倒是有几分悍气,见这体格,便是进了大狱,也是狱霸一流!’

    吴明却是心里一动。

    这种人,和平之世,再混下去,只有三尺王法,闹市处斩一条路好走,但现在不同!

    并且,乡勇虽然训练合格,到底没有经过血火,关键时刻,更是缺少砸破一切,藐视王法的勇气。

    也就是说,要保家护院,这些乡勇义不容辞,但要拉出去与外人对拼,就有些缺乏勇气,若要扯旗造反,对抗朝廷,那直接就会散了。

    这个吴铁虎到来,却是大善。

    心里有些意动,表面上却是丝毫不露。

    “怎么样?明少爷?某家是否有着资格?”

    吴铁虎来到近前,精悍之气更加逼人,大大咧咧地一拱手,笑道。

    “既然不设范围,当然可以!”

    吴明一笑:“只是你晚来一刻,可知罪否?按照我家法,点名迟到,首犯该抽十鞭,以儆效尤!”

    “嗯?”

    吴铁虎眼珠一瞪,真的仿佛一头老虎一般,旁观一个小厮顿时被吓得脸色惨白,跌倒在地,吴明却是脸色不变。

    若是这还不从,便是不入他麾下,不听驱使,招了不听话的刺头,又有何用?并且还这习性,趁早弄死作数。

    此人虽然筋骨粗壮,但到底只学了点粗浅练武法门,最多比得上一开始穿越的纨绔子,乃是肉身境四重内壮之人物,不用封寒出手,吴明一只手便可收拾了。

    “不错,某家犯禁,该当认罚!”

    吴铁虎盯了吴明一眼,大笑一声,忽然半跪在地:“来吧!”

    “上!”

    吴明点点头,旁边就有一人持了皮鞭上前。

    啪!

    鞭花落下,吴铁虎闷哼一声,背上就浮起一道红痕。

    这鞭子乃是熟牛皮所造,又浸泡了盐水,虽然可以预防感染,但落到身上却不怎么好受。

    啪啪!

    寒风当中,十鞭子眨眼而过,家丁就报道:“启禀公子,行刑完毕!”

    吴铁虎也当真是个汉子,就这么一声不吭,蓦然站起,活动了下筋骨,向用刑家丁一瞥,面带不屑:“嘿嘿……阎三你下手没力,该不会是全花在昨晚娘们身上了吧?”

    “好了!”

    吴明眉头一皱,吴铁虎当即住口不言。

    “既然你罚也罚过,也未革除乡勇编制,便下去比武!”

    “多谢少爷!”

    吴铁虎一声大喝,冲入战圈,意态昂扬,如猛虎下山:“谁来与我一斗?”

    “恭喜少爷,得了人才!”

    等到此人下场,展露出武艺之后,封寒却是微微点头,对吴明道贺。

    “不算人才,顶多有些悍勇罢了!”

    吴明却是脸色不动:“暂且先用之,不吝赏赐,若最后还是不服我法,也只能杀了!”

    此时经历过两次轮回任务,吴明心态顿时变化,虽然谈不上视人命如草芥,但也是大器将成。封寒听着如此轻描淡写,决定一人之命,却又是心里大凜。

    “吼吼……”

    这个时候,吴铁虎刚刚击败最后一个对手,发出得意的大吼……

    ……

    “封寒师父辛苦,先来喝碗姜茶!”

    一清晨比武下来,吴明与封寒携手回堡,共用早膳,厨房早熬煮了热腾腾的姜茶上来,色如琥珀,红澄澄,火辣辣,入腹生温,整个人顿时微微出汗,暖和不少。

    “不错!”

    吴明也喝了一碗:“吩咐厨房,今日前来的乡勇,每人也送上两碗,嗯……再发五个馒头,加块肉!”

    封寒见此,却是回想起刚才一幕:

    ‘乡勇大比,吴铁虎虽然抢占鳌头,奈何不得人心,公推中落了下来,最后乡巡检落到赵松手上,只补了役丁,不过公子又赏了十两银子,这一打一拉,互相制衡,当真深得权谋三味,也不知道是天授还是从哪得来……’

    “这巡检所,看似与乡勇职能重合,但实际上,好歹也是一层官皮,有些用处的……”

    吴明夹了一块点心,又似无意问着:“上次封师父打探周家消息,居然还有几条商路情报,不知从何得来?”

    “都是之前兄弟照应……我在黑白两道,都算有些关系……”

    封寒语焉不详,但吴明一听就懂了。

    世道不靖,山匪就多。

    也有那绿林好汉,小说话本看多了,就喜欢立山结寨,号称以义气为先,做替天行道的勾当。

    当然,大多都是小患,官兵一剿就灭,也有的幸存下来,都是有着眼色,做了高官大户的走狗。

    封寒之前漂泊,或许就有着这方面的关系。

    吴明见此,稍微摆摆手,让闲杂人等退下,将自己的想法说了:“我乡巡检所,本来就有缉捕盗贼之责,又可光明正大训练,先借此练兵,你去发动消息,挑拨几家土匪对周家商路下手,到时候我再一起剿了,先给周家一个小小的教训!”

    “这……这可是……”

    封寒大惊失色:“不可能……三家十八寨,没一个敢动手的……”

    “他们不动手,我们不可以逼他们动手么?”

    吴明冷笑道:“更何况……就算他们缩卵,我们也直接上,事后再剿灭一家,不就成了?”

    封寒悚然动容。

    这种血火之气息,令他不似见着了世家大族的公子,反而好像遇到了铁血的将帅,就有些迟疑地道:

    “只是……公面上能站住脚,但私底下,却是与周家宣战,不死不休了啊!”

    “不死不休?”

    吴明嗤笑一声:“早在周家对我这个吴家唯一的继承人,当代家主下手的时候,两家之间,不是早已不死不休了么?”

    “此时年关,周家的商号必然要押解银钱、礼品回县,若是一股脑断了、截了,周家家业虽大,开销也大,我看它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就又说到点子上了。

    周家虽然有田五十顷,但族人上千,又有两个官身需要支持,开销何等如山如海?

    反过来,吴家二十顷地,却只要养吴晴与吴明两个,间或接济一点宗族便可,其中差距,简直不可以道理计。

    并且,官员家属从商,影响都是不好,只能用家生子的名义开小号,这又有一层不同。

    “若如此……周家恐怕要跳脚!”

    封寒思索了下:“倒也算釜底抽薪,但周家若是反扑……”

    “我就怕他们不来!”

    吴明冷笑一声:“正好一网打尽!”

    一缕杀气就浮现,令封寒不由打了个寒颤。

    ……

    接下来的几天内,县城一直风平浪静。

    就连之前青石村的事情,衙门也不过派了人下来,随意看了看骨灰与僵尸,就草草结案。

    周家丝毫未动,更是主动革除了余成的执事位子,一副忍气吞声,化解干戈的模样。

    吴明也没有申诉什么,每日就是默默苦练,与乡巡检十数人,以及乡勇混在一起,展露能力,竖立威信。

    两家看似波澜不惊,但实际上都是潜伏爪牙,此时的沉默不过更好地收缩力量,只待雷霆一击!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腊八。

    寒冬时节,家家户户取了粟米、红枣、桂圆、莲子、绿豆等物熬煮腊八粥,香气扑鼻。

    这时候,已经消失一段时间的封寒却是回来,对吴明禀告道:“已经全部办妥,将周家商队消息放出,不敢直接联络山寨,怕留下证据,但线路图已经送到!”

    “很好!咱们要过年,土匪也要肆虐一把,才能过个肥年啊!”

    吴明吹了吹粥:“我家费了如此大代价才打听出的消息,尽数泄漏给他们,正如肥肉到嘴,哪能忍得住呢?”

    “就算忍得住,也没关系了!”

    吴明喝完粥,就带着封寒,来到演武场上。

    此时寒风凛冽,但十几个巡检所的汉子,在赵松与吴铁虎的带领之下,一丝不苟地操练着,旁边还有精心选出的乡勇。

    见到吴明,都是高喝:“见过少爷!”

    比起之前来,更多了几分军容肃穆之意。

    “免礼!”

    经过这些时日,吴明也将手下人摸清楚了,乡巡检当中,赵松沉默寡言,但有担当,也认得几个字,威望很高,而吴铁虎武功高强,也有几个小弟跟着。

    当然,此时,还是汇聚在吴明麾下。

    “这些装备,你们换上!”

    吴明摆摆手,两个家丁就抬了数个大箱子,重重落在地上。

    “这是……”

    吴铁虎打开一看,就见一箱子是皮甲,都保养甚好,其中两件甚至还镶有铁片,护住心口等要害,防御力相当不错了。

    另外一箱,却是上好的百炼钢刀,刀口闪着寒光,又有强弓硬弩,都是从武备库里搬出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