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神崛起 > 正文 第十七章 渐近(求推荐!)

正文 第十七章 渐近(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闲啊……”

    接连几日跑乡下来,吴明倒很是享受了一番封建地主少爷的腐朽生活。

    他习武练功,身强体健,自然没有什么劳累之感。

    甚至,本人出面的一向只有伟光正之事,比如减租减息什么的,自然有他金口,至于对付故意欠租不缴,泼皮滚刀肉一类的货色,就有吴管家一干狗腿子出马,一路也算大开眼界。

    此时回到自己坞堡,休整一番之后,又叫来两个丫鬟,按摩舒活筋骨,这两个丫鬟乃是惯会伺候人的,此时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自然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吴明只感觉四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无微不至地款款按压,筋骨酥麻,整个人都差点灵魂出窍。

    ‘舒适、安全、而惬意的生活……’

    吴明眼睛微眯,心里暗暗想着:‘若非还有主神殿的任务牵制,我恐怕早就堕落了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纵然有着志向,如此安逸的生活,也实在消磨人的心志。

    ‘说起来……主神殿的任务看起来还有点间隙,却是好事!只是……应该也快了!’

    【叮!】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吴明准备是不是直接办了两个丫鬟,来个一龙二凤的时候,主神殿浩大的声音直接在他脑海中响起,令他什么心思都没了。

    “你们都下去!”

    将两名小家碧玉,脸上还带着幽怨之色的婢女打发下去,吴明脸色肃穆,解读着脑海内的消息。

    【尊敬的主神使徒!编号庚申六十九轮回者,您的任务将在三日后子时开启,请做好准备!】

    主神殿的声音平板、机械、又带着浩大的威严。

    “终于来了!”

    吴明却是握紧了手掌。

    “查看详细任务情报!”

    话说他之所以留下大笔小功不动,不就是等的这个么?

    换成一般轮回者,主神殿任务开启野蛮粗暴,直接拉人,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能一开始就小心翼翼地武装自己,尽可能地全方位提升。

    但吴明不同!

    有着提前知晓情报的特权,令他可以针对性地兑换物品与强化,这时候一百小功发挥出来的效果,简直比得上其它轮回者一千小功!

    【编号庚申六十九轮回者!您将于三日后子时开启副本!】

    【场景大小:中型副本!】

    【任务难度:洪!】

    【主线任务描述:……】

    ……

    吴明脸色肃穆,一个字都没有放过。

    良久之后,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意:“幸好……看起来也不会因为我是主神使徒,就准备玩命地提高难度……”

    这个难度级别,还有‘洪’字的定义,吴明也大体明白一点。

    整个主神殿的任务级别,应该是从上到下,按照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规律依次排列,他上次经历的新手副本任务,便是最为容易的荒级,此时不过上调一级而已。

    “不过……也不能确定这个难度的跨越是多少,事关小命,怎么慎重也不为过啊……”

    吴明眸中精光闪动,陷入了深沉的思索当中。

    ……

    与此同时。

    两个有些鬼祟的黑影,也是来到了坞堡之外。

    “这便是吴家堡?倒也有些气象!”

    一人穿着道袍,夜色之下,两点眸光仿佛幽火,令人望而生畏:“只是如此根基,如何支持得那位真传道种崛起?想不通啊想不通!”

    “嘿嘿……人家是天生命格,自带大运地气,与阳宅风水又有什么关系了?”

    另外一人却是冷笑,又似有些担忧:“我等若做下此事,干系非小,当心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这倒无妨,那位自有他人对付……否则,你以为我们家老爷为何巴巴答应下来,难道就为了一个区区的道院名额么?”

    目光似幽火的道人冷笑。

    “什么?”

    另外一人震惊了:“居然还有此等隐情?”

    “不错,区区一个纨绔子算什么?便是占了一个名额,还犯不着我们家老爷为此与那位道种争执,毕竟,三公子也并非什么可堪造就的货色,今年不行,不是还有明年么?”

    道人摇头:“我等来取此子,不过是为了破那人道心,再让其他人收拾那人!如此跟你说……放心没有?只要事成,有的是给我们收尾的人!”

    “难怪我说我家老爷这次为何如此大胆,不惧报复,原来是找到了靠山!”

    原先那人恍然大悟,又是自言自语道:“打压一位道种,还有根深蒂固的乡绅,恐怕非得郡里高层施加压力才可,吴家纵然有些跋扈,却也未曾惹到郡里去吧?”

    “嘿嘿……这便是你不惹人,人来惹你!现在是什么时候?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豪杰并起,争的都是那一线机缘,你挡着别人路了,又怎么怪别人来搬你?”

    “机缘?龙蛇?龙……”

    一开始的人眼睛一阵迷蒙,却是想到,此时乱世有兆,各类天才都是崛起,但一郡气运便只有如此多,本能地便会互相倾轧,争夺天命机缘,电光火石间,立即就想到了一事:“道脉之争?龙气之夺?”

    走了两个圈子,脑子却是越来越明:“不错!以吴晴此女的天资横溢,被院主赞为‘真道种’之资质,道行突飞猛进才是正常,等到龙门之会的时候,也未必不可以给那位造成牵制,必须打压了!”

    “你心里知道就好,莫要多说,徒生因果纠缠!”

    道人却是摇摇头,默然不言。

    另外一人却是沉默良久,喟然一叹道:“幕后之人布局如此,恐怕不是为了区区一个龙门会首,独占鳌头这么简单,我们楚凤郡从此恐怕多事……”

    “嘿嘿……这你又错了!”

    道人傲然一笑:“放眼当今,大周日衰,天星降世,逐鹿之局不可避免,但日后无论是谁来坐天下,难道还能苛待我们老爷不成?天下如此,此郡也是如此,不论是大周,郡守,又或者道院,乃至那家上位,势必都要安抚士子、武生、缙绅,否则便是‘民怨沸腾’之局……我等又有何惧?”

    “不错!不错!”

    之前那人连连点头:“这次看来还是得多亏道长,才能将此次差事办好!”

    “我等份属同僚,却是不必如此了!”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道人的眼睛里面还是微蕴一丝得色,旋即看向坞堡,又有些发愁:“只是若此子龟缩不出,那还真有些难办!”

    毕竟,这时的坞堡防御力甚强,上次吴明经过林奇一事之后,又有些惊弓之鸟,加强戒备,甚至武备库中都由于吴晴的存在,比大青庄更加恐怖,光是铁甲就有三具,更有两台床弩,能射千步,真真是大杀器,日夜又有乡勇巡逻。

    这等阵营,只要不是出动大军围攻,随便什么人来看了都要头皮发麻。

    “不怕!”

    开始那人却是一笑:“若是平时,我们还真拿此子没办法,但时值秋收,便有得是机会!”

    “此言大善!”

    道士含笑点头,显然认为只要不在坞堡中,擒拿一个纨绔子,如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毕竟,纵然听到些此子洗心革面,潜心练武的消息,但武道艰难,一个纨绔子练上几月,又能有什么成效?

    真正要对付的高手,也只有一个封寒而已。

    ……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这两人倒也没有算错,只可惜漏了一点!

    便是在吴明看来,天大地大,都不及自己的小命大!

    此时主神殿任务在即,区区一点地租之事,只要不闹到天翻地覆,休想让他出来一步。

    因此,一连三天都是深居简出,打坐炼气,调整心态,让外面的两人所有准备都做了无用功。

    “这可怎么办?难道要强闯?”

    外面的两人顿时坐了蜡,一人就哀叹着:“难道被看破了咱们两个的布置?”

    “若是真看破了,那就该尽起乡勇,来拿人了,我们双拳难敌四手,还跑得了么?”

    道人却是捋了捋胡须:“依贫道看来,不是那人纨绔习性发作,便是气机交感之下,事情有了变化……毕竟,那位真传道种的气运也是坚如磐石,不是轻易可破的!”

    “那我们怎么办?”另外一人就有些焦急。

    “一个字!等!”

    道人显得胸有成竹,其实心里也是另有打算。

    他虽然投靠了主家,但更加类似客卿的地位,断然逼不了他去冒险送死的。

    “主上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现在的东家,不过是待以客卿,我便做客卿该做的事便了……”

    道人眼中似乎闪着幽火,又对另外一人道:“不过空等也不是办法,你去……如此如此……明白了没有?”

    “好!”

    另外一人眼中浮现出钦佩之色,缓缓退下,隐没入黑暗当中。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不知不觉中,却是到了午夜时分,子时临近。

    坞堡之内,吴明早就吩咐了外人,要闭关行气几日,寻求突破,万万不可打扰,旋即舒舒服服地睡在了大床之上,默默呼唤着主神殿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