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忘长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救人之术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救人之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翠欲滴的灵光融进体内,毕参只觉其流过之处就像被温柔的水流浸润,伤口的疼痛随即减轻了不少,就连疲惫也悄然退去。

    他惊喜地扭着脑袋看了下自己的腰侧,这才回柳清欢的话:“前几天,驻扎在阆巅雪峰的人修带着一众鬼物,突然杀进林子里。我们逼不得已,只能往深山里撤,又向碧水渊的乌峦前辈发出求救。”

    他抬起圆滚滚的脑袋:“乌峦前辈欠我们古兽族一个人情,所以才愿意出手帮忙。”

    柳清欢伸指一点,一道迅疾无比的光束冲出指尖,将扑过来的一只小鬼打得烟消云散,看了眼天空中的乌龙。

    “浮月境的人怎么会突然攻打你们?之前不是相安无事吗,难道是……”

    毕参摇头道:“实际上那些人修觊觎我们古兽山林已经很久了,在你没来以前,他们就曾数次闯进来过,只是规模没有这次大。这次大概是想借那些鬼物的手,一举灭掉我古兽族吧。”

    他依然保持着兽身,毛茸茸的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一双金色的瞳目中却流露出愤怒与难过。

    低着头,毕参庞大的兽形依然比站着的柳清欢还高不少,却小心翼翼地道:“柳道友,你刚刚用的是什么疗伤之术,好像效果非常好呢。你、你……”

    柳清欢挑眉道:“嗯?”

    毕参转头看向身后,满含期待、近乎哀求地道:“族中突受袭击,我的族人很多人都因此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我想请求你能不能也帮忙看一下我的族人?”

    柳清欢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呢,行了,我知道了。”

    毕参不由大喜,感激得都摇起了尾巴。

    两人说话之时,已经又有数不清的鬼物吱吱哇哇地往这边围拢,其中更有好几个高阶鬼物,卷起阵阵阴风,一马当先地冲了过来。

    毕参顾不得再说话,低沉雄浑的虎啸蕴藏着王者之威,震慑得周围的妖兽都不由两股战战。

    只是还没等他扑出去,就见柳清欢已跃上半空,身形连闪间整个人如行走在虚无的风上,飘逸而又莫测。

    一出手却霸道非常,剑气纵横之间,那些小鬼就像是地里的韭菜般被一扫一大片,顷刻间便化为一股黑烟泯灭于天地。就连高阶鬼物也逃不过他手中的剑,几乎是一剑一个,干脆利落、所向披靡!

    这一方角落竟有了片刻的冷寂,柳清欢一回身,就见下方无数双眼睛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就连那些嘴里没片刻停歇的小鬼都吓得闭上了嘴,缩起尖牙利爪,只想赶快离那杀神远远的。

    柳清欢眼角余光一闪,便见一位浮月境元婴修士往这边飞来了,他一挥衣袖:“毕参,这里交给你了。”

    威风凛凛的白虎终于从呆怔中回过神,片刻后金瞳中爆发出热烈而又崇敬的光芒,只觉浑身的战意被点燃般沸腾起来,“嗷呜”一声便飞身拦截住那找过来的人修。

    正好穆音音等人也赶到了,将战场交给他们,柳清欢身形一闪,如一阵风般穿梭过整个战场,往古兽族人聚集的角落赶去。

    那些古兽族人大概是看到了之前的情形,看到柳清欢,不少年轻的战士都偷眼瞧来,又自动自发地分出一条道,让他进入弱小族人呆的内圈。

    柳清欢目光一扫,这些年轻的战士有着各种各样的兽形,身上的皮毛都显得极为凌乱,有的地方还血乎乎的。但即使受了伤,只要还能动弹,他们就没有退后一步,因为身后就是他们的族人,为了保护族人,他们甘愿浴血奋战。

    柳清欢不由升起一丝感慨,一边往内圈走,一边动了动手指。

    无数绿豆大小的莹光从他指尖飞出,仿佛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将周围浓重的死气都冲淡了几分。

    “啊,这是什么?它钻进我身体里面去了!”

    “嗷嗷嗷嗷呜……”

    “好舒服……咦,我的伤在快速愈合!”

    “我也是!那些雨点是药吗,好神奇的药!”

    一时间,那些年轻战士都又惊又喜地叫了起来,其中还夹杂着各种兴奋的兽吼,浑身的疲惫与倦怠一扫而空,就连那些在雨水笼罩范围内的妖兽也精神了不少。

    在一片笑声中,那些不小心淋到雨水的鬼物却突然开始鬼哭狼嚎,一个个痛苦地满地打滚,浑身黑烟直冒!

    柳清欢的青木之气蕴含着极其强大的蓬勃生机,而那些鬼物都至阴至邪,是死气凝聚之身,遇到完全相克的青木之气,自然就像是被泼了滚油一样。

    此消彼长,古兽族战士精神大振,攻势越发凶猛。

    没有多看身后的情形,柳清欢走进内圈,便看到那些弱小的、年迈的古兽族人也没有闲着,有的在研磨草药,有的在递东递西,还有人在照料着那些受了重伤的战士。

    对于他的到来,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当初第一次见到时的敌意,不少人脸上还带着感激之情。

    一个大概只有四五岁的小丁点跑了过来,怯生生地向柳清欢行了个古兽族礼,然后勇敢地拉住他一只手,将他带到了一个躺在破旧草席上的人面前。

    柳清欢蹲下身,就见这位古兽族人近乎气息全无,一道长长的撕裂伤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后腰处,五脏六腹都裸露在外面,已经被某种凶狠的尸毒浸染成蓝绿色,几乎化成了一滩脓水。

    一位脖子上挂着数串五颜六色石头的老妪坐在草席旁边,正将一种黄褐色的汁液喂进那人嘴里,并不停歇地低声念涌。如同水气的白色光丝缠绕在那人伤口上,刚刚将那诡异的蓝绿色驱散一层,尸毒却又很快卷土重来。

    柳清欢不由有些惊讶,这人都这样了竟然还活着,一探之下,才发现有一团气正牢牢守着对方的心脉,只是已微弱得快要断绝。

    看到他,老妪犹豫了一下,还是往旁边让了让。

    有人在旁边说了一句:“这是我们的族医。”

    柳清欢朝老妪温和地一笑,然后伸出手掌轻轻覆上那人的伤口,浓郁的青气从掌下流溢而出,将那人全身包裹住。

    其他古兽族人也围了过来,亲眼见到那任他们如何努力也拔不去的蓝绿色尸毒越来越淡,糊成一团的脏器也在快速复原,没多久便恢复成肉粉色,重新焕发生机。

    “哦!”

    “哇!”

    惊叹声此起彼伏,这近乎起死回生的一幕震憾了在场所有人,等地上那人的胸膛突然猛地起伏了一下,随后气息渐渐变得平稳,看柳清欢的目光仿佛是看着神仙降世一般。

    实际上,对于柳清欢来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这样的外伤便不难疗治,难的是那些在神魂、丹田、识海一类地方的伤,那就得借助丹药之力了。

    他站起身,正准备走向其他躺在地上的人,脚下突然一顿!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

    围着他的古兽族人都愣了一下,柳清欢转首望向西边,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凝重,隐隐还透着戒备:“轰隆隆、犹如地动山摇的声音!”

    一位年轻战士突然往地上一趴,随后一脸狂喜地大喊道:“是兽潮,兽潮从山林里面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