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道总裁之枭宠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番外(萌宝篇)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番外(萌宝篇)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爸爸,怀念要爸爸抱抱哦。”胖乎乎可爱的小肉手抓着谢恒的裤管摇晃,昂着脑袋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

    谢恒嘴角温柔一笑,伸出大手就抱住了自己女儿。

    “怀念,爸爸怎么感觉你又沉了?”谢恒说道,手指掐着女儿的脸颊,嫩的能掐出水来。

    虽然才只有五岁,但胖这个词语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小丫头垂着眸子,胖乎乎的小手相互拍着,撅起小嘴,“爸爸,怀念只是长高了呢。”

    好吧好吧,小公主不愿意了,谢恒这个心疼,连忙哄着她,“对,怀念长高了,而且越来越漂亮了哦。”

    这么一听,小丫头才开心的大笑起来,双手扯着谢恒的嘴角。

    谢恒也不生气,父女俩玩得其乐融融。

    片刻后,一个小男孩从书房走出来,看见此景不屑一顾,黝黑的眸子一瞥,冷声说道,“怀念,你都多大了,就不能成熟点。”

    纪念冷着脸颊,才五岁大的孩子板着脸像个早熟的小老头。

    怀念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洋娃娃般的天使笑容,可爱的让谢恒忍不住去亲自家宝贝女儿。

    “哥哥,你就是嫉妒爸爸疼我,哼,坏哥哥。”

    怀念是妹妹,从小长的就像极了苗蕊,因此谢恒也宠她宠的不得了,可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小公主有些嚣张跋扈。

    纪念理都没理她,抱着手中厚厚的一个本国外著作就坐回了沙发。

    一边一走,一边说道,“爸爸,妈妈睡醒了。”他这算是友情提示吧。

    谢恒看了一眼时间,果然苗蕊午觉快醒了,他想都没想抱着女儿放到了纪念身侧,“纪念,好好看着妹妹。”

    说完他就大步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小公主再重要,也没有他的大公主重要。

    纪念和怀念是异卵龙凤胎,虽然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可是这智商真是相差千里之遥。

    天才纪念比之念念还要聪明,而怀念的智商堪忧,已经五岁,一到十这几个数都数不明白。

    纪念的性格要更像谢恒,对人永远都是冰冰凉凉的,说话做事也像极了谢恒,怀念又正好相反,整天叽叽喳喳都不会停,喜静的苗蕊都觉得聒噪,也就只有谢恒能受的了。

    可苗蕊觉得聒噪了,谢恒也只好威逼利诱哄骗小公主少说几句话。

    谢恒去找娇妻,宽阔柔软的大沙发坐着两个小人。

    怀念粘人,妈妈爸爸不在就只能粘着哥哥,小屁股向纪念身边蹭着,奶声奶气的说,“哥哥,你别看了,爸爸让你陪我哦。”

    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拽纪念怀中的厚书,纪念一躲,怀念扑了一个空,圆溜溜的眼珠眨着,嘟囔着小嘴,“哥哥你坏,又欺负我,我要告诉爸爸。”

    胖乎乎的脸颊酒窝深深,粉嫩的小脸可爱极了,瘪瘪嘴‘哇哇哇’哭了起来。

    纪念小眉头蹙起,一脸嫌弃,“谢怀念,你都多大了,能不能有点出息,整天就知道哭。”

    说罢,怀念哭的更凶了,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嚎啕大哭,哽咽的嘀咕,“哥哥坏,哥哥最坏,就会欺负怀念,我不喜欢哥哥了,我最讨厌哥哥了……哇哇哇……”

    纪念心中不忍,把书放下身侧,“……哥哥带你出去……”

    这话比什么都好使,小怀念立刻停止了哭泣,卷翘的睫毛上还粘着晶莹的泪花,嘴角带笑,“哥哥最好了,怀念给哥哥亲亲。”

    胖乎乎的小手一把扑了上去,混合着鼻涕和眼泪双手牢牢抓住了纪念的衣袖,这一刻,对于他来说是崩溃的。

    纪念的神色越来越冷,深邃的眸子抬起都蕴藏着一股寒气,他压低了嗓音冷说,“再不松手,你就哪也别去了。”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怀念即刻松开,眼睁睁看着纪念的小背影离开。

    她眨着眼睛,望着哥哥的背影,“……哥哥,你要去哪?”

    “……换衣服。”纪念无语,对自己妹妹的蠢感到崩溃。

    怀念‘哦’了一声后,乖乖的等纪念出来,嘴里一边嘀咕道,“哥哥真爱臭美,爱臭美的坏哥哥。”

    怀念特别喜欢和别的小朋友玩,只不过苗蕊和谢恒更希望她能乖乖的做个大家闺秀,也很少有机会出来。

    她拉着纪念的袖子,红色的小洋装穿上去可爱极了。

    “哥哥,我们和他们一起玩好不好。”怀念看见不远处有一群小朋友兴高采烈的玩游戏,眸子一亮想要加入进去。

    纪念对此不屑,这种游戏对他来讲太弱智了。

    他点点头,“你和他们一起玩,我在旁边看着。”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大让步。

    怀念开心,蹦蹦跳跳的就跑了过去,纪念紧随其后。

    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声问道,“……我能和你们一起玩吗?”

    几个年纪相仿的小朋友停下游戏,上下打量着洋娃娃般的怀念,纪念则停在了不远处靠在墙上,一脸深沉的看着怀念的方向。

    “我们凭什么要跟你玩?”几个小孩子的领头讽刺的问道。

    怀念咬着手指,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后摇摇头,“怀念也想不出来哦。”

    旁边一个小姑娘嘴中嘀咕着她的名字,恍然间想到,“怀念?你就是那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十个数查不明白的胖妞呀?”

    几个小孩哄堂大笑,紧接着有人就说,“我们才不要和小蠢货一起玩,会传染的。”

    “就是,就是,太可怕了,我才不要像她那样呢,你快走开啦,不要打扰我们。”一边说还一边推搡着怀念。

    怀念被气的脸颊通红,眨着大眼睛眼泪都快流了出来,“你们才是小蠢货,我叫谢怀念,不叫小蠢货。”

    小孩子说话总是口无遮拦,他们习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确定说出来话对对方会造成什么影响,更不会考虑其他元素。

    “我知道你叫谢怀念,你的大名在整个幼儿园都传遍了,我们老师都说过,再不听话就会变成小班谢怀念那样的小蠢货。”

    为首为孩子抱着双肩说道,表情认真。

    怀念气的哇哇大哭,双手用力就推了上去,“你们是坏人,都是坏人。”

    “呵呵,你居然敢推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被推的小男孩大怒,单身狠狠把怀念推开。

    怀念连连后退,一个酿跄跌在了纪念的怀中。

    他脸色阴沉,小小的模样眉宇间闪过一丝狠戾,把怀念护在身后一步步走了过去,“她是我妹妹,我们全家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我们都舍不碰她一下,哪里轮得到你来推。”

    小人不大,气场强烈。

    为首的孩子王为之一颤,“……我又没说错,你妹妹本来就是一个小蠢……”

    还没说完,就感觉鼻子一酸,下一秒一股热流顺着鼻孔淌了下来,他惊恐的看着纪念,后退了好几步,“……你……你……”

    纪念站在他年前,黝黑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他眸色幽深,倏地从地面上捡了一根树枝,在地面上写了起来。

    几个小孩子都傻了眼,土地上被树枝划出的痕迹他们都没见过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眼前这个男孩的目的是什么。

    只听纪念冷冷的说,“来吧,这是微积分中最简单的一种类型,你们谁能解的出来,我就让你们骂她是小蠢货,直到够为止,如果你们解不出来,就说大声说自己是小蠢货一百遍。”

    几个小孩蹙着眉头面面相觑,别说是解出来,哪怕是见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纪念给了他们十分钟,而后小声问道,“解不出来?那就履行承诺,如果不愿意,这个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么一听谁敢不从,几个小孩站成了一排,齐声喊着,“我是小蠢货。”

    身后的怀念也不哭了,拽着纪念的衣袖,“哥哥,你让他们停吧,感觉他们好可怜。”

    锋利的眸子‘唰’的一下看向了她,“对别人,你能拿出对我和爸爸那股劲的千分之一都不至于被人欺负成这样,他们可怜?你忘了自己被欺负的样子了?”

    怀念憋着嘴,看见他们可怜的模样于心不忍,摇动着纪念的衣袖,继续央求,“哥哥,你就原谅他们的吧。”

    他原谅他们?搞得好像刚才被欺负的人是他一样。

    纪念恨铁不成刚的甩开手,“你还真是个小蠢货,活该被欺负。”说完背对着众人离开。

    哥哥这是生气了呀?这次是真真的生气了,哥哥生气后果可是相当严重,意识到这一点,怀念迈着小短腿就追了过去。

    两个小奶娃并肩走在一起,怀念像个小狗腿讨好着说,“哥哥,怀念把芭比娃娃都给你,你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哦。”

    只见纪念的脸色更难看,她不解,难道是因为不够,于是乎她继续说道,“要不然以后所有的蛋糕和玩具都让给哥哥好了,这可是怀念最大的让步了。”

    倏地,纪念停止步子,有种恼羞成怒的冲动,他怎么就能有一个这样的妹妹???

    “……闭嘴,我就不说。”他冷声说道。

    一二三,怀念愣几秒才反应过来,抱着纪念的胳膊欢呼起来,“哥哥万岁,哥哥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