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七十章 花府大宴(三)

正文 第七十章 花府大宴(三)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庆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独孤明月,十天前的相亲他早已经淡忘了,但独孤明月那天香国色般的容貌一直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他快步走上前,微微施礼笑道:“明月姑娘,还记得我吗?”

    “哦!你是李将军,我们好久没见了。”独孤明月的淡淡一笑,目光又投向一河碧水。

    李庆安见她心事重重,无意和自己说话,便笑了笑道:“那我就不打扰姑娘了。”

    他一拱手,便向桥下而去,走出十几步,后面的独孤明月却轻声喊道:“李将军,请等一下。”

    独孤明月款步姗姗走下桥来,给李庆安盈盈施一礼,“李将军,上次的事情真是抱歉,我不知道祖父是请李将军来喝酒,我真是失礼了。”

    “小事一桩!”李庆安摆摆手笑道:“其实我也想找借口出去逛街呢!对了,后来我在西市又遇到令妹了。”

    不知为什么,李庆安倒挺喜欢那个化妆新潮的独孤明珠,他又笑着问道:“明珠呢?她今天来了吗?”

    独孤明月抿嘴一笑道:“她来了,和几个女伴去温泉玩水去了。”

    “那你怎么不去玩?”

    独孤明月幽幽叹了口气,在一块大石上坐下,一只腕白肌红的玉手托住香腮,片刻,她忽然问道:“李将军,安西很美吗?”

    “怎么说呢?”

    李庆安也在她身边坐下,微微笑道“安西当然很美,它辽阔壮丽,有一眼望不见边际的草原,在河边,一群群雪白的绵羊在悠闲地吃草,朵朵白云像帽子一样戴在冰山雪峰的头顶,一座座冰峰就像蓝宝石一样璀璨夺目,就仿佛是一座座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独孤明月的眼中露出了向往之色。

    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回头对李庆安笑道:“李将军,其实我觉得你很有文采,不是她们评价的那样粗鲁无礼。”

    李庆安摇摇头笑道:“文采谈不上,仅能看书写信而已,我从小父母双亡,祖父天天逼我练箭,没有时间读书。”

    “原来是这样。”

    独孤明月叹了口气道:“李将军有空还是多读读书吧!只有文采斐然才更有用武之地。”

    李庆安听她口气尊文贬武,心中有些不爽,便道:“文虽然能安邦,但武也能定国,若大唐人人都去读书,那谁又去抵御胡马入侵,明月姑娘,你说呢?”

    独孤明月浅浅一笑,却没有反驳他,这时,她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向池塘对面望去。

    李庆安心中有些奇怪,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池塘对岸的花丛里走过三人,其中两人是四十余岁的文士,独孤明月当然不会看他们,李庆安的目光便落在了第三个人的身上。

    这是一个英姿勃勃的少年男子,年纪二十岁左右,长得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身着锦袍,头戴金冠,他没有注意到这边,正和两个文士大声地讨论着。

    “我太宗皇帝曾言,民可载舟,亦可覆舟,我以为此乃至理名言,我若治天下,当以民心为本,让人民安居乐业,天下丰足,四海然升平......”

    李庆安淡淡一笑,这少年好大的口气,他瞥了一眼独孤明月,见她两颊笑涡霞光荡漾,刚才的忧伤竟一扫而空,李庆安心中有些醒悟了,原来她是喜欢对面这个少年郎.....

    少年郎走远了,独孤明月忽然站起身,对李庆安笑道:“和李将军谈话令人愉快,外面寒冷,我先进去了。”

    李庆安耸了耸肩笑道:“明月姑娘请便!”

    独孤明月有些歉然,可她的心已经飞走了,便低声道:“李将军,抱歉了。”

    李庆安哈哈一笑,“明月姑娘说哪里话了,有什么好道歉的,快去吧!”

    独孤明月秋波流转,对李庆安嫣然一笑,便步履轻盈地走了。

    “他奶奶的,美人居然看不上我老李!”李庆安摸了摸额上的伤疤,用荔非元礼的语气自言自语笑道

    .......

    李庆安又走了一圈,虽然杨花花府中的建筑美奂绝伦,但毕竟是十二月寒冬,萧索肃杀,逛了一会儿,他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向大堂走去。

    刚走到台阶旁,忽然台阶上一人向他躬身施礼,“李将军,请留步。”

    来人是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皮肤很白,身着文士袍,显得文质彬彬,李庆安对他有点印象,似乎刚才在门口时见过。

    “你是.....”

    “在下是礼部主客司员外郎崔平,久仰李将军威名。”

    “原来是崔员外郎!”李庆安拱拱手还礼笑道:“员外郎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事,我只是对李将军敬仰已久,明晚想请李将军到寒舍去喝杯水酒,不知李将军能否赏光?”

    李庆安沉吟一下便问道:“不知尚书右丞崔翘和员外郎是什么关系?”

    “崔右丞正是我二叔。”

    李庆安呵呵一笑,“那好,崔兄不嫌我打扰,我明天一定来。”

    崔平大喜,他连忙取出一张叠好的纸条,递给李庆安道:“这是我家地址,明曰尽管你来。”

    李庆安收了纸条,向他一抱拳道:“那好,明曰黄昏我一准到!”

    ........

    走上台阶,李庆安进了中堂主厅,今晚杨花花发二千张请帖,连同他们的妻女,少说也有四五千人,共分为三个大厅,其中主厅宽阔巨大,俨如一座大殿,可容纳四千人同时就坐,已经摆满了一千余张坐榻,两人坐一张,可坐近三千人,五品以上的官员权贵以及他们的夫人儿女都有资格坐在主厅。

    尽管摆满一千多张坐榻,但主厅上依然不显得拥挤,中间有大片空地,铺着昂贵的波斯地毯,近百名舞姬在悠扬的乐声中正翩翩起舞。

    李庆安的位子是在中间,一名宦官将他领到座位上,周围都是四品官员和他们的妻女,女人们一个个精妆细扮、云髻峨峨,主厅里十分暖和,女人都脱去了御寒的裘氅和披帛,只穿着短襦长裙,襦裙结构复杂考究,大多绣有各种精美的图案,可谓‘罗衫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丝’。

    而且颜色绚丽,红、紫、黄、绿争艳斗研,令人眼花缭乱,贵妇人们保养得非常好,大多胸脯半露,细润如脂、粉光若腻,使人有一种粉胸半掩疑暗雪之感。

    此时离开宴还有些时间,客人们交头接耳,主厅里一片窃窃私语声。

    木榻上铺着锦貂,十分暖和,李庆安刚刚坐下,忽然听见有个年轻女子声音在叫他,他一回头,只见不远处坐着独孤明珠,正惊喜地向他招手,她脸上的血晕妆已经不见了,梳着着双环望仙髻,略施薄粉,倒也明眸皓齿、妍姿俏丽,

    独孤明珠虽然才十四岁,但发育得很成熟了,胸前玉峰高耸,婀娜小蛮,别有一番风情。

    ......。

    (老高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