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花府大宴(二)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花府大宴(二)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仪话音刚落,不少人都惊叹起来,有人轻声低呼道:“庆王殿下把他的永业田都送出来了。”

    “这是你孤陋寡闻了,庆王的田产,何止千万,一万亩不过是他九牛一毛罢了。”

    杨铦和杨锜千恩万谢,这时,安禄山笑着迎了上前,躬身笑道:“轧荦郎给殿下见礼了。”

    “哦!原来是安大帅,好久不见了,听说令郎受伤,现在如何了?”

    “多谢殿下关心,现在好多了。”

    两个大胖子站在台阶下套起了交情,‘如果两个人有着共同敌人的人,那他们往往会成为朋友甚至盟友’,这句话用在安禄山和李琮身上一点也不错,他们俩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太子李亨。

    李琮就不用说了,安禄山之所以仇视李亨,并非他本人和太子有什么过节,而是源于一个简单的事实,李隆基本人就是逼迫父亲登位的,这样的人,绝不会容忍太子的威胁,安禄山看透了皇帝和太子的矛盾,所以他在太子面前傲慢无礼,出言不逊,可对李隆基却言辞凿凿道:“臣只知陛下,而不知太子。”

    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安禄山与太子的关系十分恶化,如今遇到了对太子之心不死的李琮,两人就仿佛俞伯牙遇到了钟子期,关系迅速升温了。

    ........

    李庆安快步走上前来,拱手笑道:“李庆安特来贺三夫人寿辰。”

    他递上了请帖,按照惯例,主人送了请帖后,客人便要在请帖后面的空白处写上所送寿礼的明细,然后把上门时把请帖交还,司仪会高声朗读,以示感谢。

    但李庆安却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唐的礼宴,不懂得这个规矩,寿礼他送了,却没有在请帖上写上寿礼名目。

    司仪看了看,上面却没有写寿礼,他眉头一皱,低声问杨锜道:“大老爷,这上面没写寿礼,我怎么读?”

    杨锜也有些为难,问人家送什么礼似乎有点说不出口,不过他认出了这份请帖是三妹亲自送出的二十五张私帖之一,上面有三妹的亲笔签名,可是李庆安只是一个小小的中郎将,三妹怎么会给他送私帖?

    “不用报礼,直接报名。”

    司仪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安西中郎将李庆安贺三夫人寿辰。”

    旁边人顿时议论纷纷,这个李庆安怎么不懂规矩?竟然空手上门。

    庆王李琮眉头一皱,问左右道:“这是何人?”

    安禄山连忙低声道:“此人便是安西李庆安,这次封中郎将,有点小功便目空一切,实为趋炎附势之徒。”

    李庆安也听到了窃窃私语声,连忙取出礼单道:“这是贺礼单,东西中午已经送去了。”

    杨锜接过,只见上面写着:“文房四宝一套,翡翠珠花发钗一支。”

    他的嘴不由咧了一下,打了个哈哈笑道:“李将军客气了,快快请进。”

    就在这时,远处却有人叫喊:“七郎!慢走一步。”

    只见近百名侍卫护送着一辆宽大的马车到来,两名随从将高力士扶了出来,众人一声惊呼,纷纷上前见礼,“高翁来了!”

    安禄山和庆王李琮也连忙上前施礼,谄笑道:“给阿翁问好!”

    杨铦、杨锜也一起上前陪笑:“阿翁大驾光临,令敝府蓬荜生辉啊!”

    高力士向安禄山和李琮笑着点点头,走到李庆安面前眯眼笑道:“七郎,我已派人去你住处,本想和你一同来,没想到你倒先来了。”

    李庆安歉然道:“高翁,真是抱歉,我今天去西市买了寿礼,没有回住处,便直接过来了。”

    “呵呵!你送了什么寿礼?”

    杨锜连忙把李庆安的礼单递给高力士,高力士看了看便笑道:“七郎,这样送礼可不行啊!”

    两人在随意交谈,旁边庆王李琮惊讶万分,这个李庆安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得到高力士的青睐。

    高力士把礼单交还杨锜笑道:“杨使君,李将军可是小勃律战役立下大功之将,他因久在安西,不太懂中原的人情世故,这样,我再再替李将军出寿礼一千贯,以贺三夫人的寿辰。”

    “高翁,多谢了。”李庆安见高力士替自己想得周到,心中也不由有些感动。

    就在这时,安禄山忽然插口笑道:“怎么能让阿翁破费,这笔礼钱我来出,我一直有愧于李将军,正好借此机会给我赎罪,阿翁,可给轧荦郎这个机会?”

    “既然如此,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高力士淡淡一笑,他拍拍李庆安的肩膀道:“七郎,要多认识一些我大唐的高官重臣。”

    ........

    门口众人一起进了大门,穿过一个占地宽广的广场,众人走到了正厅前,从这里众人就要分头去休息了,高力士对李庆安笑道:“七郎,要和我一起去歇息片刻吗?”

    李庆安见旁边跟着安禄山和庆王李琮,他便欠身笑道:“高翁请便,我想四处走走。”

    “那好,你去吧!”

    高力士笑了笑,又对李琮道:“殿下,听说令郎准备娶长孙家的长女为妇,恭喜你了。”

    “阿翁见笑了,我家那匹野马早该套个笼头了。”

    “阿翁,我上了份范阳军屯田的折子,能否拜托阿翁看一下。”安禄山趁机道.

    “明天我去找找看吧!今天只说风月,不谈公务,哈哈!”

    三人有说有笑走进了贵宾室休息。

    .......

    李庆安饶有兴致地参观着杨花花的新宅,这里原是太平公主的宅子,占地数百亩,殿阁重重,俨如一座小型宫殿,虽然太平公主已经死去几十年,但宅子里处处可以看见她的影子,她当年种下的奇花异草已经长成了一两人高的植物丛,虽然寒冬,但依然可看见绿意盎然。

    最妙的是后院里有一处温泉,在寒冷的冬季里热气腾腾,男宾看不到温泉,只能隔着墙看见空中有热气缭绕,里面不时传来年轻女人的嬉戏声。

    逛了一圈,李庆安来到一座小桥上,由于有温泉流出,桥下的小河没有结冰,碧波流淌,浮溢着淡淡的脂粉之香。

    远远的,只见一名年轻的少女站在桥上,出神地望着水面,她身着一袭绿罗裙,显得格外的丰盈窈窕。

    “独孤明月!”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