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意外收获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意外收获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地一声巨响,门被砸开了,大群人冲进了院子里,“两个小娼妇,快给老娘滚出来!”

    杨钊顿时惊慌失措,想挣扎着站起身,却难以动弹,只得低声对李庆安急道:“李老弟,快去把门关上!”

    李庆安心中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杨钊还有仇家找上门来,居然还是个女人,他走下榻,快步前去关门,不料刚走到门口,门‘砰!’地被撞开了,两姐妹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跑了进来,一左一右躲在李庆安的身后,浑身瑟瑟发抖。

    “两个小娼妇,往哪里逃!”

    门口‘呼!’地闯进了大群女人,高矮胖瘦,大多是丫鬟仆妇一类,为首是名三十余岁的妇人,绣衣锦服、云鬓整齐,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一对白藕似的雪臂上戴满了金环玉镯,打扮上应该是个有身份的贵妇,但她眼前的姿态却和贵妇相差甚远,她两腿分开,双手叉在腰上,身体前倾,仿佛一头随时扑上来的母狼,在盛怒之下,她的粉脸有些扭曲了,原本俏丽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

    她一眼看见了坐靠在墙上的杨钊,先是一愣,眼中随即顿时闪过一抹杀机,嘿嘿冷笑一声道:“原来杨爷也在这里,这下真是捉歼捉双了,杨爷,是不是嫌我打扰了你的美事?”

    李庆安不知这妇人是谁,竟如此嚣张无礼,但见她又认识杨钊,听她说一声捉歼捉双,李庆安心中有些明悟了,他一闪身,躲开了女人怨气炙烈的气场,站到一旁,两姐妹却不肯松开他的衣服,跟着躲在他的身后。

    杨钊慢慢站起身,躬身陪笑道:“娘子,你说哪里去了,什么捉歼捉双,好像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原来这妇人竟是杨钊的老婆裴柔,虽然理论上妒是七出之一,但这套理论并不符合杨钊的家情,裴柔为他生了四个儿子,杨钊落魄浪荡之时,又是裴柔一肩挑起了家中的重担,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子拉扯长大,因此在家中地位极高,可谓说一不二,杨钊发达了,花心了,她也可以容忍,但前提必须是她指定的女人,否则家法伺候,杨钊今天被贬为县令,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马夫的私告,杨钊竟然在外面置办了别宅,还养了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裴柔顿时怒火万丈,杨钊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在外面养女人?天一擦黑,她便带着大群仆妇前来捉狐狸精,不料正好将杨钊也堵住了。

    她见房中有外人在场,一肚子火气硬生生憋住了,家丑不可外扬,她眼中冰寒似刀,脸上却挤出一丝笑容道:“杨爷,听说你又买了一处宅子,妾身喜不自禁,今晚特来一观,打扰杨爷了。”

    说着,她向李庆安强颜一笑,可当她的目光落在李庆安身后两个狐狸精身上,那一点点勉强地笑意顿时一扫而光,眼中怒火又炽热起来。

    杨钊不想在李庆安面前丢了面子,便用右拳掩口干咳一声,“嗯!娘子若没有事情便可以退下了,我和李将军还要谈正事。”

    如果杨钊知趣一点的话,此时应该向老婆道歉,然后再信誓旦旦说自己绝没有碰这对姐妹,再把责任推给安禄山,把房产双手奉上,或许裴柔看在白得一处房产的份上就能饶过他这一次。

    可偏偏杨钊死要面子,不想在李庆安面前丢丑,又丝毫不提两姐妹之事,用命令的口吻让老婆退下,这就俨如火上浇油,裴柔本来已经燃起的怒火腾地变成了冲天烈焰,她再也不管李庆安在场,一步上前,精准无比地揪住了杨钊的耳朵,这一招经过裴柔千锤百炼,从不失手,杨钊竟被她扯住耳朵拉下榻来。

    “哎呦呦!娘子松手!松手!”杨钊痛得直咧嘴。

    裴柔将他拧了一个圈,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顿时伤口崩裂,杨钊痛得捂着屁股趴在地上嚎叫不止。

    “哼!你这个混蛋有出息了,竟然敢在外面养女人!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裴柔虽然心中恨之入骨,但见血从丈夫的裤子里渗出,她也不好再动手了,一指两姐妹,对众仆妇道:“来人,把这两个狐狸精给我拖走!”

    “公子救救我们!”

    两姐妹吓得面如土色,在身后哀求李庆安,虽然李庆安不想介入别人的家务事,但他见杨钊之妻凶悍异常,知道这对姐妹落在她手中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他心中对这两姐妹不由生出一丝怜悯,便一伸手,拦住了冲过来的仆妇,喝道:“且慢!”

    李庆安身材高大,一对胳膊又粗又长,身上有一种强悍之气,几名健妇见他出手拦住去路,都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眼巴巴地望向夫人。

    “这位将军,这是我杨家的家务事,请你不要插手干涉!”

    裴柔斜睨着李庆安,她不知道李庆安的背景,便尽量用一种客气的口吻道。

    李庆安拱手笑道:“夫人,你们的家务事我不管,不过这两个女子并非你们杨家之人,望夫人手下留情。”

    李庆安还不知道,这对姐妹不过是安禄山养大用来送人的礼物,没有什么人身自由,更没有什么身份文契,安禄山送给杨钊,就是杨钊所有,她们不能离开主人,一旦逃离主人被官府抓住,就会被没为官奴。

    在李庆安看来,这对姐妹并非杨钊的妻妾,那裴柔就没有资格摧残她俩,裴柔眉毛一扬,刚要发作,地上杨钊忽然忍痛道:“娘子,我给你说过了,这对姐妹不是我的人,她们是李将军的人,李将军想买我的别宅安置他们,所以把她们带来看房子,你千万不要鲁莽。”

    饶是杨钊反应得快,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借口,把两姐妹推给李庆安,逃过今曰之难。

    裴柔一怔,她狠狠瞪了杨钊一眼,“你这个杀千刀的,你敢骗老娘?”

    杨钊话已出口,也只能硬着头皮咬到底了,“娘子,我没有骗你,她们确实是李将军的人,我怎么敢在外面私养女人,不信你自己问李将军。”

    裴柔迟疑了一下,走上前问李庆安道:“他所说的是真话吗?这两个小娘是你的女人?”

    “不错!她俩正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准你碰她们。”

    李庆安哼了一声,回头对两姐妹道:“阿凤、阿凰,我们走!”

    他推开堵在门口的几个仆妇,伸手搂过两姐妹柔嫩的肩膀,大步向门外走去,两姐妹吓得战战兢兢,像两只小鸡似的躲在李庆安胳膊下,拉着他的衣服,一脚深一脚浅地离开了房间。

    杨钊躺在地上心中大恨,眼睁睁地望着李庆安把她俩搂走,可他老婆又如雌老虎一般虎视眈眈在旁,使他有口难言。

    裴柔见两个女人走了,心中怨恨稍缓,便背着手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笑道:“这房子不错嘛!房契在哪里?你快把它给我。”

    ........

    李庆安带两姐妹离开了杨钊的别宅,两姐妹在长安无亲无故,无处可去,李庆安只得租一辆马车,带着她们先返回住处,住处很安静,没有听见荔非元礼那破锣般的嗓子,使他微微松了口气,估计那家伙去喝酒还没有回来。

    可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出现一个纤细的身影。

    “将军!”

    李庆安一怔,他认出来了,是跟在高雾身边的夏小莲,“小莲,你怎么在这里?”

    夏小莲慢慢走上前,她看了一眼李庆安身后的两个小娘,对他施一礼道:“李将军,雾姑娘下午已经回安西了。”

    高雾突然走了,令李庆安有点惊讶,“为什么?”

    “雾姑娘这次进京是接母亲和姐姐去安西,本来是三天后才走,但今天上午她母亲接到了安西的信,便改变主意了,要连夜走,临走前雾姑娘来找过你两次,你都不在,她便留一封信给你。”

    她递上了一封信,李庆安拆开了信,上面是高雾那线条粗硬的笔迹:‘七郎,父亲染病,不得已提前赶回安西,但放心不下你,特给你立以下规矩,回安西之前必须遵循。

    第一条,不准去青楼,也不准将青楼女子带回住处。

    第二条,不准久盯着女人看。

    第三条,不准去相亲,什么明珠明月,一概与你无关。

    第四条,不准私纳小妾,不准仗义救女为名,把女人带回家中。

    第五条,.....’

    林林总总,足足有三十几条,看得李庆安目瞪口呆,半晌,他将信收起来,问夏小莲道:“那你怎么不跟雾娘一起回安西?”

    夏小莲捏着衣角,有些扭捏地道:“雾姑娘说,李将军一个人无人照顾,便让我留下来照顾将军的起居。”

    ......。

    (嘿嘿!票票投来!!)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