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高府练球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高府练球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成为李林甫手中的一枚棋子,李庆安感觉很不爽,他见时辰已经不早,便回住处取了球具,向高力士的府中匆匆而去,十二月的天黑得很早,抵达高力士的府时,天已经黑尽了。

    府门前冷冷清清,远远地只见台阶前停着一辆马车,车门开着,马车内坐着一人,是名三十余岁的男子,李庆安路过他身边时瞥了他一眼,此人浓眉重眼,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估计是某个想托高力士人情的官员。

    他快步走上台阶,从腰间取出了玉牌,这是进入高力士府中的凭据,这时,后面那人忽然喊道:“李将军,请稍等!”

    李庆安回头看了看他,笑道:“阁下是......”

    那人一瘸一拐走下马车,躬身施礼道:“在下万年县令杨钊,请李将军给我带个口信给高翁,我想求见他。”

    ‘杨钊?’李庆安愣了一下,杨钊不就是后来的杨国忠吗?他不是一进长安就凭借裙带关系步步高升吗?几时做过什么万年县令?这是怎么回事,这和历史上的记载完全不同啊!

    “李将军,就拜托你了!”杨钊无比诚恳地向他施了一礼。

    “呵呵!杨县令客气,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带信。”

    李庆安取出玉牌给门房晃了一下,便大步走进了高力士的府中,看得杨钊无比羡慕,自己几时才能也有这么个玉牌呢?

    李庆安嘴上虽然答应,却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高力士怎么可能不知道杨钊来了,连他都不肯见,自己又多什么嘴。

    不过领他去见高力士的管家却替他解开心中的疑惑。

    “哎!这个杨中丞,好好的御史中丞不当,偏偏要去替杨慎衿说话,挨了三十棍不说,还被皇上降了职,现在可好,堂堂的御史中丞居然变成了一介县令,连我家老爷也不好见他了。”

    “哦?杨慎衿出什么事了?”

    “据说御史王中丞弹劾他私藏妖人谶书,不过这件事被杨钊一搅和,居然不了了之。”

    李庆安忽然有一点明悟,莫非......

    这时,他们走到了球场,球场上正在夜训,灯火全灭,十几名马球手在三十步外练习击球,看台上,高力士穿着一身宽大的袍子坐在一只胡凳上看球,管家上前禀报道:“老爷,李将军来了。”

    李庆安上前一步,对高力士躬身施礼道:“卑职参见高翁!”

    高力士摆摆手,温和地笑道:“七郎,在我家里就不用这么拘束了,来!坐在我身旁。”

    一名侍女也搬来一只胡凳,胡凳类似于今天的马扎,由几根木棍支成,李庆安坐了下来笑道:“好像他们进步很快!三十步外都能进球了。”

    “这多亏你啊!若不是那天晚上你的建议,我的球队今年依然要靠人情获得名次。”

    高力士微微感叹一声,又笑着问李庆安道:“你们这几天练球我听说很不错,怎么样?今年安西军有信心夺冠吗?”

    “大家当然都想夺冠,不过变数很多,谁也不知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高力士点点头,望着天上飘来的一片乌云徐徐道:“你说得不错,谁又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把每一天过好才是最重要之事,哎!不提这些令人心情沉重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李庆安又笑道:“我听说独孤适有意招你为上门女婿,有这件事吗?”

    李庆安耸耸肩膀笑道:“就是那天大朝结束,他请我去府中喝酒,我想自己被封为千牛卫中郎将,千牛卫大将军有请,怎能不去?我便去了,不料竟是让我去相亲,着实令人尴尬,好在他的孙女也看不上我,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呵呵!那就是独孤明月看走眼了,她不选你为夫婿,将来肯定会后悔。”

    不知为什么,和高力士聊天李庆安感到十分亲切,这和与李林甫的谈话完全不同,和李林甫谈话,他的心始终揪成一团,最后还是得了一个未知的任务,而和高力士谈话就没有这种揪心的感觉,精神很放松,就仿佛和一个朋友在随意聊天。

    “高翁实在是过奖了,那个独孤明月长的很漂亮,我估计她肯定会嫁个不错的夫婿。”

    “那倒未必,说不定她会作为大唐公主去和亲,最近宁远国的王子前来求亲,皇上就考虑让她去替大唐和亲。”

    “那结果呢?”李庆安有点紧张地问道。

    高力士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七郎,看你紧张的样子,你还是对她有点意思嘛!不过你放心,她姐姐两年前已经和过一次亲了,所以最后皇上没有选她,而是选了别人。”

    李庆安一颗心悄悄放下,却笑道:“我怎么会对她有意思,不过是见一面而已,对了,高翁,我明晚可能不能来,正好有个朋友乔迁新居,她请我去吃饭。”

    “呵呵!是杨三姐请你吧!我也要去。”高力士笑道。

    李庆安有些愣住了,他见高力士也取出一张请帖,和自己那张一模一样,巴蜀杨氏恭请高翁.....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巴蜀杨氏是谁?该不会是.....’

    高力士微微笑道:“杨三姐就是贵妃娘娘的三姐,她叫杨花花,你们第一天在城外遇到的就是她,她也是第一次进京。”

    “虢国夫人!”李庆安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高力士有些惊讶地看了看他,笑着摇摇头道:“七郎,你想到哪里去了,杨三姐将来或许会封国夫人,但现在不是,更不是你说的什么虢国夫人。”

    李庆安知道自己说露嘴了,他连忙掩饰道:“我没有说什么虢国夫人,我是说她会不会是什么国夫人?”

    “现在不是,将来可能就是了。”

    高力士也没有太在意,他忽然打了寒战,便对李庆安笑道:“人老了就抗不住寒冷了,你去和他们练球吧!我就回屋去了。”

    “好的,高翁不用管我,我自己会和他们一起练球。”

    ........

    这场夜球,李庆安足足练了大半个时辰才告以结束,他收拾一下东西去向高力士告辞,却得知高力士已经休息了。

    “李将军,老爷吩咐过了,今晚李将军可住在府中。”

    “多谢管家好意,只是明天天不亮我们就要开始练球,住在这里不太方便,我还是回去吧!”

    尽管管家极力挽留,李庆安还是婉拒管家的好意,坚持要返回住处,他刚走出了高力士的府门,却发现杨钊竟然还在府门外没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