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杀杨保杨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杀杨保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明宫,李隆基的御书房内,李林甫正为一份御史台的弹劾奏折劝说李隆基,奏折是御史中丞王珙所上,弹劾户部侍郎杨慎衿私藏妖人史敬忠,在别宅解读谶书,有家僮马夫可做证。

    大臣和妖人勾结,这是李隆基最忌讳之事,他已经初步决定任命杨慎衿为工部尚书,却突然发生了此事,令李隆基又是恼火,又是疑惑。

    “相国就这么肯定此事吗?相国真认为杨慎衿会和妖人勾结?”

    李隆基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李林甫,李林甫的任何一个眼神或小动作都休想逃过他的眼睛。

    李林甫不慌不忙地躬身道:“陛下,杨慎衿是旧朝炀帝之后,他有没有行谶术之心,臣不敢妄言,但臣却深知王中丞为人,他为官谨慎,从不妄行御史之权,所奏之事皆言而有据,既然他上本弹劾杨慎衿藏匿妖人,必然是有证据,若陛下尚有疑虑,那可派人搜查其府,有没有藏妖人谶书,一查便知。”

    李隆基背着手走了几步,他知道王珙不会捕风捉影,杨慎衿必然是有把柄在他手上了,可真要派人去搜查杨慎衿的府第他却有点犹豫,他很清楚,只要一搜查,肯定会有问题,事情就难以挽回了,李隆基叹了口气道:“相国,此事让朕再想一想,稍后再给你答复。”

    “臣不敢,请陛下三思,臣告退。”

    李林甫慢慢地退了下去,御书房里又安静下来,李隆基沉思不语,他当然知道王珙弹劾杨慎衿就是李林甫的指使,这是李林甫在铲除敢于背叛他的人。

    对李隆基而言,杨慎衿不足为虑,他在意的是李林甫,李林甫是自己的一条好狗,这些年为自己铲除太子身边的人立下了汗马功劳,以后或许还会有用,如果任他扳倒杨慎衿,这等于是赏他一根骨头。

    不过杨慎衿倒是颗不错的棋子,就这么把他杀了,未免有点可惜,李隆基一时左右为难。

    他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高力士,便问道:“大将军,你说杨慎衿朕是保还是不保?”

    高力士恭恭敬敬道:“陛下,国有法度,若杨慎衿真藏有妖人谶书,当严惩,不能因为他有才能便视而不见。”

    高力士的表态无疑是给李隆基摇摆不定的天平上加上了一块重要的砝码,他点了点头,刚要提笔在王珙的奏折上批复,就在这时,一名宦官走进来禀报道:“御史中丞杨钊有急事求见陛下。”

    李隆基忽然心念一转,笔又搁了下来。

    .......

    王珙的奏折上得极为隐秘,同为御史中丞的杨钊竟丝毫不晓,当他从御史的弹劾记录中发现了王珙弹劾杨慎衿时,李林甫已经被皇上叫进宫应对去了,杨钊大惊失色,他和安禄山商量的对策就是扶持杨慎衿打击李林甫,如果杨慎衿倒了,那谁还敢背叛李林甫?

    杨钊顾不得再和安禄山商量,便匆匆向李隆基的御书房赶来。

    “臣杨钊参见陛下!”

    杨钊在御案前跪下,行大礼参拜,这是杨钊的一个特点,别的大臣见皇上时都是躬身长稽,而他不是,他每次见到李隆基都会恭恭敬敬跪下,行大礼,用他的话说,他出身卑微却得以高位,只能以大礼来表达他对皇上的忠心和感激。

    对这个大舅子,总的来说李隆基还是比较满意,虽然他的官场经验稍显不足,那是因为他为官时间太短的缘故,可杨钊此人却十分聪明,好学上进,而且八面玲珑,善解人意,假以时曰,他必将成为自己得力的左膀右臂。

    李隆基微微一笑道:“杨中丞,你紧急求见朕有何事?”

    “陛下,臣是为了保杨侍郎而来!”

    杨钊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又道:“臣刚刚得知有人弹劾杨侍郎藏妖人谶书,臣以为这种弹劾极为不妥。”

    “有何不妥?”李隆基依然不露声色地问道。

    “陛下,妖人者必是祸国害民方为妖,如果是普通的僧道,那就不能为妖人,谁家没有个吉凶讣事,家中有僧道十分正常。”

    李隆基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便笑道:“朕也没说普通僧道就是妖人啊!如果只是普通僧道,朕自然不会追究。”

    “可是陛下,只要进了大理寺狱,就算普通僧道也会变成妖人,王中丞的手段臣知之甚深。”

    杨钊声泪俱下,重重地磕了两个头又道:“再说谶书,一本小小的书籍,毁之太容易,可得之也同样容易,如果妖道认罪,那么就算没有谶书也会有谶书了,陛下明白吗?”

    李隆基明白了杨钊的意思,他是指屈打成招,然后再栽赃陷害,李隆基心里也清楚,只要自己同意王珙的弹劾,那么杨慎衿必然就是这个结果,这就是官场的权力斗争,罪名只是一个杀人的借口,而他李隆基也不需要真相,他要的是权力的平衡。

    他望着杨钊痛心疾首的样子,心中不由微微冷笑一声,自己这个大舅子倒真有长进了,居然敢挑战李林甫。

    李隆基忽然脸一板,怒斥他道:“王中丞的人品朕还不知道吗?他为官谨慎,素来公正严明,是你所说那种栽赃陷害的人吗?你当官才多久,便嫉贤妒能,为官放荡不羁,你太让朕失望了,朕今天绝不容你放肆,来人!”

    “在!”

    旁边出现了几名膀大腰圆的侍卫,李隆基一指杨钊道:“给我把此人拖下去,在丹凤门前杖责三十棍,革去其所任一切职务,降为万年县令,并公开其罪!”

    杨钊眼睛都瞪圆了,他连连大呼,“陛下,臣无罪!陛下,臣冤枉啊!”

    杨钊被侍卫拖下下去,李隆基轻轻哼了一声,把王珙的弹劾奏折往桌上一扔道:“朕累了,要回宫休息了。”

    他站起身,一甩袍袖,便扬长而去。

    ......

    丹凤门下,杨钊被十几名侍卫按倒重打,三十棍打得极慢,每打五棍,便由一名中使宣读杨钊罪状,杨钊大声叫喊:“我不服!我为大臣请命,何罪之有?”

    此时正逢散朝时间,丹凤门挤满了围观的大臣,众人议论纷纷,都不知杨钊为何被打,待听完中使宣读的罪状,众人才明白,原来杨钊是为杨慎衿而抗命,又诬告王珙栽赃陷害大臣,革去一切职务,降为万年县令。

    这杨钊平时人品浪荡,素为大臣们所不齿,不过打完这一顿,不少人对他又生出几分同情,王珙善于栽赃陷害大臣本来就是事实。

    这时,路过丹凤门的少府少监杨慎馀听闻消息后大惊失色,急驾马车向其兄长杨慎衿的府邸疾奔而去。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