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独孤相亲(下)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独孤相亲(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独孤适终于说服了孙女,一颗心微微放下了,其实李庆安虽名震京华,但也到不了让独孤适一心嫁女的程度,开元、天宝年间,武人的地位并不高,名门世家皆不准子弟从军,况且李庆安也只得了个中郎将,在大将军、将军云集的长安,这个官职实在算不上什么。

    独孤适也不是看中李庆安气质出众,至于前途无量,倒也有一点点,真正的原因却是独孤适害怕三孙女再重走二孙女的覆辙,前年三月,他的二孙女被李氏皇室封为静乐公主,嫁给契丹松漠都督李怀节,可仅仅半年后,李怀节便造反,杀了自己的二孙女,这让独孤适一直对李隆基耿耿于怀,皇室公主数以百计,他舍不得,却拿自己孙女去和亲,最后死于非命。

    最近他得到一个消息,宁苏国又有意向大唐求婚,恰好自己的三孙女明月已经长大诚仁,莫要又被李隆基看中,拿去嫁给边疆小国,独孤适心中焦急,他认为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让三孙女立刻嫁人。

    今天上午,独孤适在含元殿上一眼看中了李庆安,这个年轻才二十五岁,人才出众,家中父母双亡,又未婚配,如果有自己做后台,将来的安西节度使非他莫属,况且现在李隆基正在笼络安西军,断然不会破坏他们的婚事,思来想去,独孤适最终决定将李庆安招赘上门。

    独孤适背手走进了房内,他冲李庆安微微一笑,回头道:“莫让客人久等了,大家都进来吗?”

    ‘轰!’地一声,仿佛马蜂炸窝一般,从外面涌进了十几个女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为首正是王夫人,其他女人大多三四十岁,有的是独孤适的侍妾,有的是他妹妹,有的是他弟媳,总之,三姑六姨七十二婆基本上都到齐了,这是独孤家的规矩,招赘上门,要家里人都满意才行,先是女人打分,然后是男人评价,总归是一关一关地过,比当年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还要累上几分。

    房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女人群雌粥粥,还没等目瞪口呆的李庆安反应过来,便乱箭齐发。

    “小李将军,听说你是孤儿,这是真的吗?”

    “小李将军,你家里有多少田产,你在安西一年俸禄多少?”

    “小李将军,你有没有打算购置房产,我这里有栋宅府,可以便宜卖给你。”

    女人们七嘴八舌,从进门开始就没有停过,李庆安也从开始的惊讶、不自在,到最后渐渐变得麻木起来,女人自己说去,他只管喝酒,偶然瞥了旁边独孤明珠一眼,只见她充满同情地望着自己,悄悄地外指了指。

    李庆安顿时明白过来,他起身向独孤适拱手笑道:“酒喝多了,我想上趟茅房。”

    房间里霎时间安静下来,三姑六姨七十二婆个个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李庆安心中不由有些犯嘀咕,自己又是哪里说错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安西军人说得比这粗鲁十倍,他这已经很文雅了,不过,在豪门大户里,‘上茅房’这三个字是下人也说不出口的粗话,他们一般什么都不说,或者说去更衣。

    独孤适也被这帮女人吵得昏头胀脑,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他心中蓦地一松,便呵呵笑道:“不愧是军人,说话都这么直爽,你速去速回。”

    独孤明珠立刻站起身笑道:“祖父,我带他去吧!”

    独孤适狠狠瞪了她一眼,男人上茅房,她一个小娘跟去做什么?独孤明珠心中胆怯,只得又坐了下来,她原本是想找这个机会去找姐姐,说说她对李庆安的感受。

    李庆安刚一离开,房间里的婆姨们立刻议论开了。

    “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行,估计没什么田产。”

    “就是!我也觉得不妥,你看他额上那道疤,好吓人,怎么能和他同床共枕。”

    “说得很对,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怎么配得上独孤家的嫡女。”

    尽管理由多多,但没有一个人说李庆安‘上茅房’不妥,实际上,那才是真正的原因,这些贵妇人怎么能容许一个时时把下人言语挂在嘴上的人和他们平起平坐。

    独孤适也有些郁闷,难怪三孙女不肯,修养是差了点,不过这里面倒有一个人觉得李庆安有点意思,独孤明珠又拿过一枚蜜柑剥了起来,心里却在思量着怎么劝劝姐姐,和这个李庆安见上一面。

    ........

    李庆安走出了偏堂,长长地向天空出了口气,早知道是喝这种闷酒,打死他也不会来。

    李庆安琢磨着等独孤适出来便告辞而去,这时,月门外两个丫鬟伴着一个少女向这边走来,隐隐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姑娘,只是看看而已,咱们也别显得太小气了。”

    “我知道,你们别说了。”

    李庆安倒有兴趣了,这就是那个三姑娘吗?好像长得还不错,远远望去,这个少女步履轻盈,穿一身黄红相间的长裙,裙腰系在腋下,有点像后世朝鲜族妇女的裙子,但又不臃肿,给人一种俏丽修长的感觉。

    走近了,李庆安看清了她的脸,她和妹妹独孤明珠完全不同,她的眉毛修长而秀美,白皙的鹅蛋脸上长着一双清秀的凤目,似含情又庄严,似含怨又凝重,这是一个美貌端庄的少女,她轻盈盈地缓步向前,长裙的下摆似乎要随风飘起,偶然听到一声清脆的佩环相击。

    少女从李庆安身边走过,她不由打量了一下李庆安,微微欠身,温柔地笑了笑,款款走进房中去了,留下一股淡淡的幽香。

    ‘好美的女子!’李庆安由衷地赞叹,他精神一振,告辞之心荡然无存,跟着少女倩影快步走回了房中。

    独孤明月已经坐下了,她就坐在李庆安的对面,她见李庆安原来就是刚才在外面见到的年轻人,她的脸上不由飞过一抹霞红。

    “呵呵!七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孙女明月。”

    独孤适心情畅快,这门婚事成不成是一回事,但孙女知书达理,没有怠慢客人,这使他有了面子,从这一点上,他就要尽力而为。

    李庆安站起身,向独孤明月施礼笑道:“在下安西李庆安,初见姑娘,若有失礼之处,请姑娘多多包涵!”

    旁边的独孤明珠撇了撇嘴,刚才还粗鲁地说上茅房,这会儿又变得文质彬彬了,不用说,这个家伙看上姐姐了。

    “明月,我再多一句嘴。”

    独孤适笑眯眯补充道:“七郎可是小勃律战役的大功臣,含元殿上御封千牛卫中郎将,开国伯爵,还赐了紫金鱼袋,七郎,你紫金鱼袋给明月看看。”

    “大将军,很抱歉,那个紫金鱼袋我丢箱子里了。”

    独孤明月浅浅一笑,声音轻柔而动听,“李将军为国立功令人敬佩,年少有为,还望李将军为国再立新功,不要辜负了青春年华。”

    “姑娘的心意我心领了。”

    李庆安坐了下来,举杯对独孤适笑道:“今天能得大将军盛情招待,这是李庆安的荣耀,我敬大将军一杯。”

    李庆安心里如明镜一样,这个明月小姐是在委婉地告诉自己,她不愿意这门婚事,不愿意就算了,大唐美女多得是,不少她这一个,李庆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旁边的一群婆姨个个眉飞色舞,暗暗叫好,这样拒绝就对了,这个兵二爷怎么配得上独孤家的名媛,倒是独孤明珠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这个家伙还不错,姐姐应该再了解他一下。

    刚刚还觉得有面子的独孤适立刻阴沉下脸来,至少要喝几杯酒,说几句话,哪有这样一来就拒绝人的。

    不等他开口,李庆安便长身而起,拱手对独孤适笑道:“第一次来长安,晚上想去逛逛,我就先告辞了,改天再来打扰大将军。”

    他又对独孤明月笑道:“明月姑娘,我们有幸再会。”

    “明珠姑娘,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他向众人点点头,便在一片惊讶的目光中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