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小露锋芒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小露锋芒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球场周围点着火把,照亮如白昼,十几名马球赛正在练习高速击球,这是打马球最难的一门技术,试想,在高速奔跑中,一杖将球击入十几米甚至几十米远的球洞,这是何其之难,所以一个马球手的水平高低,很大程度上就是他击球入洞的能力,低水平者几步或者十几步外能击球入洞,而高水平者不仅在数十步外便能击球入洞,而且还是在高度对抗之中完成。

    高力士的这支马球队是前年的第十二名,应该说水平很高,是高力士花重金从各地搜罗来的高手,但在李庆安的眼中,这支球队的水平和安西队可就差得远了。

    信号起,一人纵马狂奔,随即一球横飞而来,球路准直而平稳,马上球手在二十步挥杖击入洞,可实战之中哪有这么好的球路任他们挥杖,李庆安立刻便找到了他们训练中的问题,他们的训练太漂亮了,或者说太理想化了,他们是在打给高力士看呢!

    “相国,怎么样,水平还可以吧!”高力士笑问道。

    “嗯!不错,很精准。”李林甫捋须点点头笑道

    “李校尉觉得呢?”高力士看出了李庆安眼中的一点点不屑。

    “他们的挥杖姿势很好看。”

    高力士听出了李庆安言语中的一丝嘲讽,他眉头一皱,仔细地看了看球队训练,渐渐他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打得是很漂亮,奔跑、冲刺、挥杖、击球,确实令人无懈可击,可每个人都是在二十步外击球,难道就没有人再远上几步吗?

    “停!”高力士手一挥,球队的训练立刻停了下来,队员们纷纷围拢上来,“阿翁,请您指教。”

    高力士指了指远处的一根白线道:“那边是三十步线,我要求你们在三十步外击球入洞,可能办到?”

    队员们的脸上都露出了难色,可谁也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向三十步外奔去。

    高力士不悦地哼了一声,对李林甫道:“这帮兔崽子从来就没有二十步外练习过,今天若不是李校尉提醒,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李林甫淡淡一笑道:“高翁的精力都在国事上,自然不会注意这些细节,其实我也一样,这两天我都在考虑工部尚书人选一事,不知道皇上的意思是.....”

    在最不经意的时刻,李林甫说出了今天的真正来意,这种关系重大的试探不能在朝房中谈,也不便在书房中说,毕竟这两种情况下双方都有警惕,不可能尽言,而一同看马球训练时两人的关系便已亲近了很多,这时再谈此事,效果就会好得多,这就和今天打高尔夫球谈生意是一个道理。

    高力士知道李林甫会找机会问此事,却没想到他会在此时问,他眯着眼低声笑道:“昨晚皇上和贵妃在宫中玩樗蒲,命杨钊记分,结果杨钊记分清清楚楚,分毫不差,皇上便赞他是个度支的料,可以在户部为侍郎。”

    高力士不着痕迹点了一句,李林甫便明白过来了,户部右侍郎是杨慎衿,左侍郎是韦见素,杨钊如果做户部侍郎,那就意味着杨、韦二人之一要让出位子来,先右后左,高力士的意思就是说,皇上打算让杨慎衿来接任工部尚书,这恰恰就是他李林甫最担心的结果。

    这时,十几名球员已经奔到了三十步线外,准备开始击球了,高力士看了一眼李庆安,又笑道:“李校尉,安西军的马球也是这样训练吗?”

    “回禀高翁,安西军夜晚训练马球是不点灯,在高速奔跑中三球齐至,然后击其中红球入洞,三十步外是最基本的要求。”

    高力士耸然动容,黑暗中,还要三球选一,这是何其之难,尽管觉得不可思议,但高力士仍然决定尝试一下,他立刻下令道:“灭了灯火,放三球。”

    众球手一片哗然,一名球手终于忍不住高声道:“阿翁,三十步外黑暗击球,这怎么可能办得到?”

    高力士又道:“我出一千贯钱,击球入洞者,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尽管觉得办不到,但球手们依然跃跃欲试,说不定走了运,一杖入洞,那就是一千贯钱到手,自己的后半辈子可就不愁吃喝了。

    “开球了!”几名球童大喊一声,三只鞠球同时向场中一名马球手掷去,这就靠敏锐的眼力来辨别球路和球色,三只球李庆安可以分得很清楚,而安西第一马球高手白元光甚至能分辨四只球,但眼前这名马球手显然缺乏这方面的训练,黑暗中,球速太快,他犹豫了一下,三只球从身边擦身而过。

    “下一个!”

    高力士不高兴地喊了一声,这名马球手羞愧地下去了,又一人上场了,他晃动着胳膊,显得信心十足,其实夜间击球,很大程度上是靠一种感觉,同样是三球掷来,这名马球手显然是练过,他挥动球杖,‘砰!’地一声,击中了其中的红球,只可惜三十步太远,球偏离了球洞一丈多远。

    片刻时间,十五名马球手一一上场,却没有一人能击入洞,高力士也有点怀疑起来,按理,自己的这些马球手都可以称得上高手,训练多年,前年还拿了大赛第十二名,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一个人也打不中,他瞥了一眼李庆安,干笑一声道:“我的这帮兔崽子一个都不行,不如李校尉去让他们见识一下,让他们知道山外有山,如何?”

    这时,李林甫也接口笑道:“我也加五百贯钱,李校尉,如果你能办到,一千五百贯的赏钱就归你了。”

    “好!我来试一试。”

    李庆安大步走向球场,高力士命人牵来一匹马和一副球杖,李庆安翻身上马,在球场上奔驰一圈,他忽然探身击向地上的一只鞠球,三十几步外,球应声入网,这只是他在寻找球感,小试锋芒,高力士点点头,对李林甫笑道:“相国,这个李庆安果然不错。”

    “他们都是从西域战场上拼杀出来,自然和中原的球手不同,高仙芝对此人评价颇高,说他的箭术超然绝伦,屡立奇功,他们这次来了二十几人,据说都是小勃律战役中的功臣,高仙芝此举,恐怕是希望他们能得到皇上的当面封赏。”

    “呵呵!相国对他们的情况好像颇为了解嘛!”

    “自然,我是安西大都护,这是我份内之事。”

    “好吧!我明天给皇上说说,我想皇上会很乐意接见他们。”

    两人都停止了说话,关注地望着场内,李庆安已经上场了,他控制好马速,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尽管这种夜间训练已经不下数十次了,他的技术也如火纯青,但这次毕竟是在高力士府中显露,他不敢有半点大意。

    旁边的十几名球手都目光复杂地望着他,他们都知道高力士突然变训练花样,恐怕就和此人有关,很多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一种愤恨之色,暗暗地诅咒他也出一次大洋相。

    这时,李庆安忽然加快了速度,离球洞还有四十余步时,忽然传来球童的高喊:“开球了!”

    三只鞠球从东、西、南三面同时投来,球速极快,两个擦地球,一个中路球,几乎没有半点犹豫,李庆安在马上身子一扭,挥杖击向背后飞射来的红色鞠球,‘砰!’地一声脆响,球杖精准地击中了鞠球,带着风声,鞠球呼啸着向球洞飞去,在一片惊呼声中,球应声入洞。

    “四十三步,一杖进洞。”球童一声高喊,高力士和李林甫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

    (离第二名只差一步之遥,老高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