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夜袭孽多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夜袭孽多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弩越城内的一座大房子里,高仙芝正凝视着地图不语,从这里前往孽多城还有一百余地,高原平坦,骑兵已经可行,正常的话,天黑之前可以到达,但两万吐蕃重军距孽多城也只有五十余里,如果唐军久攻城不下,一旦他们得到消息,赶来支援的话,自己的八千军队可就危险了。

    “这一仗该怎么打呢?”高仙芝背着手,慢慢地来回踱步。

    这时,一名亲兵禀报道:“大帅,斥候营李校尉带阿弩越城主求见。”

    “让他进来!”

    门帘一响,李庆安带着阿利来茨走了进来,阿利来茨上前一步,双膝跪下道:“奴谢高大帅保全阿弩越城。”

    高仙芝连忙将他扶起来,笑道:“我大唐天兵是来替你们赶走吐蕃人的盘剥,只要你们肯诚心投降,我是绝不会伤害你们。”

    “多谢大帅恩德,我们小勃律人深恨吐蕃人的剥削,困乏已久,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着唐军前来相救。”

    旁边李庆安接口笑道:“阿利来茨告诉我,小勃律十大贵族中有六人是心向大唐,大帅,这可是一个机会。”

    高仙芝眼珠一转,他忽然想出了一条绝妙之计,便呵呵笑道:“七郎,你小子是想争这份功劳吧!”

    李庆安被说中心事,他立刻单膝跪下道:“请大帅成全!”

    高仙芝点了点头,“很好,你让我想到了一条妙计,不过这条计策我打算让席元庆来实施,我会另给你一个同样重要的任务。”

    天刚擦黑,三千大唐骑兵便在别将席元庆的率领下向孽多城进发,天空布满了暗紫色的云彩,没有下雨,虽然此时处于盛夏季节,但夜风依然寒冷,像刀一般地刮蚀着士兵们的脸庞。

    骑兵队无声无息地疾行,没有人说话,只听见战马有节奏的杂沓声,唐军仿佛一条黑色的铁流般,向南方的孽多城杀气腾腾而去。

    ......

    孽多城王宫内灯火通明,乐声悠扬,一队美貌的吐蕃少女正轻歌曼舞,国王苏必失在举行宴会,除了国王和吐蕃公主外,还有几名小勃律贵族也携带妻女出席了宴会。

    “我的公主,你已经喝了三杯酒了,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高兴?”

    迦兰公主满脸晕红,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辉,她举起酒杯,轻启朱唇道:“想到明天我就要得到一张鲜嫩的鼓皮,我怎么能不高兴呢?”

    苏必失心中一阵黯然,毕竟是他的亲生长女,过了今晚就要被剥皮了,他心中着实难受,可又不敢表露出来。

    迦兰公主瞥了他一眼,柔声道:“莫非国王又反悔了吗?”

    “没有!我既然已经答应你,怎么会反悔,她是那贱人的女儿,我一点都不在意。”

    迦兰公主娇颜绽开了迷人的笑容,她伸出纤纤玉指,端起酒杯道:“我的王,为我们将得到最鲜嫩的鼓皮,我们干一杯,明天我会亲自为你演奏你最喜欢的赤身鼓舞。”

    想到公主那荡人魂魄的赤身鼓舞,苏必失心中一阵激动,先前的一丝黯然也被一扫而空,他端起酒杯呵呵笑道:“让人期待啊!来,我们干这一杯。”

    两人将酒一饮而尽,这时,一名侍卫前来禀报道:“国王,雪莲公主啼哭不止,哀求要见国王殿下。”

    迦兰公主笑了笑,优雅地站起身道:“我的王,让我去劝劝她吧!哭得太多,可会影响到我鼓声的优美。”

    “去吧!告诉她,这是她的命。”

    迦兰公主拖着长长的丝裙来到了王宫中的一座牢房前,隐隐听见牢房里有低低地哭泣声。

    迦兰公主窗前向里面探望一眼,只见一张木榻上坐着一名白衣少女,

    她双肩瘦弱,纤细的脚腕上带着巨大的铁链,显得异常的楚楚可怜,她正捂着脸哀哀哭泣,口中断断续续地低声哀求道:“父王,求求你放过女儿吧!”

    “雪莲,你马上要去见母亲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要哭泣呢?”

    迦兰公主声音很轻柔,仿佛冰泉般地动听。

    少女抬起头,露出了一张清秀美丽的脸庞,但脸上流满了泪水,她见公主在窗外,连忙起身跑来,却被铁链拉住,重重地摔在地上,她爬起来跪下哀求道:“公主,求你饶了我吧!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伺候你一辈子。”

    “不!”迦兰公主轻轻摇了摇头,“你是小勃律最珍贵的明珠,我怎么能让你做牛做马,我会把你变成世间最动人的乐器,用你的骨骼做架,用你的人皮做面,我要用你演奏出雪山神女的绝唱,雪莲,这是你的荣幸,感谢我吧!”

    少女吓得浑身发抖,她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娘,你快来救救我啊!”

    监狱外的几名侍卫纷纷扭过头去,眼中皆露出不忍之色,迦兰公主却不悦地哼了一声,“和她娘一样的下贱,没有一点感恩之心,明天我要亲自看她做成鼓。”

    她一拂袖,轻盈地走了,牢房里只剩下少女绝望的痛哭声。

    .......

    半夜里,国王苏必失忽然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醒了,“出什么事了?”他极为不高兴地问道。

    “国王,不好了,十里外发现了大队唐军骑兵。”

    “什么!”

    苏必失腾地坐了起来,“有多少人?”

    “大约三四千人左右。”

    苏必失愣了半晌,忽然用劲推身旁的迦兰公主,“公主,你快醒醒,唐军来了!”

    迦兰公主正在做一个美梦,梦见自己有了一面新鼓,鼓皮细腻鲜嫩,轻轻敲打,发出了天籁般的声音,她一下子被国王推醒,不由娇嗔道:“我的王,你干嘛要坏我的美梦。”

    “别做梦了,唐军杀来了。”

    “啊!”迦兰公主心都要停止跳动了,她捂住胸口,惊惧地问道:“这、这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快拿你的印符去求援军。”

    苏必失一边慌乱地穿着衣服,一边道:“现在只要能拖住唐军,拖到援军过来,我们就有希望了。”

    “好的,我就取印符。”

    迦兰公主也顾不得穿好衣服,从床头取过一只黄金匣子,用钥匙打开,取出了一尊虎符,这是调动吐蕃军的印符,只有她才有这个权力。

    她打开门,把印符交给自己的贴身侍卫道:“你速去大营向论若赞求救,他晚一刻来,我命将不保!”

    .......

    城外,席元庆的三千铁骑离孽多城已经不到五里了,铁蹄声震天,向孽多城铺天盖地杀来。

    .......

    (新一周,一天三更,恳求投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