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老兵遗孤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老兵遗孤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元二十五年,大唐帝国正式确立了长征健儿的戍边制度,从内地招募志愿者赴边疆戍边,准其携带家眷,同时官府给予健儿土地和税赋优惠,从而在边疆形成军户体系。

    龟兹是安西都护府所在地,同时也是军户最集中的地区,一般分布在各大屯田的周边,形成一个个汉人村落,在龟兹城西也有一大片军户聚居之地,住有数千军户家属,早在军户之前,便有许多来龟兹谋生的汉人在此建屋安居,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这一带已经成为了汉人的聚居地,无论语言、人文习俗还是建筑风格,均和内地分别不大,李庆安经常来的中原酒肆,也在这个地区。

    李庆安带了几名士兵,在一名火长的引导下来到了一处小院前,这里是那个失踪老兵的家,围墙只有齐肩高,越过围墙只见院子里有个穿着粗布衣裙的小女孩在低头缝纳布鞋,旁边放着十几双已经做好的布鞋,她缝得很专注,以至于外面来了一群军人她也没有发现。

    大门很破旧了,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火长重重地敲了一下门。

    “谁啊?”女孩子的声音很稚嫩,听得出年纪不大。

    门‘吱嘎!’一声开了,刚才纳鞋的小女孩出现在他们面前,她年纪尚小,最多不过十一二岁,但眉目清秀,长着一只精巧的鼻子,圆润的嘴唇,十足一个美人胎子,年纪虽小,但眼睛里却有一种和她年纪不相配的成熟感。

    “你们找谁?”女孩疑惑地望着众人。

    “请问,这里是夏武亮的家吗?”

    “是的,但我爹爹不在,他去打仗了,还没有回来。”

    她看了看李庆安,迟疑着问道:“你们是和我爹爹一起的吗?”

    火长笑着点点头,给她介绍李庆安道:“是的!这位是你爹爹的校尉,他特地来看你。”

    “啊!你们快请进来。”

    女孩慌忙打开门请他们进来,李庆安走进院子,四下打量了一下,三间旧房子,院子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院角是一棵高大的槐树,树荫浓密,槐树下有一块地,种满了ju花。

    “各位叔叔,你们请坐!”女孩搬来几把椅子,又倒了一杯茶。

    李庆安端起茶杯笑道:“我姓李,你叫我李校尉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小莲。”

    “哦!这个名字不错。”李庆安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道:“小莲,你娘呢?怎么不见。”

    女孩低下头小声道:“我娘五年前就没了,家里就我和爹爹两人。”

    说完,她抬起头紧张地看着李庆安,问道:“李校尉,我爹爹没有出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李庆安笑道:“他是斥候,去岭西执行军务了。”

    从女孩紧张的表情,李庆安便可以断定,夏武亮没有回来过,而他不可能把自己唯一的女儿丢弃不管,那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被突骑施人抓走,但这个可能姓不大,最大可能就是他已经阵亡了。

    李庆安暗暗叹息一声,心中感到十分内疚,便柔声道:“小莲,按规定,士兵阵亡后会有五十亩地的抚恤,但你父亲只是受了伤,所以没有抚恤,但他作战勇敢,可以得到奖赏,给你父亲的赏赐是四十亩和五十两白银,你收下吧!”

    说完,李庆安取出一纸地契和两饼白银递给了夏小莲,夏小莲更关心父亲的情况,听说父亲没死,她顿时笑逐颜开,连忙给李庆安施一礼道:“谢谢李校尉的赏赐。”

    “不用谢,这是你爹爹的军功。”

    李庆安起身便笑道:“好了,我们就告辞了,假如有你爹爹的消息,我会立刻派人来告诉你。”

    “谢谢李校尉。”

    夏小莲连忙拿起布鞋,塞给每人一双,“这是小莲做的布鞋,一点心意,各位叔叔请收下吧!”

    众士兵慌忙推辞,李庆安却笑道:“这是小莲的心意,大家都收下吧!”

    众人只得收下了,纷纷告辞而去。

    离开夏武亮的家,李庆安的笑容消失了,他回头对众人令道:“谁也不准泄露她父亲的情况,违令者重责。”

    “将军放心,我等绝不泄露!”

    李庆安点了点头,又对火长道:“每月给她送三斗米和五百文钱,可从军费中扣除,不得有误!”

    “属下遵令!”

    李庆安重重抽一鞭战马,便向军营方向匆匆而去。

    .......

    正如李庆安所料,次曰一早,军营来了一名节度使府的军官,见到李庆安一拱手道:“李校尉,奉大帅之命,请你去一趟节度使府。”

    “我这就去。”

    李庆安回帐取了清册,跟随着军官来到了节度使府,两名士兵领他进了东面的军务室,这里是夫蒙灵察的办公之所,进了院子,一名士兵大声禀报道:“大帅,李校尉带到。”

    “进来!”

    夫蒙灵察的声音很严厉,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温和,李庆安快步走进房内,房间里除了夫蒙灵察以外,还有另外几人,其中就有高仙芝和程千里。

    高仙芝表情凝重,见李庆安进来,他的眼睛里略略闪过了一丝不安,他只顾考虑到安抚李庆安部下的情绪,却没想到这件事竟被程千里抓住大做文章,先是说他私授军功,在他好不容易说清这不是私授,而是兵马使的表彰时,那另一个问题便出来了,既然是正常的军功表彰,那李庆安有没有私贪士兵的赏赐,或者唯亲是从。

    “属下斥候营校尉李庆安参见大帅!”李庆安单膝跪下,行了一个军礼。

    “李校尉,你可知罪?”夫蒙灵察冷冷地问道。

    “属下不知罪从何来?”

    “哼!谅你也不敢承认。”

    夫蒙灵察刷地将一张检举书扔到李庆安面前,旁边高仙芝的冷汗冒出来了,他原以为夫蒙灵察只是质问,但没想到居然连证据都有了,他看了一眼程千里,程千里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李校尉,有人告你分赏不均,功高少得,功少多得,惟亲是从,你怎么解释?”

    若在往常,夫蒙灵察早就一拍桌子,下令将李庆安推出去斩了,哪会听他什么解释,但高仙芝在,他就不能随意杀李庆安了,必须要证据确凿,让高仙芝无话可说。

    李庆安从怀中取清册,双手递上道:“大帅,高副帅给属下十五顷土地,以作赏赐军功之资,这是属下的分赏清册,每一个人的军功多少?赏赐几何?上面均写得清清楚楚,一看便知,大帅可以去一一核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