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分配不公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分配不公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曰中午,李庆安在营中视察军情,忽然听到大门口传来一阵吵嚷声,他快步走上前,竟有十几名妇人围着韩进平,群情激昂,大声争吵着什么?

    “我丈夫出生入死,命都差点丢了,才赏十亩田,韩队正,我不能接受!”

    “秦二娘,你丈夫还好了,无伤无病,我丈夫被一刀砍中肚子,连根都差点没了,也才赏二十亩田,这才是不公平,韩队正,你今天若不给我做主,我一头就撞死在你面前。”

    “四郎啊!你这一死,让我们孤儿寡母怎么过啊!他们都有田有地,可怜你这一死,他们就不管了,你的妻儿连土地的影子都没看见,四郎啊!你醒醒吧!”

    一个妇人坐在地上,两手拍地大哭大喊。

    韩进平劝了这个,那个又闹起来,弄得他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韩队正,出了什么事?”李庆安厉声问道。

    韩进平见李庆安出来,慌忙跑上来禀报道:“将军,这些都是我手下的家属,她们对将军分田地不满,都跑来吵闹,我也拿她们没有办法。”

    韩进平又向十几个妇人介绍道:“这位就是你们丈夫的上司,斥候营李校尉,你们有什么不满,可以向他申诉。”

    十几个妇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她们不安地望着李庆安,谁也不敢吭声。

    “你们有什么不满,可以说。”李庆安尽量缓和语气道。

    这时,一名妇人壮起胆子道:“我丈夫是斥候二队的秦雷,李校尉,我觉得你分配土地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

    秦二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他申诉,“我丈夫跟你出生入死,可别人分了二十亩、三十亩地,我们家却分只得十亩,凭什么?”

    妇人越说情绪越激动,“李校尉,你今天若不补给我,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说完,她转头要向军营的木柱上撞去,其他人慌忙拉住了她,“秦二娘,你别傻了,李校尉会给你做主的,李校尉,你快劝劝她啊!”

    李庆安摇摇头道:“士兵打仗,以军功记赏,你之所以少得,是你丈夫立功少的缘故,如果你不相信,我把你丈夫叫出来,让他自己给你说。”

    他转身对韩进平道:“去把秦雷叫出来,不!把她们丈夫全部叫出来。”

    这帮妇人顿时慌了手脚,她们本来是私自相约而来,听说李庆安新官上任,便想着给李庆安施压,多少能捞点好处,如果她们丈夫真的出来了,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女人大多为己,鲜有桃园结义的精神,一旦要损害自己利益,临时联盟立刻崩溃。

    她们面面相视,开始互相埋怨起来,“秦二娘,我们都不想来,都是你挑的头,这下该怎么办?”

    秦二娘也呆住了,但她依然嘴硬道:“大家不要怕,他敢乱来,我们就去程都护那里、去夫蒙节度使那里告他。”

    李庆安心中忽然生出一丝警惕,这和程千里有什么关系?他不露声色地笑了笑道:“你们觉得不公平,想多要土地,可以,我可以给你们,不过打仗时,你们丈夫就要第一个冲上去,这就是代价,你们真的想好了吗?”

    妇人们开始倒戈了,竟异口同声道:“没有!我们都不想要,是秦二娘自己想要,我们只是陪她而来。”

    李庆安点了点头,“那好,既然你们都不要,就赏秦雷一人。”

    他一挥手,对韩进平道:“你去告诉秦雷,他娘子嫌赏赐少,我打算多赏他二十亩土地。”

    秦二娘的眼中露出了惧意,她眼见韩进平要进军营,连忙跪了下来,颤声道:“李校尉,请等一下!”

    李庆安慢慢走到她面前,蹲下来问道:“你不是要去程都护、去夫蒙节度使那里告我吗?我害怕了,所以要多给你二十亩土地,你应该高兴才对,你害怕什么?”

    秦二娘悄悄回头瞥了一眼,依旧低头不语,李庆安站起身对其他人道:“你们去吧!这件事就算了,我会禀公处置每一个手下的军功,以后不要再随意闹事了,这对你们丈夫没好处,知道了吗?”

    众妇人纷纷答应,作鸟兽分散,见其他人走了,李庆安这才又问秦二娘道:“说吧!是谁指使你来的?”

    秦二娘咬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李庆安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不肯说,那你就去领你的二十亩土地吧!”

    说罢,李庆安起身就走.

    “啊!李校尉,我说,我说!”

    秦二娘嘴唇哆嗦着,低声道:“是....是程都护派人来指使我这样做,让我来闹事,如果我们问倒李校尉,然后他再带我们去夫蒙节度使那里告状。”

    果然和程千里有关,李庆安哼了一声,问道:“那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他们答应事成后给我五贯钱。”

    “五贯钱?你的命就只值五贯钱吗?”

    “命?”秦二娘不解地望着李庆安。

    李庆安冷冷道:“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是安西军方高层的权力斗争,你一个小小的人物却贸然卷进去了,最后事情若闹大,他们只能杀你灭口,难道你不明白吗?”

    秦二娘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贪图一点小便宜,哪里懂这种勾心斗角之事,听到危机到自己的姓命,她吓得浑身直抖,慌忙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他们问起来,你就说,李庆安一文钱也不肯多给你。”

    ........

    营帐里,李庆安沉思不语,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卷进了程千里和高仙芝的斗争中,很明显,因为高仙芝私下赏赐了自己,他们便想利用自己分赏这件事寻找突破口,最后将火烧到高仙芝身上。

    这时,韩进平在一旁小声道:“将军,属下以为程千里其实做得并不高明。”

    李庆安瞥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他是科班出身,又当过一县校尉,说不定能有什么好的建议,便笑道:“你说说看,怎么个不高明?”

    韩进平见李庆安肯听他的意见,连忙道:“他找人挑拨军属来闹事,表面上看好像是给将军施压,可实际上非但没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暴露了他的企图,如果我是他,我绝不会让一些妇人来吵闹,而是会暗地收集将军的证据,再找几个军属作证,直接到夫蒙节度使那里告将军一状,只要人证物证俱全,恐怕将军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可现在他这样一闹,将军就可以从容应对了。”

    李庆安点了点头,韩进平说得不错,便又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样应对呢?”

    “很简单,这次高帅给了将军十五顷土地,是要将军以军功分赏,只要将军对每一个人都分赏得有理有据,程都护就算告到夫蒙大帅那里去,高帅也能替将军一一辩驳,现在将军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整理出一份最详细的分赏依据。”

    李庆安取过桌上一份分赏明细清册,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每一个参战士兵的功劳的勇敢程度,阵亡士兵家属可以得到五十亩地的抚恤,不在他的赏赐范围,每一个参战士兵都有十亩地的基本赏赐,然后按照功劳依次向上追加,最多的一人赏到了四十亩地。

    如果说有可能出现不公平的话,那只有一个人,一个他部署在外围的斥候老兵,战后这个人失踪了,不知道他是被杀,还是逃跑了,所以他没有任何赏赐,也没有抚恤。

    现在他任何一个细节也不想放过,他立刻令道:“备马,我要出去一趟。”

    .......。(弟兄们,给老高投票啊!)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