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十九章 死地后生

正文 第十九章 死地后生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突骑施人凿开了附近结冰的小河,将几十棵大树在水中浸泡湿透,包括进攻的士兵都用水从头淋下,在湿漉漉的树墙面前,唐军的火箭失效了。

    都罗仙投入了近千人进攻,他亲自指挥,在几十棵大树后,跟随着密密麻麻的突骑施人,他们小步奔跑,此起彼伏地呼喊着口号。

    “诸神护佑着我们!”

    ......

    “杀死所有敌人!”

    在口号中夹杂着都罗仙狼嚎一般的吼叫声:“冲进去,财富和女人任你们夺取!”

    突骑施人狂呼如潮,加速向谷口冲去,唐军的箭矢依然强劲密集,但箭矢被枝叶阻碍,使杀伤力大大降低,唐军的攻击开始乏力了。

    突骑施人越来越近,前面的人抱着树干,后面的人高举着马鞍,抵御唐军抛物线射来的箭雨,他们仿佛是大群戈壁野狼,黑压压地逼近了谷口,不断有突骑施人中箭死去,但立刻就有人接替他的位置。

    ‘啊!’一声惨叫,一名矮个子的唐军被一支箭射穿了咽喉,当场倒地死去,又是一声惨叫,一名石壁上的唐军被箭射中了,从石壁上滚落下来。

    突骑施人已经跃过壕沟,距唐军掩体不到五十步了,月光下,他们铺天盖地杀来,从葫芦型的谷口密集地排下去,至少有上千人之多。

    李庆安紧咬嘴唇,他的箭似流星,一箭紧接着一箭射出去,每一箭都会有一人惨叫着倒地,片刻间,便有二十几人被射死,但敌人实在太多,他们已经冲到了二十步外,月光下,他们每个人都披头散发,浑身湿透,相貌狰狞而凶恶。

    李庆安的目光变得十分严峻,敌人太近,弩箭已经无济于事了,他忽然大声令道:“第一队上马,用骑兵来冲击他们!”

    他翻身上马,厉声对众唐军大喝:“弟兄们,让突骑施人尝一尝大唐骑兵的厉害。”

    ...........

    李庆安舞动长槊,纵马跃出了掩体,直向突骑施人杀去,五十余名唐军也纷纷上马,挥舞马槊跟随他冲了上去,最前面的突骑施人被突来的唐军吓得惊惶失措,他们扔下树干,仓促迎战,怎奈冲上来的唐军狂暴之极,一连被刺翻了数十人,可是后面的突骑施人却如浪潮般涌至,与唐军厮杀成一团。

    李庆安浑身是血,身边的唐军不断落马被杀死,面对数十名敌人的疯狂围攻,李庆安毫不畏惧,刀劈、槊挑,在他身边已经伏尸累累,血流成河,他忽然一眼瞥见身后的贺严明已经率军上马,准备来接应,不由大怒喝道:“贺严明,你敢擅离职守!”

    贺严明惊惧地后退一步,耳边又传来了李庆安的命令,“我若战死,由贺严明接任主将。”

    贺严明呆呆地看着李庆安,看着他那张已经被鲜血模糊的脸庞,泪水从贺严明的眼睛里汹涌流出,不!他不能死去,至少不能这么孤独的死去,蓦然间,藏在心底深处的大汉民族的勇气被缓缓激发了,他抽出横刀,狂野地大吼一声,“弟兄们,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

    他纵马猛冲上去,揪住一名突骑施人的头盔,一刀劈断了他脖子,五十多名唐军纷纷怒吼着冲上去,滔天的杀气逼红了他们的眼睛,唐军顿时士气大振,近百人在密集的敌军中肆意杀戮,突骑施人终于胆怯了,纷纷掉头逃跑,在唐军追击中丢下了数百具尸体,狼狈地逃走了。

    ......

    战场暂时平静下来,李庆安坐在一块大石上,一名士兵用纱布给他包扎伤口,他中了两刀一箭,但都没有伤到要害,其中脸上一刀比较严重,割开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

    贺严明跪在他面前请罪,“属下擅离职守,请将军发落。”

    李庆安凝视着他沉声道:“违抗军令是死罪,但念你杀敌有功,免你一死,从现在起,降你为伙长,你可服气?”

    “属下服气,谢将军不杀之恩。”

    这时韩进平一瘸一拐走过来,他跟随李庆安一起杀出,腿也被砍伤了。

    “禀报将军,连同被射死的,一共阵亡二十一名弟兄,受伤三十五人。”

    李庆安叹了口气,“记下他们的名字,收集遗物,以后连同骨灰一起送回家中。”

    他又看了看天色,已经四更了,他便站起身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天亮后将有利于敌军,只要他们再发动一次类似的进攻,我们可能就会全军覆没,我们必须采用别的办法?”

    “将军有什么良策吗?”

    李庆安缓缓点点头,“我刚才已经发现了,这些突骑施大部分都不是正规军,估计是普通牧民,稍有伤亡就退下去了,按照我的经验,只要杀掉他们的首领,他们就会军心涣散,撤回碎叶。”

    “他们的首领我看见了,大约三十多岁,一直就躲在后面。”贺严明插口道。

    “对!就是那个人,都罗仙,我们的老朋友了。”李庆安拿起自己弓箭,他看了看山崖,微微一笑道:“上次居然没射死他,这次我要将此人一箭射杀!”

    贺严明和韩进平同时吃了一惊,贺严明急忙阻止他,“怎能让将军去冒险,让我去。”

    李庆安瞪了他们一眼,“这是我的军令,谁敢抗令!”

    “用火油焚烧树木和敌军尸体,让他们一时不敢进攻,给我争取时间。”

    李庆安稍微收拾了一下,背上弓和一壶箭,又将横刀别在腰后,快步来到悬崖前,悬崖高约十几丈,笔直陡峭,没有攀爬之处,但因为山顶上藏有两名哨兵,所以从山崖上抛下了一根长长的绳索,可以攀绳而上,李庆安把绳索系在了自己腰间。

    他刚要给上面信号,一个苗条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身旁,“李将军,你去哪里?”

    是石俱兰,李庆安在包扎伤口时她便看见了,但李庆安赤着上身,她不好意思上前,她见李庆安一个人走向山崖,便悄悄随尾跟来。

    月光下,她忽然看见了李庆安的脸,不由惊呼一声,“李将军,你的脸...”

    “受了点小伤,不碍事,你快回宿地去吧!”

    “不!让我看看。”

    石俱兰固执地上前,她心疼地抚mo着长长的伤口,“疼吗?”

    “有一点疼。”

    李庆安一把揽过她的腰,指着伤口笑道:“假如你亲它一下,就不疼了。”

    石俱兰高耸的胸脯剧烈地起伏,她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彩,慢慢伸出手臂搂住了李庆安的脖子,柔嫩的红唇却一下子吻住了他嘴唇,将少女珍贵的初吻献给了自己心中的英雄。

    李庆安心醉了,他紧紧搂住美丽的少女,痛饮她的芳泽,忽然李庆安推开了她,仰天大笑道:“我去了,我要用都罗仙的头颅作酒器,和你痛饮庆功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