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十五章 并非盗贼

正文 第十五章 并非盗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萨尔达见他们走远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回头呼唤众人,“出发了,大家跟上。”

    骆驼队缓缓起步,继续向南进发,萨尔达很有经验,他知道离勃达岭山口三十里外就是粟楼烽戍堡了,在那里要交一笔过路费,可以补充淡水,然再向南行二百余里便是拔焕城,这里属于姑墨国的领土,再向东走约五六百里,便到了安西都护府所在地龟兹军镇。

    按照目前的速度,到龟兹至少还要走半个多月的路程,其中最艰险的一段路就是勃达岭到拔焕城之间的二百余里,这里戈壁茫茫,人迹罕至,时有突骑施骑兵从这里犯境。

    队伍过了拔焕河源头,在一处峡谷间穿行,巨大的石山一座一座地矗立在茫茫的戈壁滩上,山貌怪异而狰狞,仿佛千年巨怪石化而成。

    这时,在一座巨大山体的顶上忽然出现了几名突骑施人骑兵,为首军官目光阴骛地注视着远方俨如蚁群般的骆驼商队,这是一名独臂军官,他轻轻一摆手,几名突骑施人调头便走,迅速消失在山顶之上。

    萨尔达怔住了,他呆呆地望着远处的山顶,眼睛里闪过一丝惧意,石俱兰发现了他的异常,连忙问道:“大叔,出什么事了?”

    “我刚才好像看见了几个骑马的人。”

    “又是那帮强盗唐军吗?”

    “不是!好像...是突骑施人。”萨尔达紧张得声音都颤抖了。

    就在这时,峡谷前方隐隐传来的激烈的马蹄声,瞬间,谷口尘土飞扬,夹杂着兴奋的叫喊声。

    “不好!是突骑施人。”

    萨尔达脸色惨白,他拼命挥动胳膊大吼:“大家调头,快跑!”

    商人们纷纷调转骆驼,死命吆喝,用鞭子猛抽骆驼,石俱兰也吓得花容失色,颤声道:“大叔,假如我公开身份,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公主,别傻了,快跑吧!”萨尔达急得眼睛都充血了,拼命抽打骆驼。

    但是,一切都晚了,大约二百余名突骑施骑兵眨眼间便赶上了他们,当先骑兵一箭射来,一名胡商惨叫一声,从骆驼上栽倒下地。

    突骑施骑兵没有任何寒暄,挥舞着刀猛扑上来,眼睛里闪烁着饥渴和兴奋,仿佛狼群看到了落单的猎物,一名大胡子骑兵一刀劈开一只木箱,‘哗!’一声,满满一箱红宝石滚落一地,几名突骑施人眼睛都瞪红了,跳下马就抢。

    “你们这群强盗!这是我的东西。”

    货物主人哭喊着冲上来,却被大胡子骑兵反手一刀劈死,另有数十名骑兵狞笑着扑向胡姬,少女们吓得尖声惊叫,跳下骆驼奔逃,可她们哪里跑得过这些骑马的大汉,瞬间便被他们一把抓上了马。

    这时,突骑施人首领一眼看见了美貌的石俱兰,他嘿嘿银笑一声,催马上前,伸手便向她抓来。

    “都罗仙,是你!”石俱兰忽然认出了突骑施人首领。

    首领一愣,他也认出了石俱兰,他阴阴一笑道:“原来是俱兰公主,太好了,去年我向你求婚被拒绝,现在你居然落到我手中了。”

    石俱兰愤怒地斥道:“我要告诉父王,让他断绝和你们突骑施人的一切关系。”

    都罗仙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机,仰头狞笑一声,“你做梦吧!等我玩够了你,再杀了你,你向谁告去?”

    他伸手向石俱兰高耸的胸脯抓来,石俱兰猛地拔出短剑,都罗仙措不及防,手腕上被剑划破一个大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都罗仙勃然大怒,居然敢伤他最宝贵的独臂,他抽出刀大吼:“剥光她的衣服,所有人都来,歼死她!”

    石俱兰跳下骆驼便逃,几名突骑施人也翻身下马,从四面包围,石俱兰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我先来!”

    那名大胡子突骑施人脱去上衣,银笑着向她扑来,眼看石俱兰就要遭到不幸,突然,一支狼牙箭闪电般射来,一箭射穿了大胡子突骑施人的后脑,将他钉死在地上。

    “是唐军!”

    突来的变故使突骑施人大吃一惊,都罗仙猛地回头,只见一名年轻的唐军军官骑在马上,拉弓似满月,箭尖冷冷地对准了他,不等他反应过来,长箭呼啸而至,都罗仙本能地一缩脖子,长箭贴着头皮射穿了他的头盔,头盔飞出三丈多远。

    头皮一阵火辣辣地疼痛,血顺着脸颊流下,这种恶梦般的感觉,都罗仙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吓得魂飞魄散,调马便逃,这时,一百余名唐军纵马杀来,突骑施人惊得胆寒心裂,纷纷跳上马逃命,唐军箭如雨发,几十名带着少女胡姬的突骑施人跑得较慢,被唐军的箭矢一一射死,唐军把少女们救了下来。

    李庆安催马缓缓来到石俱兰面前,他跳下马,蹲在她身边柔声道:“是脚扭了吗?”

    石俱兰眼中涌出了泪水,她扭过头,一言不发。

    他笑了笑,“我叫李庆安,是唐军斥候,我来帮你看看脚。”

    说着,他也不管石俱兰是否愿意,轻轻托起她的脚放在自己腿上,在她脚背上摁了一下,“这里疼吗?”

    石俱兰脸一红,摇了摇头。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脚筋扭了,休息一天就可以了。”

    李庆安没有继续给她治脚,从怀中取出一贴膏药,递给她道:“这是我自己配的,贴一天,你的脚就应该没事了。”

    “谢谢你!”石俱兰低声道。

    李庆安哈哈一笑道:“谢什么,虽然我只是欣赏你的姿容,但你若真被强盗剥光了衣服,我倒是舍不得。”

    石俱兰又羞又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可不知为什么,她却恨不起来了。

    这时,被打晕的萨尔达已经苏醒了,他心中万分感激,连忙上前对李庆安深深施礼感谢,“多谢李将军援手,我们感激不尽。”

    李庆安一摆手道:“收了你们的酒钱,自然要帮你们一次,不过我再次提醒你,你们遇到的只是入境突骑施人的其中一股,如果你们再落单,肯定还会再遭遇他们,你们自己考虑吧!”

    胡商被杀了七人,他们早被吓破了胆,不等萨尔达回答,他们一齐喊道:“我们恳求唐军护卫。”

    李庆安眯起眼笑了,笑得像一只狐狸。

    “你们都是生意人,应该知道价格随行就市,现在不是两贯钱了,我们每人二十贯钱,干不干?不干我们就走了。”

    众胡商一呆,面面相觑,忽然,他们异口同声道:“我们愿意!”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