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 > 正文 第五章 安西小娘

正文 第五章 安西小娘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见一个戴斗笠的人走过来,竟然是个年轻的汉人女子,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上身穿一件红色的窄袖紧身衣,下穿一条绿色的百褶裙,腰胯长剑,背着一副弓箭,显得颇为英姿飒爽.

    “喂!当兵的,我说话你没听见吗?”

    这可是李庆安入唐后见到的第一个年轻的汉人女子,他不由好奇心大盛,仔细地看了看她,她身材很高,两腿显得修长笔直,细腰丰胸,身材十分惹火,而且长得也很漂亮,甜美的脸上长着一双黑亮且锐利的大眼睛,似乎能看透一切,只是眼神里带着一丝傲慢。

    “不错!不错!”

    李庆安点点头自言自语笑道,没有让他失望,唐朝女人不是他想象中的个个珠圆玉润。

    女子见他用一种毫不掩饰目光打量自己,不由有些生气,便用剑柄重重地敲了敲桌子,“看什么看!没看过漂亮女人吗?”

    李庆安眼中的兴趣更浓了,这个女子倒有点后世女孩的姓格,他喜欢。

    “我这豹皮当然卖,不过我要价很高,估计你买不起。”

    “你以为我没钱?”

    女子哼了一声,从一只皮囊里取出六饼银子,往李庆安面前一推,“这是一百五十两银子,你拿去。”

    说着,她伸手去取桌上装有豹皮的包裹,李庆安一把按住了包裹,笑道:“一百五十两银子怎么够,我至少要一千两。”

    “你.....”女子脸胀得通红,“你以为你在卖什么?一张兽皮要一千两银子。”

    李庆安端起酒杯慢悠悠笑道:“一千两银子又怎么了?我并没有强迫你买呀!”

    “不行,这豹皮本姑娘要定了。”

    她刷地拔出剑,放在李庆安的手腕上,冷冷道:“撒手!”

    李庆安放佛没有听见,将杯中一饮而尽,眯着眼赞道:“果然是好酒!”

    女子大怒,刷地就是一剑,直剁李庆安的手腕,怎奈李庆安反应比她更快,包裹一拎,女子一剑砍空,剑刃剁进了桌子里。

    “小娘,你这么大的火气,将来可嫁不出去啊!”

    周围食客一片哄笑,女子脸上挂不住了,她狠狠一跺脚,拔出剑便走。

    “小娘,银子不要了吗?”李庆安又喝了一杯酒,望着她的背影笑道。

    女子放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快步走出酒肆没影了,李庆安笑着摇了摇头,斗笠、长剑、紧身衣,还视金钱如粪土,这倒很像武侠小说中跑江湖的侠女,莫非唐朝真的有这种人物?

    他念头刚起,只听一声破空声传来,一支箭射穿了他的包裹,将一张完整的黑豹皮射破了几个大洞。

    “本姑娘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马蹄声渐渐远去了,只留下端着酒杯发呆的李庆安。

    .......

    喝完一顿闷酒,充满了歉疚的杨掌柜把他领到了那家叫‘粟特老店’的珠宝铺,再次向他道歉:“军爷,真是抱歉,小店照顾不周,坏了你的豹皮。”

    “没什么?一张兽皮而已。”李庆安不在意地挥挥手笑道,虽然豹皮坏了,但毕竟小娘赔了他一百五十两银子,就当自己卖掉了。

    这时,一名尖鼻蓝眼的胡人伙计走出来笑眯眯道:“杨掌柜,要买宝石吗?”

    他汉语说得非常标准,声音悦耳动听。

    “不是,是这位军爷想买宝石,我领他来。”

    杨掌柜又道歉了几句,这才走了,胡人伙计热情地对李庆安一躬身,“客人,欢迎光临小店!”

    李庆安打量一下这家门面颇小的店铺,点了点头,随他走进了店里。

    粟特人也就是河中地区的昭武九姓胡人,以善于经商而出名,大唐很多著名的胡人都是来自此处,比如大名鼎鼎安禄山就是康国人。

    河中地区也以盛产宝石而出名,每年大量的宝石跟随胡商来到大唐,这家‘粟特老店’就是一名石国的粟特人所开。

    “客官,想买什么宝石,我们这里有天竺的金刚石,也有那色波的红宝石。

    “我想鉴定宝石。”

    “哦!原来客人是想鉴定宝石。”

    胡人伙计一摆手,“请客人随我到里面来。”

    李庆安随他进了里屋,屋里非常亮堂,两名上了年纪的粟特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什么事情?”

    粟特人很注意细节,就算彼此之间说话也用汉语,这是对客人的尊重。

    “东主,这位客人想来鉴定宝石。”

    “好的,客人请坐。”

    一名头发花白的胡人很有礼貌地请李庆安坐下,又让伙计去倒一杯茶,笑了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那苏宁,石国人,请问客人贵姓?”

    “免贵姓李。”

    “李可是国姓啊!”

    那苏宁呵呵笑了笑,便问道:“不知客人想鉴定什么宝石?”

    李庆安从怀中取出了火焰宝石,放在桌上,“就是这块宝石。”

    那苏宁笑着拾起了宝石,从他第一眼的经验来看,这只是一枚普通的红宝石,只是个头较大一点而已,用大块的矿石切成,不过没有什么杂质,倒是块上品的宝石,最多值五十贯钱。

    那苏宁举起宝石仔细看了看,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他迅速瞥了李庆安一眼,他脸上神情平静如常,可手却紧紧抓住宝石,微微颤抖起来。

    “请问这块宝石你是从哪里得来的?”那苏宁若无其事地问道。

    “一个普通胡人卖给我的。”

    “哦!请问是个什么样的普通胡人?”

    李庆安淡淡一笑道:“是谁卖给我,这很重要吗?

    “我只是随便问问!”那苏宁抱歉地笑了笑,“这其实只是一枚普通的红宝石,不过品质还好,一般值八十贯,我可以多给你二十贯,一百贯,怎么样?”

    如果真是普通军人来卖宝石,说不定就一口答应了,可那苏宁偏偏遇到的是一个比他多了一千多年见识的未来人,尽管他掩饰得非常好,但还是瞒不过李庆安锐利的眼睛,李庆安从他那不住颤抖的手便意识到了他并没有说实话。

    有火焰升腾的宝石怎么可能是普通的红宝石,这块宝石肯定不只一百贯,可是自己宝石被一只鸡爪似的手死死地捏住,估计是不肯再放手了,他刚坏了一件昂贵的黑豹皮,怎么能再丢掉另一件宝物,便笑道:“东主,这宝石其实已经被我摔坏了,我指给你看。”

    这个那苏宁显然没有读过《史记》,他愣了一下,迟疑着把宝石递给李庆安,李庆安接过宝石便直接揣进怀里,站起身笑道:“算了,我还是去别的店吧!”

    那苏宁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李庆安已经大步走了。

    李庆安走出宝石铺,回头重重地‘呸!’的了一声,“歼商,想讹诈我的宝石,老子不卖了。”

    他翻身上马刚要走,只见那苏宁飞快地追了出来,“军爷,李将军,请等一等!”

    他跑上前拦住李庆安的马,气喘吁吁道:“军爷,我想起来了,你那块宝石不是红宝石,是石国的太阳石。”

    “太阳石!”李庆安哼了一声,“那刚才你怎么没看出来?”

    那苏宁苦笑一声道:“其实我也没有见过真的太阳石,只是听说过宝石里有一团火焰,和你这块很相似。”

    李庆安弯下腰好奇地问道:“这种太阳石值多少钱?”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那苏宁想了想道:“太阳石还算值钱,不过它比不过天竺的金刚石,只是我这里正好缺一块太阳石,你如果肯卖给我的话,我可以用同样大小的金刚石的价钱收购。”

    同样大小的金刚石,李庆安怀疑自己有点听错了,鸡蛋大的钻石,那是怎么样的无价之宝,他迟疑着问道:“那是多少钱?”

    “这个数!”

    那苏宁比出一根指头,“一千贯。”

    李庆安迅速估算一下,一千贯可以买五百亩上田,可是一颗鸡蛋大的钻石才值五百亩上田?他摇了摇头,开玩笑道:“一千贯怎么行,我至少要一万贯才能卖。”

    “好!那就一万贯。”那苏宁毫不犹豫道。

    李庆安眼睛亮了,他狠狠一抽战马,飞快地跑远了,远远传来他的大笑声:“一万贯钱,你叫老子怎么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