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医品夫人 > 正文 第2566章 任务

正文 第2566章 任务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若瑾冷冷地嗤笑一声,“哼,那些所谓的大臣,终日都琢磨着如何往上爬,巴不得别人倒霉,不是他们在背后出力还能是谁?”

    “这些人太可气!我们与他们无冤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他们居然这样!”徐子墨愤愤不平。

    “何必与这种人置气?”徐若瑾不屑道,“生气伤的是自己的身体,划不来。”

    “二姐你说吧,接下来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徐子墨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忿,坚定地看着徐若瑾道。

    “你什么也不用做,安心打理好灵阁,剩下的交给我。”徐若瑾到。

    徐子墨皱眉,下意识就要反驳。但是被徐若瑾瞪眼制止。

    “你方才不是说要听我的?这么快就不作数了?”徐若瑾问徐子墨。

    徐子墨无法反驳,说出去的话总不能翻脸不认。

    无奈,徐子墨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好,我听二姐的就是。”

    徐若瑾的脸色缓和下来,“我要说的都说了,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徐子墨眼里还带着担忧,但仍是强忍着没有说出口。

    “放心,我可是你二姐!”徐若瑾自信地笑道。

    徐子墨一直紧绷着的心弦,因为徐若瑾简单的一句话放松下来。

    对啊,这个人是她的二姐,从小到大都无所不能的二姐。

    徐子墨的脸上总算也露出了笑意。

    徐若瑾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不自觉安心。

    徐子墨不自觉地胡思乱想,自己上辈子到底是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有一个这么好的姐姐。

    徐若瑾当然不知道徐子墨心里在想什么,她随意叮嘱了徐子墨几句就离开了灵阁。

    郡主府。

    徐若瑾前脚进了郡主府的大门,屁股都还没坐热,后脚宫里就送来了帖子。

    春草拿着帖子来呈给徐若瑾看。

    “郡主,宫里派人送来的。”

    徐若瑾瞥了一眼,“看来是定了日子。”

    说罢,徐若瑾伸手接过帖子,打开迅速扫了一遍。接着就把帖子扔到一旁,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春草和银花对视了一眼,都看不出徐若瑾的神情是什么意思。

    二人都有些紧张和忐忑,她们虽然了解不多,都也知道徐若瑾对此事有些发愁。

    徐若瑾察觉到二人小心翼翼的视线,不由有点想笑,“和我猜的一样,宫宴定在了后日。”

    春草深吸了一口气,“后日?这么快……”

    “嗯。皇上如今倒是转了性,动作快了不少。”徐若瑾的语气带着一丝嘲讽。

    春草什么也没说。

    方妈妈这时走了进来,正好听到徐若瑾的最后一句,不由微微皱眉,小声提醒道:“郡主。”

    徐若瑾却并不在意,看到方妈妈来脸上露出笑容,“妈妈你来了。”

    “郡主方才的话,切莫再说。”方妈妈道。

    “无碍。别说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就算是当着皇上的面,我也敢这么说。”徐若瑾淡定道。

    若是这话换了别人来说,少不了要被嫌弃装蒜。但由徐若瑾说出来,没有人会质疑。

    “现在的皇上不再依靠四爷,反而觉得他是绊脚石,百般怀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一国之君却不懂。”徐若瑾顿了顿,脸色也越来越冷,道:“他做出这般让臣子寒心的事,难道还要我感恩戴德不成?”

    方妈妈没有说话,因为徐若瑾所言非虚,句句都是事实。

    “不值得为这种人生气。”徐若瑾压下心里的怒气,冷静之后又道:“我虽无意顺着他的命令,但我却不得不为梁大将军和梁夫人考虑。”

    方妈妈轻轻叹了口气,“老爷和夫人还不知道此事,郡主,要不要派人去中林县送个消息?”

    徐若瑾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不妥。”

    方妈妈不解。

    “皇上的性子,多半已经加派人手监视郡主府,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传到宫里。”徐若瑾道。

    方妈妈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刚才一时冲动,很有可能会给郡主府招来大麻烦。

    徐若瑾好像看穿了方妈妈的心思,道:“妈妈别多想。这消息想送也不是不能,只是风险太大。我还拿不定注意到底冒不冒险。”

    方妈妈看徐若瑾秀眉微蹙,就转移了话题,“郡主,那帖子上是如何说的?”

    “后日,瑜郡主和小县主一同参加。”徐若瑾重复了一遍帖子上的内容。

    方妈妈听后神情更加严峻,“您和小主子一同进宫?”

    “嗯。”徐若瑾安抚方妈妈,“有我在,不会有事。”

    方妈妈安心些许,但还是忍不住叮嘱起来,“进了宫中,郡主千万要收敛些,遇到不忿之事也尽量忍耐,给皇上一个面子。”

    徐若瑾听到这里却是忍俊不禁,“妈妈,怎么让你说的,我成了就会发脾气还不讲理的人了?”

    方妈妈看到徐若瑾笑,也跟着放松些许,“老奴不是那个意思。”

    “我自然知道。”徐若瑾点头,“总之,妈妈我答应你,我肯定不会主动找麻烦。”

    言外之意,若是有人不长眼敢找她的麻烦,那就不要怪她不讲情面。

    方妈妈伺候徐若瑾许久,还能不知道徐若瑾这话是何意?郡主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

    只是宫宴那样的地方,方妈妈想想都觉得头痛。徐若瑾如此强硬,她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担忧。

    “妈妈,你帮我去把二嫂找来。”徐若瑾想到了一个主意。

    方妈妈没有多问,就应声出门去了。

    很快,花氏被方妈妈带着匆匆来到郡主府。

    花氏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听说徐若瑾找就急忙赶了来。

    兴许是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花氏也不自觉吞了口唾沫,看着徐若瑾,“怎么了四弟妹?”

    “二嫂,有件事我要请你帮忙。”徐若瑾直截了当道。

    花氏诧异地愣住了,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啊?要我做什么?直说。”

    徐若瑾懒得再重复一遍,“二嫂不必多想,这个忙你一定能办到,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难。”

    但徐若瑾越是这么说,花氏越是觉得不对劲。

    那边徐若瑾还没说是什么事,这边花氏已经开始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