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剑吟 > 正文 821.第819章 说与不说

正文 821.第819章 说与不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迎客堂。

    有人从堂内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说是人,却又不全对,从那人的身上,一股直冲上天的血腥气息正强烈地散发着,那气息汇聚在他的身周,凝聚成了一柄傲然而立的剑,一柄血腥暴虐的绝世凶剑!

    此刻的剑晨,就是这柄剑,而剑,也就是他,两者再无分彼此。

    曾经的他已经永远地留在了伍元道人的居室里,而现在的他,就只是一柄剑!

    练武场上很萧瑟,更萧瑟的是剑冢。

    千年剑冢,终于在剑晨这一代,断了传承,自此,剑冢之名在江湖中,只能是一个令人唏嘘感叹的传说故事罢了。

    他连洛家子孙的身份都能够放弃,更何况是令他又爱又恨的剑冢?

    从迎客堂出来,剑晨的脚步根本不做停留,连那间曾经属于他的,现在里面睡着顾墨尘的小屋也没有去望上一眼。

    他要走,走出去寻找任何一个可能与他复仇之路相交的人,然后,杀了他们,这就是现在剑晨唯一想去做的事情。

    可是,他才踏出五步而已,绝世凶剑般的身体突然还是停了下来。

    不是还想再度缅怀一番,而是……

    有人!

    他如今的感知何其敏锐,方圆一里之内有任何风吹草动,俱都瞒不过他的感知,于是在只从迎客堂门前踏出五步之后,一份感应立时涌上了心头。

    “哼!”

    感觉到附近有人,并且不是那小屋中的顾墨尘时,剑晨的面色一厉,重重地冷哼了一声,陡然大喝道:

    “出来!”

    话音如雷,在空旷的练武场上传荡开去,而他的身形也在这一声冷喝之后,突然化作一抹血色的残影,只一闪,已出现在十来丈处,靠近迎客堂一侧的茂密树林里。

    紧接着……

    扑通——!

    一道人影突然自密林中飞了出来,在半空中根本连动也不动,直接一屁股砸在了破碎不堪的练武场正中。

    刷——!

    血色的残影才进又出,紧跟着那道人影也飞了出来,残影一顿,正好停在那人影的身前,剑晨的身形由模糊再度变得凝实。

    “是你?”

    他看着眼前这个本躲在暗处,却被他丢了出来的人,发现竟然是个熟人后,只是面容微微沉了一沉,只是有些诧异,却不到吃惊的地步。

    姜川很后悔。

    他本来已经很好地隐藏在那密林之中,只是当看到剑晨一身血气地自迎客堂中走出来时,那凶厉的血腥剑气还是令他忍不住有着片刻的失神。

    真的只是片刻而已,最多,就是一次呼吸的时候略微重了一些,这本不算什么,至于姜川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次的粗重呼吸,竟然就被剑晨清晰地感应到,甚至还在一瞬间就确定了他的方位,更是在他完全来不及作出任何抵抗动作的一瞬间,只觉身体一僵,紧接着便如腾云驾雾一般被人扔了出来。

    以他的功夫,身在半空使个如千斤坠一般的功夫稳住身形并不是难事,可惜,当他被扔出来的一刹那,周身的穴道便已经被剑晨闪电般封堵了个遍,于是只能以极为狼狈的姿势摔入了练武场中。

    然而狼狈什么的,现在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特别是在性命即将不保的时候。

    “说说吧,你为什么在这里?”

    姜川这个人,剑晨是见过的,当日在义城郡,两人甚至还同以算是站在同一条战线的盟友。

    可是这一个月来,尽管剑晨不想说话,可顾墨尘那管不住嘴的性格却也令他听到了许多他在意或不在意的事情。

    姜川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顾墨尘并不认识姜川,当日在长安郊外的荒野中,姜川也没有向他自报名号,可这并不阻碍顾墨尘在向剑晨描述当日他昏迷时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所要表达的意思。

    在顾墨尘的口中,姜川只以丐帮弟子代之。

    现下,当姜川出现在剑冢时,剑晨当然想到了那日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丐帮弟子,两人,应该就是同一个人。

    可姜川是郭传宗的手下,他又为何要设计对付自己?

    关于这一点,剑晨连想都懒得去想,直接道:

    “说说吧,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有,你那时的设计,目的是为了什么?”

    有疑惑,直接问便好,至于回不回答,回答的是真是假,剑晨根本不想去考虑,他现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杀人。

    杀了姜川,虽然线索会断,可他哪里需要什么线过?

    在暗处作下了这一切的人,难道只是为了好玩而已?只要他仍在江湖中一日,那暗中的人,必然会不断地找他的麻烦,到那里,还愁找不到真凶?

    “我……”

    姜川暗自咬牙,他来剑冢,当然是听了隐魂的话,想要来看一看隐魂口中所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与隐魂一样,只要能够看到剑晨倒霉,他那颗渴望为师父报仇的心,就会越加安慰一些。

    可惜这次不一样,他才刚到,匆忙间只是找了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连什么也没看到,就被剑晨扔了出来。

    “剑少侠,你不认识我了吗?”

    大仇未报,姜川当然不可能硬气到慨然赴死的地步,心念一转,顿时满脸堆上了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对剑晨笑道。

    “再说一次,你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姜川刻意的讨好,剑晨根本连理也不理,神情阴沉着,他右手上的血芒突然闪烁了一下,再定住时,一柄以血气制成的长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说与不说,剑晨完全无所谓,自然也没有任何想与姜川虚以委蛇的心情,直接以实际行动向他发出了最后的通谍。

    “我……我没什么目的啊!”

    姜川撇了一眼剑晨手中的血气长剑,强笑道:“在下只不过是担心小帮主的安危,从丐帮的情报中知道小帮主曾经来过剑冢,于是就想来碰碰运气……”

    “哦?”

    剑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耳朵却微微动了动,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刷——!

    自以为蒙混过关,姜川正要松一口气,突然只觉眼前一花,紧接着脖子上传来一抹凉意,然后,他便听到了……

    “还有你们,出来吧,否则下场与他一样。”

    下场?一样?

    什么样的下场?

    姜川突然感到一阵迷茫,他在和谁……说话?